唯一的可能就只有……    “你怀疑是萧雅然做的?”我将自己的分析告诉了顾夜爵,顾夜爵听了之后,眸色微暗道。    “现在,只有他对我和席慕深憎恨不已,我怀疑,就是萧雅然将泠泠带走了。”    我看着顾夜爵淡淡的说道。    “萧雅然已经逃跑了,我的人也没有办法找到他在什么地方,放心,我会帮你找到泠泠的。”    顾夜爵深深地看了我一眼,便离开了。    顾夜爵离开之后,我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抱着枕头发呆。    我在想,萧雅然这么有本事的逃离了所有的视线,究竟藏在什么地方?萧雅然是一个心思非常缜密的人,他将泠泠带走,肯定是为了对付我和席慕深。    “慕清泠。”我想着泠泠,一直都没有办法睡着,半夜迷迷糊糊的时候,感觉有人在叫我。    我睁开眼睛,就看到了满脸风尘仆仆的席慕深。    “席慕深。”看到席慕深那张俊美熟悉的脸,我再也克制不住,忍不住流出眼泪。    “别哭。”席慕深粗粝的手指,划过我的眼睑,声音沉沉道。    我吸了吸鼻子,将脸颊埋进席慕深的胸口,吸了吸鼻子道;“泠泠找不到了,我好怕。”    “我会找到我们的儿子的,不许哭了。”    席慕深吻着我的眼皮,声音冰冷道。    “我怕泠泠发生什么意外。”我看着席慕深,眼睛涩然难受道。    从知道泠泠出事开始,我便一直在哭,眼睛现在都刺痛刺痛的,特别难受。    席慕深叹了一口气,目光泛着些许严厉的光芒道:“慕清泠,你给我听清楚了,泠泠是我席慕深的儿子,绝对不会出什么事情的,你要是在敢哭一下,我要你好看。”    “真的没事吗?”我有些脆弱的看着席慕深问道。    “我保证。”    席慕深搂紧我的身体,再度说道。    “我相信你,席慕深。”    席慕深说泠泠会没事的,泠泠就一定会没事的。    泠泠,别怕,爸爸妈妈马上就会救你的。    ……    第二天,顾夜爵过来说,没有找到线索,我有些绝望。    顾夜爵和席慕深的人,都在找泠泠,但是,整个京城总共也就是这么大,却找不到泠泠。    第三天,第四天……    叶然每天都在哭,我不仅要安慰叶然,也要安慰自己。    直到一个星期之后,听说在城北海滩上,打捞上来了一具小孩子的尸体,因为面目全非,警局的人让我过去认一下,是不是我们丢失的孩子。    “不……不是……绝对不是我们家泠泠。”    我趴在席慕深的怀里,对着那个通报的警察大叫道。    那个警察似乎被我撕心裂肺的低吼吓到了,只是为难的朝着席慕深道:“席总,我只是过来传达这个消息的,希望你们配合一下,毕竟那个孩子,和你们描述的比较相近。”    “我知道了。”    席慕深眼眸深沉的看了那个警察一眼,让人将警察送走之后,席慕深便将目光看向了我。    “慕清泠,我们去看一下吧。,”    “席慕深。”我恐惧不已的摇头。    我不要去看,那个孩子,肯定不是我的泠泠。    “至少要去确认一下,是不是。”    席慕深摸着我的眼眶,轻声道。    我红着眼睛,看着席慕深,只能悲痛的点头。    席慕深说的没有错,那个孩子,究竟是不是我们的泠泠,我们还是需要亲自去看一下才知道。    席慕深让人开车去了城北海滩。    我们过去的时候,海滩有很多人,看到我和席慕深过来之后,那些围观的人都退开,用一种同样的目光看着我和席慕深。    负责这一次的警官,走过来,朝着我和席慕深介绍道;“这个孩子大概的年龄是在一岁多左右,是一个男孩,但是可能浸泡在海里太久了,面目全非,暂时辨认不出来,我们只能够请席总和慕总你过来确定是不是你们丢失的孩子。”    我的手指一抖,整个身体都忍不住剧烈的颤抖。    席慕深察觉到我的情绪变化,低下头,吻着我的耳垂道:“慕清泠,冷静下来。”    席慕深唇边的温度,让我渐渐冷静了下来,我和席慕深一起朝着那具尸体走去。    在打开之前,那个警官还让我们做好准备,当真的看到那具尸体的时候,我忍不住被吓到了。    “死状有些残酷,席总对这个衣服有没有什么印象。”那个法医将白布继续盖上,对着席慕深问道。    “不是泠泠。”我靠在席慕深的怀里,对着那个说话的法医摇头道。    “慕总确定。”那个法医似乎没有想到我会这么坚定的摇头,惊讶道。    “不是泠泠,这个孩子不是我的泠泠,听到没有。”我看着法医,声音冰冷道。    法医被我突然的话吓到了,只是怔怔的看着我。    席慕深搂着我的腰身,不断安抚着我的情绪道:“乖,不是泠泠。”    “席慕深,那个孩子,不是泠泠,对不对。”    我看着席慕深红着眼睛道。    “嗯,不是我们的孩子。”    席慕深低头,缱绻的吻着我的唇瓣,也不管四周还有人看着。    那些人看着我和席慕深,似乎有些不理解的样子,席慕深只是和那些人说了一声谢谢,便带着我回去了。    车上,我的脑海中,都是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