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听,眉头拧的越发严重。    这一次,是真的遇到瓶颈了。    负责这一次的刘总逃跑了,还带着那么多钱,现在流动资金不够,要是现在不给他们一个交代,恐怕会造成很大的影响。    但是,席氏集团的那边的资金,早就已经放在作坊里作为运营的资金,现在我也拿不出什么钱。    “一个个说的比唱的还好听,你们就是奸商。”就在我思索着要怎么做的时候,一个矿泉水瓶子,朝着我扔了过来。    差一点砸中我,好在助手将我拉到了一边。    我躲过那个瓶子,脸色变得异常难看。    “方董,这里情况有些混乱,还是先回去在说吧。”    助手拉着我,一脸担心道。    现在也只能够这个样子了。    我让人好好安抚农民工的情绪,原本就想要离开的,可是这些人的情绪很大,将我们围住了,一个个水瓶子朝着我仍过来,眼看着就要砸到我的时候,突然十多辆的车子,将我们团团围住。    那些人大概也是被这个情况吓到了,纷纷退后,用一种警惕的目光看着我们。    我也不知道这些车子哪里来的,直到为首的车子打开车门,看到走出了的顾夜爵之后,我忍不住抖了抖眉。    为什么顾夜爵会出现在这里?    “慕清泠,你是不是需要好好感谢我一下。”顾夜爵径自走到我的面前,对着我邪肆道。    “顾少今天怎么会过来。”    “听说你的工地有人闹事,过来给你助威。”顾夜爵难得一本正经的朝着我说道。    我一听,整张脸都黑了。    助威?顾夜爵是不是在开玩笑?    顾夜爵深深的看了我一眼之后,举起手,一个响指之后,我便看到了一个个箱子被抬了出来。    “将这些钱,按照他们的工资,分发过去。”顾夜爵见我一脸惊愕的样子,对着自己的手下命令道。    “顾少,你这是干什么?”    看着顾夜爵的手下,将那些皮箱打开,满满都是红红的票子之后,我忍不住问道。    “暂时借给你们方氏集团,要还的。”顾夜爵邪冷的看了我一眼,慵懒道。    “谢谢。”闻言,我忍不住松了一口气,刚才我还在想着,要去什么地方筹钱呢。    毕竟现在席慕深在出差,我也不好打扰席慕深,我能够自己解决的事情,就不想要去麻烦席慕深。    我不想要过于依赖席慕深。    “不必谢,到时候你连本带利的还给我就可以。”    顾夜爵牵着我的手,对着我淡漠道。    我看着那边农民工已经平复心情了,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我和这一次负责工程的人说了一下,对于他们的伙食要好好改善一下。    “看不出来,你现在挺有气势了。”顾夜爵看着我和工作人员说话,等我过去的时候,他忍不住对着我暧昧的笑道。    听到顾夜爵的话,我只是笑了笑解释道:“人都是要成长的,我一个人撑下席氏集团的时候,我已经正在成长了。”    “慕清泠,你现在感觉快乐吗?”    顾夜爵突然回头,看着我问道。    “快乐啊,为什么不快乐?”我怪异的看了顾夜爵一眼,点头道。    “是吗?”顾夜爵只是轻轻的说了一声,便没有说话了。    我看他脸上的面具,依旧冰冷而诡异,心中微动道:“顾夜爵,这一次你支出多少?我给你打一个欠条,后面我会如数的还给你。”    “明天我让秘书给你发过去。”顾夜爵恢复了以前的桀骜,对着我淡淡的说道。    “也可以。”我点头,刚闭上眼睛想要休息一下,却接到了叶然的电话。    “清泠……”    “呜呜呜。”    一打开手机,我就听到了叶然嘶哑的声音,紧接着,就是叶然难受的哭泣声。    叶然一直都是一个非常优雅的女性,很少会这个样子情绪失控,难不成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妈,你怎么了?别哭啊。”    “清泠……对不起……对不起。”    “妈,你怎么了?为什么和我说对不起。、”    我莫名其妙的问道。    “泠泠……泠泠不见了。”叶然带着哭泣的声音再度响起,却让我手中的电话掉在地上。    泠泠不见了。    电话那端,叶然还在不停地哭泣,可是,我却什么都听不到了。    我的泠泠不见了……怎么办?我的泠泠不见了。    “慕清泠,你怎么了?”身边的顾夜爵,见我浑身颤抖,不由得皱眉推着我的身体道。    “马上……去医院……马上……”我惶恐的抬头,对着顾夜爵哑着嗓子道。    “发生什么事情了?”顾夜爵抓住我的手臂,眼眸深沉道。    “泠泠……不见了……我的孩子不见了。”    我恐惧的看着顾夜爵,声音不自觉的变的嘶哑起来。    “慕清泠,你给我冷静一下。”    顾夜爵抓住我的肩膀,用力的摇晃着我的身体,对着我沉声道。    “冷静?你让我怎么冷静?那个是我的孩子,又不是你的?”听到泠泠不见的消息,我的大脑,就已经奔溃了。    “慕清泠。”被我的咆哮震慑到的顾夜爵,也忍不住朝着我咆哮起来。    我红着眼睛,看着顾夜爵,痛苦不堪道:“放开我,我要去找我的泠泠。”    “该死的,现在车子还在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