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这辈子不分开(席慕深慕清泠全文免费阅读) > 第194章 我会比你更加幸福
    眼看着那个铁棒,就要朝着我的脑袋挥过去的时候,一声砰的声音,慕辰手中的铁棒掉在地上,而他的手臂,也开始出现了鲜血,慕辰抱住自己的手臂,在地上不断哀嚎。    “怎么?连我的人都敢动?看来真的是不想活了。”邪冷鬼魅的声音在院子外面响起,我看过去,就看到了穿着一身黑色大衣的顾夜爵。    原本他就戴着一个银质的面具,配上一身黑色立领的大衣,让顾夜爵变得越发鬼魅阴森。    他面无表情的走进我,将还处于迷糊状态的我抱在怀里,抬起脚,一脚踹到慕辰的胸口。    “啊。”慕辰发出了一声惨叫声,那张清秀的脸,此刻异常狰狞甚至是恐怖。    “将这个人,给我扔到监狱去,就说我说的。”顾夜爵眯起寒眸,冷眼看着哀嚎不已的慕辰,朝着身后的维克多命令道。    看着慕辰被人带走,我只是唏嘘不已。    刚放出来,又要被抓进去,看来慕辰这辈子,注定要在监狱里度过自己的余生了。    “慕清泠,你傻了?别人都要揍你了,你还傻傻的。”顾夜爵掰着我的脸,不悦的对着我冷哼道。    “你才傻了。”    听到顾夜爵的话,我忍不住皱眉,白了他一眼道。    我推开顾夜爵的身体,看着坐在地上,目光呆滞空洞的方彤,冷漠道:“方彤,不管你心中充满着多么的不甘心,事实就是事实,你要是想要好好活着,就拿着十万块钱离开京城,去别的地方生活,你要是还想生什么歪心思,就别怪我。”    “要不然,将她扔到红灯区?那里的男人很多,肯定能过满足这个女人的。”    顾夜爵靠近我,暧昧的说道。    我无语的将顾夜爵一巴掌推开,看着方彤。    方彤目光呆滞,自言自语道:“慕清泠……你也不会幸福的,你等着吧,你肯定也不会幸福的。”    “你放心,我会比你更幸福。”    对于这种诅咒,我一点都没有放在心上。    扫了方彤那张失魂落魄的脸之后,我便径自离开了。    方彤以后何去何从,我也不想要理会了,只要她不触犯我的底线,我自然不会对付方彤。    “慕清泠,该履行你的承诺了吧?”    我刚想要上车,顾夜爵就抓住我的手臂,目光幽深的朝着我说道。    “顾少说什么?我怎么有些听不懂。”我眨巴了一下眼睛,一脸懵逼道。    “慕清泠,你想要食言。”顾夜爵那双深沉的眼眸,泛着些许冷光道。    我眨巴了一下眼睛,故意听不懂顾夜爵说的话,笑嘻嘻道:“顾少是说想要和我们方氏集团合作吗?你明天往秘书过来找我就可以,具体的合作,我们到时候坐下来好好谈。”    说着,我便要离开,可是,顾夜爵也不是这么好糊弄的,他竟然将我按在车上,冰冷的面具,紧紧的贴在我的脸上,我被这股冰冷的温度刺激了,忍不住浑身颤了颤。    “慕清泠,你给我听清楚了,你答应过要陪我一夜的,你现在是想要赖账吗?”    顾夜爵怎么还惦记着这件事情。    我有些忧愁的看着顾夜爵那双寒眸,眼珠子微微转了转之后,无奈道:“我给你找美女,你以前喜欢的应该都是大胸吧?我胸不大。”    “我喜欢就可以。”    “我身材不好。”    “我喜欢就可以。”    “我脸蛋不是你喜欢的那种妖冶型的。”    “我喜欢就可以。”    “但是……我不喜欢。”我无奈的推开顾夜爵的身体,整理了一下衣服,看着顾夜爵认真道。    “顾夜爵,那个约定就取消吧,你想要什么补偿,和我说。”    当时我是对席慕深死心,为了救席慕深的救命之恩才会冲动的答应的,但是现在让我和顾夜爵睡在一起……我是真的没有办法。    “慕清泠,你觉得你能够给我什么补偿?”顾夜爵沉下眼眸,声音犀利而冷酷道。    “顾夜爵,我爱席慕深,我想要成为席慕深的妻子。”    “席慕深之前对你的伤害,你都忘记了。”顾夜爵阴森森道。    “是,席慕深之前对我伤害很大,可……我就是这么犯贱的喜欢席慕深。”我按住心的位置,苦笑道。    “我没有办法欺骗自己的心,我就是爱席慕深,所以,对不起。”    “慕清泠,如果有一天席慕深不爱你了,你会怎么样。”顾夜爵看了我许久,突然对着我说道。    “如果有一天,席慕深告诉我,他不爱我了,那么,我会毫不留情的离开他,然后我会彻底的忘记他,将他从我的记忆,生命中,狠狠的抹去。”    “是吗?那么,记住你今天说的话,我会等着你心甘情愿成为我女人的一天。”    顾夜爵上前,挑起我的下巴,冰冷的面具贴在我的脸上,让我忍不住微微颤了颤。,    “慕清泠,你和别的女人不一样,我莫名的对你心动,所以,我可以纵容你。”    顾夜爵丢下这句话之后,便坐上自己的车子离开了。    我看着顾夜爵离开的背影,无奈的摇摇头。    顾夜爵这个人,亦正亦邪,让人捉摸不透,我也不是很清楚,顾夜爵究竟是好人还是坏人。    可是,他却救了我很多次。    ……    “是吗?好,我知道了。”第二天,我派去看着方彤的人回复我说,方彤坐上了火车,离开了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