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席慕深跟着泠泠到了病房,我给泠泠擦了擦脸,看着泠泠漂亮的脸蛋此刻却一片粉白,心中泛着一股难以言喻的感觉。    “好了,孩子不是没事吗?别哭了。”席慕深见我看着泠泠一直在哭,忍不住皱眉的对着我说道。    “都是我没有好好照顾好泠泠,泠泠还这么小,就要遭受这些。”我红着眼眶,抬起头看着席慕深哑着嗓子道。    “慕清泠,你在这个样子,我就生气了。”席慕深沉下脸,不悦的看着我,伸出手,异常粗鲁的擦拭着我眼睑的泪水。    “你总是惦记着这个小鬼,别忘了,我是你男人。”    “席慕深……你不可理喻。”听到席慕深吃味的话,我忍不住白了席慕深一眼道。    “以后不许将对他的关心,超过我,别忘了,我才是你的男人。”席慕深邪肆的挑眉,一脸认真的朝着我说道。    我被席慕深霸道的话,弄得面红耳赤的时候,叶然过来了。    她估计也是知道了泠泠突然生病的消息吧。    “清泠,我的外孙现在怎么样了。”    叶然紧张的看着我,雍容的脸上满是担忧。    “没事,是急性阑尾炎,现在已经没事了。”    “没事就好,我听到司徒医生说然然在手术室,真的吓坏了,我可怜的外孙。”    叶然走上前,看着躺在床上的然然,心疼的摸着然然的脸说道。    “妈,然然好了之后,我就将然然交给你照顾,好不好。”    我看着叶然,做了一个决定。    我和席慕深都有工作要忙,没有多少时间照顾泠泠,要是将泠泠交给叶然照顾的话,我也比较的放心。    “好,反正我和你爸爸没什么事情,你爸爸说,过几天就将公司整个交给你,我和他正好给你带孩子。”叶然听到我的话,欣喜不已道。    “爸爸还老当益壮,不能在继续管理一下公司吗?”我瞅着妈妈,有些无奈道。    现在我回到了方家,爸爸就开始不想要管公司的事情,什么事情都扔给我做,美其名曰他受伤了,要养伤。    可是,爸爸的身体底子很好,明明就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却还是赖在医院不肯离开。    我第一次发现,那个在外界说,有着铁血手腕的方浩然,也会有这么无赖的一面。    “你爸爸辛苦了这么久,现在有你在,我们自然不会继续管公司,而且,这些原本就是留给你的,你是我们唯一的女儿,公司什么都交给你,我和你爸爸,只要享清福就可以。”    叶然看着我,目光慈祥道。    我一听,只好无奈道:“好吧,不过有些重要的事情,我还是要找爸爸决策的。”    “行,清泠,你今天也很累了吧,先和慕深回去休息吧。”    叶然见我疲惫的样子,不由得说道。    我的却是很累,最近公司很忙,泠泠又发生这种事情。    “我今晚留在这里看着泠泠吧。”我摇摇头,就算是在怎么累,我也不想要离开泠泠。    席慕深听了我的话之后,原本难看的脸色,蒙上一层寒冰。    叶然无奈道:“清泠,听话,身体要紧,泠泠我来照顾就可以了,你现在马上回去休息。”    看着叶然固执的眼神,我只好和席慕深离开泠泠的病房。    我们坐上电梯的时候,我刚想要和席慕深说话,席慕深却将我按在墙壁上,霸道粗暴的咬住我的嘴巴。    “呜呜呜……”我被席慕深用这种方式堵住嘴巴,忍不住捶打着席慕深的胸膛。    “慕清泠,你是我的,听到没有。”    席慕深目光凶狠的瞪着我,声音沉沉道。    我有些无语的白了席慕深一眼。    “你又在吃什么醋?”席慕深松开我的嘴巴的时候,我忍不住摸着自己红肿的嘴巴抱怨道。    这么用力,当我的嘴巴是香肠吗?疼死我了。    “不许你这么担心泠泠。”席慕深挑眉,一脸认真的朝着我说道。    我闻言,黑着脸,掐住席慕深的耳朵道:“泠泠是我们的儿子,你这说的什么话?”    “反正是别人的老公。”席慕深不满道。    我一听,顿时有些好笑。    “慕清泠,我们结婚吧。”    我和席慕深正享受着拥抱的温馨,席慕深突然抬起我的下巴,对着我轻声道。    结婚吗?    我和席慕深虽然重新在一起了,却没有想过结婚的事情。    看着席慕深沉沉的眼眸,我忍不住说道:“你就这个样子?想要娶我?”    “你想要怎样?”席慕深恣肆的掀唇,俊美的脸上带着些许魅惑道。    “我现在可是方氏集团的代理董事长,马上就是正式的董事长,要迎娶我这个董事长,你不拿出一点诚意怎么可以?”    我挑眉,抱胸的对着席慕深道。    “那……你想要什么诚意?嗯?”席慕深走进我,突然咬住我的耳垂道。    席慕深这个卑鄙小人,明明知道,耳垂是我最敏感的地方,现在竟然这个样子挑逗我的神经。    我勉强的稳定心神,朝着席慕深冷哼道:“看你自己了,要我满意才行。”    “是吗?满意吗?”席慕深突然看着我,用一种异常诡异的目光。    我被席慕深这种古怪的目光看的整个身体都僵住了,后背也毛毛的。    我忍不住吞咽了一下口水,结结巴巴道:“席慕深……你想要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