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敢说我的眼神是色眯眯的?我明明是深情的目光。”席慕深俊脸一黑,不满道。    “本来就是色眯眯的,对了,现在萧雅然要怎么办?毕竟是你的大哥。”    我才想起,萧雅然被人控告盗取商业机密,还有谋杀罪,甚至还有商业间谍这些罪,不知道萧雅然最终的结果会是怎么样。    “你以为席家会承认这么一个私生子的身份?既然当年老头子没有承认萧雅然,那么,萧雅然就不是我们席家的人,豪门的私生子太多了。”    席慕深嗤笑一声,目光泛着些许薄冷道。    听到席慕深这个样子说,其实我也没有觉得同情什么,毕竟那些女人在想要利用孩子母凭子贵的时候,就应该想想,自己孩子的将来,究竟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未来。    费尽心机的当人家的小三,甚至将孩子生下来,到头来,小三还是只是小三,连带着,还连累了自己的孩子,让自己的孩子,一辈子在人前抬不起头,又何必呢?    “丁零。”正当我靠在席慕深的怀里沉思的时候,电话在这个时候响起了起来。    我吓了一跳,看了席慕深一眼,席慕深拿起身边的电话,接听之后,脸色变得很难看。    “怎么了?”见席慕深将电话挂断之后,我忍不住问道。    “萧雅然跑了。”    “什么?”我睁大眼睛,不可置信道。    “我还真是小瞧了他,在警察拿着逮捕令要去逮捕萧雅然的时候,萧雅然早已经已经逃跑了,现在整个京城都在通缉萧雅然。”    萧雅然这个人,心思阴沉,为人心狠手辣。    他现在对我和席慕深的恨意肯定是很大,我实在是有些担心。    “我会让人找到萧雅然的,不必担心。”席慕深看出了我的担心,对着我说道。    “嗯,我相信你,萧雅然现在肯定对我们恨之入骨,你自己要小心一点。”    “放心,我不会让他有机会再次翻身。”席慕深低头,吻了我一下,便去处理这件事情了。    我摸着嘴巴,蹙眉的看向了窗外。    萧雅然现在躲藏在什么地方?    不管怎么样,萧雅然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人物,绝对不可以就这个样子放过他。    ……    “慕总……哦不,现在要叫你方董了。”下午三点钟,我休息了一下,便过来作坊视察。    厂长看到我,立刻对我恭敬的行礼,憨厚的在称呼上纠结不已。    我的身份在叶然他们发布了新闻发布会之后,整个京城的人都知道,我是方家的千金小姐,大家对我都非常恭敬。    “还是老样子吧,虽然我认祖归宗了,但是你们继续这个样子叫我就可以。”    我看了厂长一眼,淡淡的说道。    “是,慕总。”    厂长立刻点头,面色严肃道:“法雷尔先生的那批货,我们已经顺利的完成了,现在正在装车,给法雷尔先生送过去。”    终于完成了吗?我最近因为解决方彤他们的事情好几天没有过来作坊了。    “都检查好了?没有什么问题吧?”    “慕总放心,我们很仔细的检查了货物,没有一点问题。”    “你做事情,我非常放心,对了,林曼最近怎么样。”我检查了一下那些已经装好的衣服,看了一下,没有发现什么瑕疵,不由得问道。    “林小姐?她已经好几天没有过来上班了,我打电话也没有接,甚至是去她家找她也没有人。”厂长忧伤的看了我一眼道。    闻言,我只是让厂长做好手上的工作,就去了染坊那边,听到工人聚在一起,不知道在讨论什么。    “怎么回事?”我看了那些工人一眼,皱眉的看着面前已经变色的染缸。    “慕总,不知道是谁,在染缸里添加了薇薇尔芬,现在整个染缸的颜色都变了,我们手中的衣服没有办法进行精致的染色。”刘嫂看着我,一脸担心道。    我看着染缸里的颜料,抿唇道:“染缸一直都是你们负责的,为什么会突然添加这种破坏活性成分的药粉、”    “我们也是在几天前发现的,但是一直找不到原因,所以就……”    “这么久之前发生的事情,为什么不告诉我。”我沉下脸,不悦的看着刘嫂道。    刘嫂知道我一直都是和颜悦色的,现在看到我突然冷下脸,有些惶恐的对着我说道:“慕总,不是我们不想要告诉你,而是之前林小姐说这件事情她会解决,说你现在手头有很多事情要忙,让我们不要打扰你,可是,第二天,林小姐就没有过来了,她毕竟也是作坊的负责人,她说的话,我们也不能够不听,所以就拖到现在……”    林曼吗?    林曼,你究竟想要做什么?    “这批货是要给谁的?”    “这是法国大公司的那批订单,是很重要的订单,三天后就要运送过去的,但是我们一直没有办法精致染色。”    精致染色的工序原本就很艰难,现在还发生这种事情,大家会着急也是情有可原的。    “慕总,现在我们应该要怎么办?”刘嫂见我没有说话,有些担忧的问道。    我放下手中的衣服,看了一眼染缸,眼眸划过些许的光芒道。    “既然如此,我们就这个样子做……”    ……    “慕总,听说你们的工厂出了问题,相比这一次的交给法国大公司的货物,你们是没有办法拿出手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