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美芬捂住脸,然后嚎啕大哭的跪在地上,对着叶然磕头:“夫人,我求你了,你放过彤彤好不好,一切都是我的错,当年是我鬼迷心窍,我和你在同一天生产,我看到……看到你对孩子那么温柔,我就想到将孩子换过来,这个样子,我的女儿就可以得到荣华富贵了,一切都是我的错,和彤彤没有关系,你不要将彤彤所有的幸福夺走好不好,看在彤彤陪在你身边二十多年的份上……”    “卢美芬,你是一个母亲,我也是一个母亲,你将我的女儿带到慕家受苦,你还帮着方彤一次次的伤害我的女儿,想要置他于死地,你的心怎么可以这么黑。”叶然情绪激动的指责卢美芬道。    “对不起,对不起……我只是想要彤彤过的好。”    “你想要自己的女儿过的好,就牺牲我的女儿吗?”叶然沉下脸,对着卢美芬厉声道。    卢美芬被叶然的话,弄得哑口无言,将目光看向了我。    “清泠,是妈妈的错,以前都是我不好,你原谅我好不好?我求你看在我这些年养育你的份上……”    “养育?卢美芬,你一直都不喜欢我,在我嫁到席家之后,又将我当成了赚钱的工具,你的心里,只想要自己的女儿得到幸福,你一次次的和方彤破坏我的幸福,这就是你说的养育?”    “你明明知道方彤是你的女儿,你帮着你的女儿,给我难堪,让我被席家厌恶,然后被赶出席家,接着又担心我知道自己的身份,担心我和席慕深相爱会破坏方彤的幸福,你就想要杀我灭口,这就是你的养育,你为了自己的女儿,可以伤害别人?”    “对不起……对不起,你要恨我,要打我,我都可以接受,彤彤是无辜的,求你了。”卢美芬被我说的说不出话来,只是卑微的跪在地板上,不断的磕头祈求我放了方彤。    “无辜?方彤做的哪些事情是无辜的?将我的孩子弄没了,三番两次想要杀了我?还想要弄得我身败名裂?你说这个样子的方彤无辜?”我眯起眼睛,冷冷的看着卢美芬道。    “就不能,看在我养育你的这些年,饶过方彤吗?”卢美芬老泪纵横的对着我说道。    “抱歉,我对你的感情,早就在你一次次的利用和伤害中消磨殆尽了,方彤从小就心术不正,你想要将方彤放出来害人吗?你以为这个样子就是对你的女儿好吗?殊不知,你只是在助纣为虐,我将她送进监狱已经算是便宜她了。”我不耐烦的对着卢美芬道。    “将她拖出去,以后不许在让她靠近这里。”叶然走到我身边,握住我的手,朝着身后已经惊呆的医生命令道。    卢美芬被人带走的时候,用一种悲伤而决绝的目光看着我,我被卢美芬那种古怪的目光,看到浑身有些不舒服。    “怎么了?是不是刚才卢美芬的话让你难过了?你要是不喜欢看到她,我会让人将她送到远远的地方去,还有方彤,我让她调到别的监狱去,让她一辈子坐牢。”叶然握住我的手对着我说道。    我回过神,看着叶然,轻轻的摇头道:“不必这么麻烦,反正方彤是跑不掉的。”    “清泠,回家住吧。”    叶然摸着我的头发,目光柔和道。    “好。”我也想要回到方家,所以我没有拒绝。    “等你爸爸出院,我们就去给你爷爷上香,你爷爷啊……一直最疼你了,你要去告诉你爷爷,你已经回来了,让你爷爷安心。”叶然红着眼睛,对着我说道。    “嗯。”    “还有你外公,算了……你外公现在还在国外,已经二十多年没回来了,估计还在生我的气。”    叶然自言自语的说完,一脸头疼的对着我摇头。    “外公他……生你的气?”我迟疑了一下,看着叶然道。    对于叶然的父亲,我不是很清楚,只知道,叶然也是一个千金小姐,至于是什么背景,没有人知道。    “你外公就是气我当年和你爸爸结婚,就连我怀孕都不来看我,已经很久了,改天我带你去找你外公,你外公看到你,肯定会很高兴的。”    叶然对于外公的事情,似乎有所隐瞒的样子。    外公不让叶然和方浩然结婚?方浩然是白手起家,估计当年外公不看好叶然和方浩然在一起,所以生气到这么久都不理叶然吧?    这个样子想着,我对这个素未谋面的外公越发的好奇。    “你外公在方彤三岁的时候,送了一个礼物给童方彤,那个礼物,应该是你的,回去妈妈给你找出来。”    “妈,不用了,等爸爸身体更好一点,我们一家人去找外公,我想,外公肯定会原谅你的。”    “说的也是,你外公的脾气很倔,年纪这么大了,还以为自己是当年的指挥百万军队的首长呢,也不想想自己退休多少年了。”    首长……    难不成……我外公……是军人?    我吃惊的看着叶然,叶然靠近我的耳边,对着我说道:“叶家是高干家庭,你的舅舅他们都是军人,职位都在少将之上,你外公当初是铁血营的军长。”    这个……家庭背景……有些大,我需要时间消化一下。    我蔫蔫的看着叶然。    “这些事情,以前我没有告诉过方彤,毕竟你外公很低调,我娘家那边的事情,京城这边的人知道的也很少,清泠,你是我们叶家第一个女孩子,你外公肯定会喜欢你的。”    后面,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