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然似乎有些生气的看着我,我没有说话,一边的方彤,看到席慕深之后,脸上带着痴迷和疯狂,她摇摇晃晃的从地上爬起来,朝着席慕深走过去。    看着方彤的动作,我嗤笑了一声,我挑眉,想要看看席慕深会怎么做。    “方彤,一切到此为止,你也应该为你做过的那些事情赎罪了。”席慕深厌恶的扫了方彤一眼,面无表情道。    “慕深,你在胡说什么?你忘记了,我救了你好几次吗?我是你的救命恩人。”方彤被席慕深厌恶的目光刺激到了,身体不由得摇摇晃晃起来,神色慌张的对着席慕深大叫道。    “救命恩人?”方彤的话,仿佛刺激了席慕深的笑点一般,席慕深不由得扬唇冷笑了起来。    “方彤,你是不是一直觉得我席慕深很好骗?”席慕深眯起眼睛,冷眼看着方彤道。    “我……没有……慕深,你不要听慕清泠瞎说,她是假的,她就是想要报复我,慕深,你不要相信慕清泠说的任何话,真的是我救了你,你忘记了吗?十二岁那年,我救了你,还有,在你和慕清泠结婚那天,也是我牺牲自己,才会被那些男人轮奸的,慕深,这些你都忘记了吗、”    “十二岁那年,救了我的人是慕清泠,而你所谓的轮奸,不过就是你找来的人罢了,你这个样子做,无非就是想要我对你心生愧疚罢了,方彤,你还真是用心良苦?”    “不……不是这个样子的,慕深,我没有做。”    “想要看看你当时和那些男人的对话吗?”席慕深看着方彤,目光冰冷道。    “你们陷害我?”方彤像是被刺激了一般,对着席慕深和我低吼道。    “我们有那么闲工夫陷害你吗?方彤,欠了的,总是要还的,不是吗?”    我看着方彤,讥诮道。    方彤和卢美芬真不愧是母女,竟然连这种恶心的事情都做的出来,恬不知耻的占据着别人的身份,还理直气壮?    世界上还真是什么奇葩的人都有。    “妈,我真的是方家的孩子,真的是,你不要听慕清泠的话。”    方彤走到叶然的身边,恐惧不已的抓住叶然的手说道。    叶然早已经说不出来了,只能呆呆的看着我和方彤两个人。    “那么,献血吧。”我看着方彤意味深长道。    “不……”方彤一听到血,整个人都有些失控了。    “不敢?”我挑眉,看着方彤冷笑道。    “你当然不敢了,因为你根本不是方家的孩子,我才是。”    “清泠。”叶然眼睛撑大,仿佛不敢置信的样子。    “妈,这件事情,我以后和你解释,我现在拉方彤一起去鲜血,匹配血型。”    我看了叶然一眼,轻声道。    叶然被我的称呼吓到了,只能呆呆的看着我拉着方彤走。    “慕清泠,你不得好死,你会有报应的。”    方彤被我拽着,还不停的朝着我叫嚣。    听到方彤的叫嚣,我冷眼扫了方彤一眼,讥讽道:“给我闭嘴。”    “给我们两个人匹配一下血型,然后进行输血。”    我将方彤拽到医生面前,对着医生命令道。    医生回过神,看了我和方彤一眼,慌张的点头,立刻给我们安排。    随后,方彤的血型和我的血型曝光,方彤失控的大叫,最终被警察带走了。    临走的时候,方彤还不死心的对着我尖叫道:“慕清泠,我不会就这个样子算了的,慕清泠,你毁了我所有的幸福,我不会就这个样子算了的,你给我等着。”    我只是将方彤的当成疯子,根本就没有放在心里。    “清泠……你是……我的孩子。”叶然像是才回过神,抖着唇看着我。    “这件事情,等下再说,我去给爸爸输血。”我温和的看着叶然,让席慕深照顾叶然,便进入了手术室。    输完血之后,我头昏脑涨的从手术室被护士扶着出来,席慕深走过来,将我抱起。    “下一次再敢输血,我要你好看。”席慕深抿着薄唇,对着我威胁道。    “那是我爸爸。”我抬起头,看着席慕深,声音嘶哑道。    席慕深闻言,将脸埋进我的脖子道:“慕清泠,一切都结束了。”    “是啊,一切都结束了。”    我知道席慕深说的话是什么意思,方彤已经彻底没有翻身的可能,她一直坚信,方家的人一定会想办法将她从监狱里救出来,这一次,我就亲自粉碎方彤的幻想。    她伤害了我多少次?现在正是我要讨回来的时候。    “清泠,清泠。”    席慕深将我带到叶然的病房的时候,叶然抱着我,不断大哭。    “妈,我没事。”    “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为什么?”叶然红着眼睛,摸着我的脸,眼泪一直流。    “我现在不是很好吗?而且,我找到了你们。”    “对不起,爸爸和妈妈一直都不知道,一直不知道……”叶然搂着我,不断说对不起。    这件事情,原本就不是叶然他们的错,孩子被换走了,叶然和方浩然根本就不知道。    而且,当时他们那么信任卢美芬,谁又能够想到,卢美芬为了自己的孩子可以生活的好,会做出这种卑鄙无耻的事情来?    “这件事情,原本就不是你们的错。”我拍着叶然的肩膀,对着叶然说道。    叶然抬起头,眼眶泛红的看着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