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闻言,佯装没有听懂一般,移开了目光。    我看着他别扭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    “席慕深,你是不是还在生气?”    他没有回答,仿佛真的听不懂我说的话一般。    我没有气馁,继续说道:“上一次在电梯,我被人侵犯了。”    我说着,还盯着他的脸看,他的肌肉,因为我的话,微微抖了抖。    我勾起唇瓣,继续说道:“然后我在庆功宴上,喝醉了,也不知道睡了哪个男人,技术挺好的,我正在找这个男人,要不然,我在网上发一个帖子吧?我相信会有很多猛男过来找我的,毕竟我现在好歹也是席氏集团的总裁,养一个小鲜肉,对于我来说,也不是什么负担。”    “慕清泠,你他妈的敢养男人。”    我原本只是利用席慕深占有欲很强的心态试试席慕深罢了,没有想到,席慕深竟然真的上钩了,而且还控制不住的从轮椅上起来。    我似笑非笑的看着从轮椅上站起来的席慕深,歪着脑袋,玩味道:“不是说残废了吗?不是说不会说中文吗?慕先生?”    我特意将“慕”这个字咬的很重。    席慕深黑着一张俊脸,有些生气的上前,一把握住我的下巴,目光凶狠道:“慕清泠,你故意的。”    “哼,你有什么资格生气?要生气的人是我好不好?你竟然活着,为什么要瞒着我?还有,这个孩子,是不是我当时生下的那个孩子。”    我不满的拍开席慕深的手,对着席慕深怒气冲冲道。    席慕深凭什么对我生气?我都还没有生气呢?他凭什么这么生气。    “你背叛我。”席慕深沉默不语的盯着我看了许久之后,慢慢的吐出四个字道。    “我没有。”我红着眼眶,抓住席慕深的手指,然后松开,摸着席慕深俊美的脸道:“我没背叛你,席慕深,我们走到了今天这一步,难道,你觉得我会背叛你吗?”    “慕清泠……你在法庭上指证我的时候,我……心痛。”    席慕深阴郁的看着我许久之后,轻声道。    “你还知道心痛,当初你帮着方彤,指证我抄袭放火的挥手,怎么不说。”我看了席慕深一眼,忍不住挖苦道。    席慕深的脸色变得很难看,他叹了一口气道:“原本……我是不打算原谅你的,可是……我还是舍不得。”    闻言,我的心脏猛地一缩。    我抱着怀中安静的团子,踮起尖叫,吻着席慕深的下巴道:“席慕深,都过去了,我曾经,因为你的迂腐固执,受伤,现在你因为我受伤,我们就当是扯平了,好不好?”    “我一直在你的身边。”    席慕深搂住我,将脑袋埋进我的肩窝出,灼热的呼吸,落在我的身体四周,让我忍不住微微颤抖了些许。    “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席慕深没有死的,一直这么坚信着。    他只是在生气,很生气,以为我和萧雅然合谋对付他。    “席慕深,我们以后,不要隐瞒对方,好不好?我真的……没有办法在承受了。”    再一次的分离,或者是误会,不管是哪一个,我都不想要承受。    爱一个人,就要无条件的信任不是吗?    我想要全心全意的信任席慕深,也希望席慕深,可以全心全意的信任我。    “慕清泠,以前我为了方彤,做了很多的事情,我对不起你,我们明明相爱,却因为我的愚蠢,害了你,让你一直受委屈,是我不好。”    “我已经放下来额。”    我知道席慕深说的是什么事情,那些往事,我也不想要追究,只要我们现在两个人都好好的,就可以了。    “我错了,错的离谱,你才是我的泠泠,是我的泠泠。”    席慕深搂紧我,像是要将我的腰肢折断一般,力气很大很大。    听到席慕深的话,我忍不住红了眼眶。    席慕深,想起来了。    他什么都想起来了。    说也真的是好笑,我和席慕深的因缘,就像是上天注定的一样,老天爷一直在玩弄我和席慕深两个人。    可是,庆幸的是,兜兜转转,我们两个人,最终还是在一起了。    “席慕深,以后,我们会一辈子在一起吗?”    “会,从今天开始,我们会一辈子在一起。”    席慕深爱怜的吻着我的眼皮道。    我心中激动不已,今天不仅确定我的身世,还和席慕深相认了。    “席慕深,我是方家的女儿。”我们两个人平复了情绪之后,就一直抱在一起。    团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睡着了,我便将团子放进了我的房间。    我和席慕深坐在外面的客厅,互相拥抱在一起,享受着久别重逢的喜悦。    我想了许久,还是将我今天确认的身份,告诉了席慕深。    席慕深也被吓到了,他蹙眉凝视着我,随后沉声道:“你打算怎么做。”    豪门世家这种狸猫换太子的事情也出现过不少,席慕深自然是知道怎么回事。    而且,我妈妈之前在方家做过佣人,是在生了孩子之后,才离开方家的。    我想,大概是因为心虚吧,将我从医院偷偷的抱出来,换上了方彤。    虽然我不清楚这件事情究竟是怎么发生的,但是爸爸肯定也是知道的。    想到那个正直不阿的爸爸,心中难免有些酸涩。    “我明天回去方家认亲,方彤占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