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这辈子不分开(席慕深慕清泠全文免费阅读) > 第178章 慕辰命运的进行时
    “当然和我有关系,你的身体是我的,不准抓。”顾夜爵直接将我的手抓住,不让我砰伤口。    我扭动着身体,有些生气的瞪着顾夜爵。    “流氓,给我松手……”    “慕清泠,你在动一下,信不信老子现在就办了你。”    谁知道,顾夜爵突然将我推到在地板上,精壮的身体,整个都压在我的身上,我差一点没有办法呼吸。    男性灼热诱人的呼吸,从我的脸颊上划过,我忍不住浑身一颤。    “顾夜爵,你给我起来。”我推着顾夜爵的身体,恼怒道。    “别动。”    顾夜爵抓住我的双手,举过头顶,浑浊的呼吸从我的鼻子划过,我被顾夜爵此刻灼热滚烫的呼吸吓到,我太清楚男人这个变化了,毕竟我又不是雏。    尤其是顾夜爵此刻抵着我的地方……    热的像是烙铁。    顾夜爵……竟然……    这个男人,果然是禽兽。    “慕清泠,我有些忍不住了。”    就在我羞恼的不行的时候,顾夜爵突然用泛着红色血丝的眼珠子盯着我看,声音浓重浑浊道。    我被顾夜爵的话刺激到了,抬起脚,将顾夜爵从我身上踢开。    我原本只是想要将顾夜爵踢开,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有些紧张的关系,竟然踢中了顾夜爵正在兴奋的位置。    “唔。”顾夜爵发出一声痛苦的闷哼,我看他眼珠子的颜色都变了。    我从地上爬起来,狼狈的捂住胸口,见顾夜爵脸色难看到了极点,我忍不住讷讷道:“顾夜爵,你怎么了?”    难不成刚才我的一脚,将顾夜爵给踢废了?    这个样子想着,我忍不住吞咽了一下口水。    顾夜爵捂住自己的下身,红着眼睛,对着我咆哮道:“慕清泠,我他妈的要是不举了,我要你好看。”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顾夜爵捂着身体滑稽的让维克多给自己找医生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    大概是这些天和顾夜爵相处的比较融洽的关系,我忘记了顾夜爵其实也是一个非常冷酷残暴的男人。    两个小时之后,维克多将给顾夜爵看病的医生请了出去,我听到顾夜爵正在房间里发火。    我也不知道顾夜爵现在的情况究竟是怎么样了,估计很惨,要不然顾夜爵不会这个样子发火。    “慕小姐。”我正在自己的卧室偷笑的时候,维克多板着一张脸,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我被维克多那副死了爹妈一样的脸色吓了一跳。    “怎么了?”    “老大要你去照顾他。”    维克多表情异常严肃的对着我说道。    “我……为什么要去照顾顾夜爵?”我指着自己,有些无语的看着维克多那张络腮胡的脸一眼道。    “这是老大的命令,他说是你还他一个月不可以碰女人,所以你必须要负责。”    感情没有将顾夜爵踢废?我还以为将顾夜爵踢废了。    我黑着一张脸,无语的接过了维克多手中的药。    这是顾夜爵外伤的药,他们不会是想要我给顾夜爵上药吧?想都别想。    我端着药走进顾夜爵的卧室,顾夜爵正躺在床上,浑身散发着一股骇人的寒气。    我想,此刻的顾夜爵心情肯定是非常不爽,直觉告诉我,这个时候的顾夜爵,最好不要招惹。    “那个……维克多说,你要上药,我帮你将药拿过来了,你自己慢慢上。”我吞咽了一下口水,瞅了瞅穿着一身黑衣,五官被银质面具包裹看不真切的顾夜爵,结结巴巴道。    我放下手中的药,转身原本就要离开,谁知道,顾夜爵竟然在这个时候,对着我冷嘲道:“谁让你离开的?”    “爵爷还有什么吩咐。”我头皮发麻,回头看着顾夜爵干巴巴道。    顾夜爵目光阴冷的看了我一眼之后,对着我命令道:“给我上药,马上。”    “这个是外伤药。”我若有所思的看着眼眸微冷的顾夜爵解释道。    “那又如何?是你将我踢伤的,必须对我负责。”    顾夜爵讥讽的看着我,目光冷了几分道。    “你要是让我给你上药,或许会更加严重。”我意有所指道。    让我给顾夜爵上药那个地方,不如直接杀了我比较干脆。    “慕清泠,你胆子挺大的,不仅踢我,现在还敢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你就不怕我杀了你。”顾夜爵大概是被我的语气刺激到了,眼神变得异常冰冷,声音也渐渐的沉冷了几分。    顾夜爵的表情变得异常恐怖,他的眼神和身上的寒气告诉我,顾夜爵没有在开玩笑,他是认真的。    毕竟是高高在上的天之骄子,只怕容不得我这个样子放肆。    我被顾夜爵身上那股寒气吓到了,只能够缩着脖子,不敢在说话了。    “给我上药。”顾夜爵见我这么安静乖巧,身上的寒气收敛了不少,直接对着我命令道。    “你伤在那个地方……我怎么上药。”我看着手中的外伤药,有一股冲动,想要将顾夜爵拍死的冲动。    “会变成这个样子,还不是你的错,你让我一个月不可以碰女人,难道不应该惩罚一下。”顾夜爵那双冰冷的眸子,直接盯着我嗤笑道。    我闻言,满头黑线。    这个顾夜爵,除了上女人,能不能想点别的正事?    但是,我现在在顾夜爵的地盘,也只能够乖乖的听话。    反正男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