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慕深……你知不知道,小时候救了你的人,是我……不是方彤……    你说过,会让我成为最幸福的新娘子,你说过一辈子只会爱我一个人的……    你承诺了,就不可以反悔的……    “慕清泠。”    就在我努力的想要爬上去的时候,我听到了一道沉沉的声音,是……席慕深的声音吗?    我无力的抬起头,眼前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清楚。    “我……在……这里。”    我无力的叫着,沙哑的声音,却微弱的可以。    “慕清泠……该死的女人,你在哪里?”    “慕清泠。”    我听到有人一直在叫我……那个声音,那么的熟悉……    我在这里……救救我……    我张开嘴巴,想要呼叫,可是,我的眼前一片漆黑,嗓子竟然都没有办法开口说一个字。    好难受……    我努力的吞咽了一下口水,想要缓解这种痛苦,可是,不管我怎么努力,却还是没有一点办法。    我倒在地上,一直朝着前面爬,伤口一直很痛,可是我要爬上去,我要活着。    我不甘心就这个样子死掉。    我还有那么多事情没做,我还没有看到方彤和慕辰他们的下场,我怎么可以这个样子死掉?    绝对不可以……    我没有听到那个叫我的声音了,难不成是因为我一直没有回应他的关系,他以为我没有在这里,所以便离开了吗?    不可以就这个样子离开,怎么可以就这个样子离开。    我张开嘴巴,努力的想要开口,却说不出一句话。    我太累了,就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老板,慕小姐在这里。”    就在我绝望的抓着地上的草皮和树枝的时候,我听到一道沉冷的声音。    随后,我便听到了一阵稀稀疏疏的声音,紧接着,我的身体就被人紧紧的抱住了。    很温暖,很安详的气息。    席慕深……是你对不对?我就知道,你一定没死的。    “慕清泠,你给我撑着一点,你要是敢死,我要你好看。”    “慕清泠,别睡,乖,不要睡觉,我这么恨你,这么恨你,明明说好要恨你的,可是我舍不得怎么办?慕清泠,不可以睡觉,你还没有……看到我们的儿子……怎么可以死。”    儿子……    我的儿子……    在哪里?    我的儿子在什么地方?    我被这个声音刺激了,勉强的想要睁开眼睛,可是,眼皮却像是有千斤重一般,无论我怎么努力,却依旧没有任何的办法。    “有反应了,可以松一口气了。”    “她……真的没事吗?”    我听到司徒傲的声音,随后便是一道有些迟疑甚至是沙哑的嗓音,仿佛恐惧和颤抖一般的声音。    “辛亏送来的及时,她受伤很严重,伤口溃烂发炎,额头撞到石头,脑子里还残留着没有散去的血块,要是在过几个时辰没有人救她,估计就要高烧死亡。”    我听到抱着我的人呼吸变得急促起来,似乎很恐惧的样子。    “你这个样子出现,真的没有问题吗?”我听到司徒傲带着些许迟疑的声音。    随后,我便什么都听不到了。    因为我实在是好累,真的好累……    方彤……慕辰,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们两个人,绝对。    我一次次的原谅慕辰,是因为慕辰毕竟是我的亲弟弟,可是……他们对我一次次无情的伤害,已经将我的底线给挑衅了。    我要是继续这个样子原谅,就显得太圣母了。    只要我活着,我就不会放过方彤和慕辰,这一次,我要让他们将牢底坐穿。    ……    “妈妈……妈妈……”    宝宝?是我的宝宝吗?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我的孩子没有死,是我的孩子……    我听到孩子稚嫩的呼叫,他在叫我。    我要醒来,一定要醒来。    当我挣扎许久之后,终于睁开了一直粘着的眼皮的时候,一个软软的东西,印到了我的嘴巴。    我的脑子还有些眩晕,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直到我看到一双圆滚滚的大眼睛之后,我吓了一跳。    “团子?”我吃力的想要起来,却发现自己浑身无力,我吐出一口浊气,勉强的回过神,才看清楚,压在我身上的不是别人,是团子?    帝国集团的太子爷。    “麻麻……”团子模糊的叫着我,柔软的小手在我的身上摸来摸去。    我看着团子那张漂亮精致的脸,心中不由得泛着浅浅的温柔。    我腾出手,将团子紧紧的抱在怀里,爱怜的吻着团子的脸蛋。    “团子,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慢慢的坐起身体,发现身体很疼,手臂上也有纱布,难不成,昨天救了我的人,是帝国集团的人?    “小少爷,慕小姐身上有伤,你可不能够这个样子闹她。”就在我疑惑不已的时候,一个穿着西装,长相儒雅的男人走了进来。    我看清楚来人的面容之后,才知道,这个人,不就是上一次来我家将团子接走的人吗?    “是你……救了我?”我将怀中抱着我不放的团子交给管家道。    管家轻柔的抱着团子,对着我恭敬道:“不,是家主救了你。”    家主?就是团子的父亲吗?    “家主无意中路过那片森林,无意中听到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