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丢下这句话,迈着酸涩的步子,离开了司徒傲的办公室。    我离开医院之后,便直接去了厂长的家。    厂长也是我在作坊信任的其中一个员工,他木讷老实,原本被别的工厂强迫下岗,家庭很困难,我因为知道他的遭遇,便聘请他到我的作坊,因为我相信他的人品,一定会管理好我的作坊的。    “慕总,你怎么会过来的。”我来到厂长家的时候,他家好像是没人,厂长有一个妻子,但是一直在住院,他就是因为妻子才会这么拼命的工作,是一个老好人。    “进屋谈吧。”我看了厂长一眼,淡淡的说道。    厂长连忙拿出钥匙开门,领我进他家,我看了厂长的家一眼,有些破破烂烂,就连那个沙发,都不知道是多少年之前的。    厂长看了我一眼,有些局促的对着我干笑道:“抱歉,我家……就是这个样子,让你见笑了。”    我看着尴尬不已的厂长,淡淡的摇头道:“不会。”    “慕总,你过来是和我说辞职的事情是不是?这一次的事故,我会负责的,都是我没有管理好整个作坊,才会6”    “昨晚你去哪里了。”我打断了厂长的话,目光幽深道。    厂长一直都是非常负责人的,除了上一次的事情他因为休假没有在,他在工作上,就没有出现过这种失误。    “昨晚……我老婆突然病危被送进手术室,我就和保安的老王说了一下,去医院了,谁知道,作坊就发生火灾了。”厂长看着我,满脸愧疚的解释道。    “也就是说,你昨晚上将作坊让保安室的老王看着。”我抓住厂长说话的中点,继续剖析道。    “是的,老王也是一个很能干的人,慕总,这件事情,我要负起责任。”    “先不要说这些,我这一次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你现在只需要好好做好下面的工作,就可以,知道吗?”    我起身,对着厂长说道。    厂长似乎对于我这一次没有责怪他非常感动,激动的双手都在颤抖。    “慕总,你放心,我一定不会在让你失望了。”    “那就好。”    我欣慰的看了厂长一眼,和厂长说了一下,便离开了。    离开厂长的家之后,我便去了作坊,我没有进入作坊,只是去了保安室。    保安室只有一个新来的保安在那里守着,看着我过来,立刻对着我恭敬道:“慕总,你怎么会过来这里的?”    “老王呢。”    “老王?他现在在食堂和慕辰吃饭。”    老王和慕辰的关系很好吗?    老王是保安的头,保安室的人,都归老王管。    “慕辰和老王的关系很好吗?”    “是的,两个人关系很好,经常看到他们两个人一起喝酒聊天的,老王性格比较木讷,但是和慕辰很聊得来。”保安似乎不懂我为什么这个样子问,却还是老实的回答。    慕辰和老王的关系很好?慕辰那个个性,根本就不喜欢个性木讷的男人,没有想到,竟然会和老王称兄道弟。    我和保安说了一声,就去了保安的食堂。    我过去的时候,食堂内只有零星的几个人正在吃饭,我直接上楼去找慕辰,问了看到慕辰的人说,慕辰喜欢在楼上用餐。    上一次我怀疑是慕辰将那些老鼠放进作坊的,慕辰还和我大吵了一架。    这一次的事情,如果也和慕辰有关系的话,我绝对,不会轻易绕过慕辰的。    “慕辰,这一次的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我就是走了一下子,怎么就发生这种事情。”    我刚走到楼梯口,就听到左侧的位置传来老王叹息的声音。    我凝神,慢慢的走上楼,来到了屏风后面。    这里食堂都是被屏风隔开的,所以我站在屏风后面,慕辰他们,应该不会看到我。    “老王哥,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的,又不是我们可以阻止的。”    “昨晚上是你看着作坊,你没有看到什么可疑人。”    老王再度对着慕辰问道。    看来,昨晚上虽然是老王看着作坊,但是老王好像是有什么事情离开了,所以就将作坊交给了慕辰看管?    慕辰看着作坊的话……    我的眸子不由得微微一冷。    如果是慕辰看着作坊的话,那么……这一次的火,是不是和慕辰有关系?    “没有,这一次是意外,又不是有人故意的,哪里会有什么可疑人?好了,老王哥,这不是我们操心的事情。”    “那我先走了,哎,这一次损毁了这么多东西,只怕慕总现在头疼的不行。”    老王在那里摇头,满脸愁容的离开了食堂。    看到老王离开之后,我便瞧见慕辰眼底的讥讽。    我看到他拿起桌上的湿巾,厌恶的擦拭了一下手指,将湿纸巾扔到桌上,眉心拧紧,表情厌恶到了极点。    看慕辰这个样子,我便看出来了,慕辰其实打从心底是非常不喜欢老王的,但是,却和老王称兄道弟,这里面,肯定是有猫腻的。    我没有出现在慕辰的面前,只是暗中观察着慕辰的样子。    慕辰拿起牙签,剔牙之后,便起身离开了食堂。    我跟在慕辰的身后,想要看看慕辰还要去什么地方。    他回到保安室,换了衣服便离开了作坊。    我抿唇,拦了一辆出租车,让司机跟着慕辰的车子。    我以为,下班之后,慕辰是回慕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