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曼迟疑许久之后,才看着我小声道。    “好……你说。”我捏住拳头,极力的克制自己惶恐不安的心情。    “事情是今天凌晨三点钟发生的,作坊……发生了火灾,虽然事后被员工扑灭了,但是……损失惨重,我们这些天制作的衣服,全部……烧毁了。”    轰……    林曼的话,让我浑身像是遭到雷击一般,无法动弹一下。    “清泠,你没事吧?”看到我面如死灰的样子,林曼担心的扶着我的身体问道。    我虚弱无力的看了林曼一样,哑着嗓子,许久之后,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烧毁……多少?”    我们还有两个多月,就要先交第一批货,总数是一万件,这是第一批货。    不会……我们这些天制作的成品……全部毁于一旦吧?    “全部……烧毁了。”林曼看了我一眼,眼眸划过些许的愧疚,可惜的是,我没有看到。    我被林曼的话刺激到了,原本酸软无力的双腿,此刻更像是被抽干了空气一般。    我整个人都坐在地上,浑身抽搐。    没有了……全部烧毁了……    “慕总。”厂长看着我,有些担心的扶着我起来。    我摇摇晃晃的推开了厂长的手,朝着作坊里面走去。    里面还有员工正在那里收拾,我看到被烧毁的机器,还有烧焦的衣服。    那些员工看到我之后,朝着我行礼,一个个脸色都非常的难过。    “慕总,对不起,我们……没有看好作坊。”    员工中,在我的作坊做了最近的刘嫂有些愧疚道。    刘嫂做工一直很仔细,所以我很喜欢她,一直让她留着现在,她是目前作坊年纪最大的一个。    “起火原因。”我深呼吸一口气,面对着这种打击,我只能够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起火原因现在还不清楚,听技术工人那边检查说是机器突然着火,可能是电压过大造成的影响。”刘嫂迟疑了一下,对着我解释道。    “电压过大?我们作坊的电压都是在正常的电阻下进行的,每次工作之后,所有的电力都会被关掉,怎么可能会造成火灾?而且,我们这边是新的线路,我一个星期就会让电工过来检查一次。”    我冷下脸,看着刘嫂,分析道。    听了我的话,刘嫂似乎也有些迟疑的样子,只是摇头道:“那我不清楚了,他们说很有可能是机器着火,造成这一次的火灾。”    我走道那些被烧毁的机器面前,蹲下身体,检查了一下,却没有检查出有任何人为的可能,就在我想要离开的时候,在机器里面,有一个发光的东西,我有些疑惑,将那个东西捡起来,却发现,是一个没有烧毁的烟蒂?    可能是藏在机器最里面,没有被完全烧毁掉的关系,我可以看出是一个烟头。    这里怎么会有烟头?    我们作坊虽然也有男的员工很多,但是我已经三声五令的说了,不许在作坊里面抽烟。    毕竟这里都是机器成产,万一造成火灾就麻烦了。    所以我还另外设置了一个吸烟区,休息的时候,那些想要抽烟的就可以在吸烟区吸烟。    “清泠,你怎么了?是发现了什么吗?”    林曼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我的身后,对着我说道。    我回过神,将那个烟蒂藏起来,起身漫不经心道:“没有,我们先出去吧。”    我不知道为什么,将自己找到烟蒂的事情隐瞒林曼,按照道理说,林曼是我最好的朋友,从我接下席氏集团开始,林曼就一直在我的身边支持和鼓励我,我们两个人,一直辛苦的坚持到现在。    可是……我今天竟然隐瞒了林曼,说真的,我的心中隐隐有些难受,有什么东西,仿佛要破土而出的样子,可是,我只能够隐忍着这种感觉。    我让员工将作坊尽快整理好,就算是发生了这种事情,作坊还是要继续,至于被烧毁的机器,我只能够重新购买了。    购买一台机器都要几十万,这一次烧毁了三台制作机器,我也只能够认栽,目前,我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尽快将法雷尔先生的订单完成。    可是,只有两个月,从设计到重新选材,然后制作,时间恐怕……    “清泠,现在我们要怎么办?”回到住处之后,我无力的坐在沙发上,林曼将水放在我的面前,有些担忧的对着我问道。    我看了林曼一眼,疲惫不堪道:“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要不然……我们……将手中的设计图卖给别的公司?让他们给我们制作?我们只要从中收取一点点设计费,然后衣服做好之后,交给法雷尔先生。”林曼看着我,一脸迟疑的对着我问道。    林曼的话,无疑也是一个办法,但是,做生意讲究的就是诚信,我要是将自己的设计图卖给别的公司,让那个公司给我制作,然后在买回来交给法雷尔,我能够从里面得到中介的费用,而且价格还不低,的却是可以大赚一笔,这个样子,既可以完成法雷尔先生的订单,又可以赚两笔钱。    可是,我无法确定,我交给的公司会不会和我一样慎重的选择衣服的材料,现在的生意人,为了赚钱,都会投机取巧,虽然我有很好的设计,但是如果质量不过关的话,也是没有用的。    “不,我们自己重新来过。”    “但是我们没有时间了,你要参加总决赛,又要重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