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雅然看着我这幅样子,一双幽深的眸子,紧紧的盯着我。    “你来这里干什么?我不想要看到你。”我看着看到萧雅然一次,就会觉得非常燕窝,一想到萧雅然的利用我就觉得恶心。    我竟然会相信萧雅然的话,我真是蠢到极点了。    “这么冷淡?在怎么样,我们曾经都是夫妻,怎么?你现在就连看到我,都觉得这么恶心了?”    萧雅然将整张脸靠近我,对着我慢悠悠道。    我真是佩服萧雅然,都到了这种地步,还可以这个样子事不关己?    “萧雅然,我真是后悔认识你。”    要是从没有认识萧雅然的话,或许一切都不会发生,我现在是真的很后悔,认识了萧雅然。“    “后悔?慕清泠,我也是真心喜欢你的,很可惜的是,你的心一直摇摆不定,每一次,只要被席慕深上一下你就心软了?还是你的身体,真的就这么犯贱?这么渴望男人?”萧雅然将脸靠近我,目光阴冷嗜血的盯着我的脸,肆意的羞辱我。    我听到萧雅然的话,心中满是怒火,我抓起门口的扫把,朝着萧雅然的身上挥过去。    “我庆幸我一直爱的人是席慕深,不管我们曾经经历了什么,最起码,我爱过,不像是你,每天戴着面具生活,萧雅然,你每天戴着这么沉重的面具,你就不觉得累吗?我想,你的大概是不知道自己没有面具是怎么生活了吧?毕竟,一个人戴着面具太久了,就会丧失真实生活的能力了。”    “慕清泠,你想要激怒我。”萧雅然一把抓住我的手腕,用力的将我的手一拧。    我疼的倒吸一口气,冷冷的看着萧雅然。    我和萧雅然对视了许久,看着他阴森恐怖的样子,我有一种他要将我生吞甚至是活剥的感觉。    就在我浑身有些冰冷的时候,萧雅然却松开我的手,优雅的整理自己的衣服之后,目光冷凝而带着厌恶的朝着我说道:“既然你的心没有在我的身上,我也不会要你这种女人,我今天过来是要告诉你,马上取消参赛。”    取消参赛?萧雅然这是害怕了吗?他不是已经请到了汨罗帮忙吗?现在竟然会让我取消参赛?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话?”我双手抱胸,斜睨的看着萧雅然那张有些狰狞甚至是扭曲的俊脸。    “慕清泠,你不要逼我做出更绝的事情,你以为你背后有方浩然帮衬,我就没有办法对付你了吗?”萧雅然直接冷下脸,眼神恐怖冰冷的盯着我的眼睛道。    “你是什么人?卑鄙无耻的小人,这个世界上,还有你没有办法的事情吗?”我嘲讽般看着萧雅然,看着萧雅然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我的心情便越来越好。    我就是要让萧雅然有危机感,我要让席氏集团重新站起来,绝对不会让萧雅然有机会得到他想要的。    “萧雅然,这一次的冠军,我志在必得。”我看着萧雅然,冷傲的抬起下巴道。    萧雅然闻言,冷嘲的对着我讥讽道:“慕清泠,你还真是打肿脸充胖子,既然这个样子,我就让你知道,和我作对的下场,你想要进入决赛,我就让你在预赛的事情落败。”    凶狠的丢下这句话之后,萧雅然便离开了。    我看着萧雅然离开的背影,目光一冷。    萧雅然这个样子说,又想要做出什么事情来?    凭萧雅然那种卑鄙无耻的手段,我必须要小心了,免得又生出什么事端。    林曼回来的时候,我将萧雅然过来找我的事情和林曼说了一下,林曼有些惊讶道:“他怎么过来让你退赛?”    “谁知道?估计怕了吧?”    我淡淡的看着手中的资料书,冷嘲道。    萧雅然想要垄断整个京城的经济,他的胃口,倒是不小。    他对席家的报复,不仅是因为他和席家之间的仇恨,更是野心勃勃的想要成为人上人。    “他们公司花了重金请了汨罗大师,这一次,他们的胜算很大,估计也是觉得你威胁到了他们,才会让你退赛。”林曼摸着下巴,分析道。    “不管是哪一种可能,我都不会让他如愿的。”我看着林曼,冷漠道。    我说过,我会努力成为这一次的冠军。    “清泠,你知道萧雅然和席家是什么恩怨吗?”林曼瞅着我,一脸八卦道。    我听了之后,皱眉道:“之前萧雅然说他有一个妹妹叫萧雅,被席慕深始乱终弃,所以他才会报复席慕深。”    “席慕深对女人始乱终弃?这怎么可能。”    “所以,他的话是真是假谁知道,不管他处心积虑的接近我,对付席慕深,可见他对席慕深的怨恨很深,可是,我不知道,他们之间究竟有什么怨恨。”    “萧雅然不会是席慕深的私生子哥哥或者弟弟吧?豪门不是尽出这些事情的吗?”林曼摸着下巴,突然语不惊人死不休道。    我听了之后,白了林曼一眼道:“你电视剧看多了吧?好了,不要闹了,我们快点工作。”    “知道啦,只是猜想一下嘛,毕竟我觉得还是有点可能的。”林曼挠着后脑勺,朝着我嘀咕道。    我听到林曼的嘀咕,只是无奈的摇摇头,继续工作。    一个星期之后,设计大赛迫在眉睫,这几天,我忙的连喘息的机会都没有了。    我每天忙到半夜才起床,起床后又去作坊监督,看着那些衣服一批批的出来,我顿时安慰ile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