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那个男人是谁。”我抓住林曼手,对着林曼大叫道。    混蛋,竟然有人在水晶萃的地方对我做出这种事情?我要他好看。    “我……我也不知道。”林曼黑着脸,有些无语的抽了抽嘴角道:“我当时见你去了洗手间那么久没有回来,担心你才会出去找你的,谁知道,就看到你……”    “看到我怎么样、”我怔怔的看着林曼道。    我当时浑身无力,脑袋也是晕乎乎的,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有多么的狼狈,只是被挑起了一股奇妙的火,只能够随着对方的动作。    我竟然被人……强暴了?    麻痹,这件事情,我绝对不会就这个样子算了的。    我一定要抓到那个禽兽。    “你……身上衣服都没有穿,双腿……,还有……身上很多……那些,丝袜也破了……”    “不要说了。”听着林曼支支吾吾的话,我捂住耳朵,简直想要挖洞将自己埋起来。    “究竟是谁这么过分,竟然在电梯里对你施暴?水晶萃的安全措施怎么这么差?还有,那个电梯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一直停滞不前?”面对着林曼像是炮珠一样的声音,我有些无力道:“我也不知道,不过,我要报警。”    我冷下脸,对着林曼说道。    我应该在第一时间就去警局报案的,毕竟我的身体里,肯定还残留着对方对我施暴的罪证,我一定要将这个禽兽找出来,阉了。    “你疯了?这种事情,怎么可以……报警。”林曼听到我的话之后,显然不赞同的朝着我摇头。    林曼在担心什么,我也非常的清楚,毕竟这种事情,都说不可外扬,我要是报警的话,全部人都知道我被人强暴了,可是,难道就这个样子忍气吞声?    “清泠,你先冷静下来,我们首先要抓到这个男人。”林曼握住我的手,对着我说道。    我捏住拳头,抿唇道:“我知道,我一定会抓到这个禽兽的,一定会抓到他。”    等我抓到这个男人,我非要他这一辈子都没有办法碰女人。    我的身体因为软组织受伤比较严重,需要在医院静养一个星期,没有办法,我只好答应了。    我让林曼调查了一下水晶萃的监控视频,发现在我们那一层楼的监控竟然没用?    这是早有预谋的吗?    我心下一冽,便让林曼问问当天出入我们这一层楼的客人的资料。    会进入水晶萃里面的人,一般都是事先订餐的,而且都是有资料证明的。    最终,我们的目标锁定了三个男人身上,这三个男人,就是时间上比较吻合的。    林曼将那些监控的截图交给我,我筛选了一下,直接将一个很胖的中年男人ps了,虽然当时我喝醉了,但是我记得非常清楚,那个男人不胖。    第二个是一个老人,年纪应该有七十岁了,骨瘦如柴,慈眉善目,我也直接ps了。    我记得那个男人,绝对不老。    第三个男人,只有侧脸,当时监控就拍到了一个侧脸。    但是穿着一身笔挺昂贵的西装,完美冰冷的侧脸,让我手中拿着的苹果掉了下来。    “怎么了?你也觉得这个男人帅呆了是不是。”林曼见我这个样子,还以为我是因为照片中男人的侧脸过于完美而吓到了。    我茫然的抬起头,看着林曼,声音嘶哑道:“林曼……他是谁?”    是席慕深吗?这个侧脸,是席慕深的吗?    所以,在电梯里对我施暴的人,是席慕深对不对?    “不清楚,我问了水晶萃的经理,她说自己也不知道对方是谁,但是肯定是有身份的人,只是他们那天客人很多,也没有注意。”    林曼解释了一声,我拿着那张照片,死死的盯着照片中的男人,自言自语道:“是你对不对?你还活着,为什么不出现?为什么要这个样子做?你恨我就出现啊?为什么不当面问我?为什么?”    “清泠,你怎么了?”或许是我此刻失控的样子,吓到了林曼,林曼有些担忧的看着我问道。    我回过神,勉强的扯着唇角,淡淡的看了林曼一眼道:“我没事,就是有些累了,林曼拜托你帮我调查一下这个人,我要知道这个男人是谁。“    “你怀疑是这个男人做的。”林曼狐疑的看着我问道。    “不是怀疑,是肯定。”    我冷下脸,目光微冷道。    是席慕深吧?一定是他。    我就知道,席慕深怎么可能会死?    他怎么可能舍得去死?    他还没有问我为什么要指证他,还没有赎罪,怎么可能会这个样子死掉。    席慕深……    “你好好休息,我先去打听一下。”林曼不知道我心中所想的,她也没有问什么,拿着那张照片离开了我的病房。    林曼离开之后,我抓住身上的被子,目露悲伤的看向了窗外。    我想了很多,想起我和席慕深结婚的那几年,席慕深对我的漠视,想起席慕深为了方彤,一次次抛弃我,利用我,想起席慕深为了我,连命都不要的事情。    我想起很多很多的事情……    我和他,注定只能够相爱相杀吗?    这是宿命?还是……羁绊?    ……    “辛乌?你怎么会?”第二天,我正拿着电脑做设计图的时候,病房来了一个让我意外的人。    辛乌拎着一个水果篮,拿着一束花走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