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疑惑的回头,就看到了一个身材高大的外国男人,带着一群穿着西装的男人朝着我们这边走过来。    跟着他们走过来的还有方浩然。    我立刻对着方浩然礼貌的伸出手道:“方董,我今天过来交货的,但是方小姐好像是可以为难我。”    “慕清泠,你不要在这里血口喷人了,明明是你的交的货有问题,我只是按照合同走,爸,你看看慕清泠做了什么事情,这些货,和合同上的根本就不一样,慕清泠投机取巧,她就是一个奸商,想要骗我们方家的钱。”    方彤抱着方浩然的手臂,对着方浩然撒娇道。    听到方彤恶意的指责,我直接冷下脸道:“方小姐,你能为你说的话负责吗?这个罪名有些大,不知道方小姐你能不能为你说的这句话负责。“    “慕清泠,你横什么?明明就是你自己交的货物有问题,还敢在我们面前嚣张?这批货我们方家不要,你等着赔违约金吧。”方彤漂亮的脸上有些狰狞,声音异常凄厉和轻蔑道。    毫无疑问,方彤就是故意的,我怎么可能让方彤如愿?    我刚想要解释的时候,那个刚才开口说话跟着方浩然一起的外国男人,指着我身后的那些衣服,发出一声赞叹,随后便和方浩然不知道在嘀咕什么,因为他说的语言我不是很懂,而且,说的太快了,我完全跟不上他的节奏。    “将慕清泠赶出去。”方彤嚣张的声音划过我的耳膜,我蹙眉看了方彤一眼,看到方彤身后的保安朝着我走过来,就要将我和林曼赶出去的时候,方浩然开口了。    “住手。”    我紧张的看着方浩然,林曼也是。    方彤见方浩然帮我说话,有些生气的朝着方浩然道:“爸,这批货我们方家不要,你看看慕清泠都做了什么,这批货,完全和合同上写的不……”    “法雷尔先生很喜欢。”方浩然成熟俊美的脸上带着些许满意的看着我,随后朝着方彤说道。    方彤的脸倏然僵硬了,而我则是一脸欣喜道:“方董,我在这批货的设计上稍微改动了一下,不过你放心,这批货的选材还是一样的。”    “你做事,我自然是非常信任的。”    方浩然看着我,目光温和道。    听到方浩然这个样子说,我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法雷尔先生,就是刚才那个说话的外国男人,原来这个男人,就是这一批货的主人。    他很欣赏我的设计,在接收了那批货之后,支付剩下的定金之后,还额外给了我一百万作为奖赏。    当他将支票给我的时候,我立刻摇头:“法雷尔先生能够喜欢我做的衣服,我很高兴,这笔钱,我不能要。”    “这个是我给你的辛苦费,不需要推辞。”法雷尔先生是一个很豪爽的人,他说算是给我做出这么好衣服的奖赏,我也不好继续推辞,要是继续推辞的话,就会让人很矫情。    我看了法雷尔先生一眼,便将支票收了起来。    我和法雷尔先生讨论了一下关于下一批订单的事情之后,才离开了方氏集团。    离开的时候,方彤气的要吐血,一双眼睛满是狠毒的看着我。    “清泠,你看到没有?刚才方彤的脸色,哈哈哈……实在是太好玩了。”在回去的路上,因为这一批货成功交货,林曼的心情也非常好。    我抿唇笑了笑,看着手中的支票,摇晃道:“这个月我们有了额外的收入,今晚我们就去水晶萃,大家明天休息一天,后天正式开工了。”    毕竟我们一起一个星期都在不眠不休的赶工,大家都很累,我希望今晚吃喝玩乐之后,明天大家就可以养足精神,后天精神满满的继续工作。    “我怎么发现你越来越有老板的派头了。”林曼摸着下巴,瞅着我,笑嘻嘻道。    我敲了一下林曼的额头,挑眉道:“那是,你也不看看我是谁,走,我们现在马上就去定餐。”    能够顺利完成方浩然的订单,我也非常开心,而且,这一次也算是因祸得福,我竟然再度的拿到了法雷尔先生新的订单。    他旗下的酒店,需要定制一批统一的制服,但是要和别的酒店不一样,表现出特色,让客人眼前一亮,过目不忘的制服,他的要求很简单,就是要简洁大方,甚至是优雅迷人。    我已经有了构思了,明天我就可以开始帮他设计,而且这一次,可是一笔大订单,他旗下的酒店就有一百家,分布在全国各地,一个酒店就有上千的员工,折合起来,这就是一笔大收入,我自然要好好对待。    虽然我现在的时间有些紧迫,但是为了还债还有将席氏集团撑下来,我必须要努力才行。    设计大赛也渐渐逼近了,我的时间越来越不够了。    水晶萃。    今晚是我给员工的庆功宴,我用法雷尔先生给我奖赏的钱,弄了三个奖项,发给了这一次最给力的员工,第一名是一万,第二名是八千,第三名是五千。    每个员工增加了一千块钱,算是这一个星期的加班费。    大家越来越有干劲,我也非常欣慰。    宴会到了中央的时候,我喝了一点酒,脑袋晕乎乎的便和员工说了一下,就去了洗手间。    今天实在是太高兴了,忍不住多喝了一点。    我晕头转向的在水晶萃的走廊找厕所,却怎么都找不到。    我在幽静的长廊里转来转去,整个人都晕乎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