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曼听到我这个样子说,似乎很生气的样子,她刚想要说什么的时候,我一把抓住了林曼的手,无奈的解释道;“林曼,你先听我说完。”    “我答应过方董,我会如约的将这批货交给方董,而且,违约的话,对于席氏集团更是雪上加霜的。”    “你和方董的关系这么好,他也非常赏识你,只要我们和他说明原因,他不会怪罪我们的。”    “作为一个集团的管理者,要是连这种突发情况都没有办法解决,你让那些合作的公司怎么看我们?”我定定的看着林曼,轻声道。    一个公司,最重要的就是信任,只要我给足了信任,我相信会有人看到,他们会摒弃之前的芥蒂,再度和我们席氏集团合作的。    “你……”林曼似乎被我说动了,却还是有些生气我不把自己的身体当一回事。    “我的身体,我自己知道,我很好。”    我知道林曼是关心我,我伸出手,捏了捏林曼的手心,淡淡的笑道。    “随你。”    林曼气鼓鼓的甩开我的手,明明已经赞成我此刻的做法,却还是别扭的不肯承认。    我看着林曼这个样子,忍不住笑了笑。    我让林曼帮我收拾东西,立刻去作坊。    办理好所有的一切之后,林曼便扶着我离开病房,我们坐上电梯到医院一楼的时候,我走出电梯,就感觉一道熟悉的目光落在我的身上,就和上一次和辛乌在餐厅那道目光是一样的。    我反射性的回头,想要看清楚,一直盯着我看的人究竟是谁。    但是,出乎我的意料的是,我竟然什么都没有看到。    难不成,又是我的错觉?    我回头,有些纳闷的看了林曼一眼。    “怎么了?”林曼见我神色有异的样子,忍不住朝着我问道。    “没有,只是我总是觉得好像是有人一直盯着我看的样子。”    “在哪里?”林曼一听,搓着手臂,一副毛骨悚然的问道。    我有些好笑的看着林曼这幅胆小的样子,促狭道:“骗你的,我们快点去作坊吧。”    “清泠,你真的是变得越来越坏了。”    “有吗?我觉得我一直都很坏。”    “哈哈哈……”    我和林曼有说有笑的朝着医院大门口走去,却没有看到,在离我刚才站着不远处的地方,有一道黑色的影子,神色复杂难辨的盯着我离开。    若是我当时回头,或许就可以看到……    ……    “清泠,这些我们要怎么处理?我看已经没有办法了,只好和方董说一下。”    我们从医院回到作坊之后,我直接让厂长将仓库的门打开,我和林曼来到了那些已经分类的衣服里巡视了一下。    员工将染色严重和咬的严重的衣服放在一起,然后以此类推,从重到轻。    我一路看下来,看着那些破掉的衣服,眉心不由得微微拧起。    “不需要。”我摇摇头,不建议林曼和方浩然说延期交货。    我不想要方浩然失望,要是我连这种难关都过不了,那么,我也没有资格继续下去了。    “但是,这些染色很严重,我们用了各种漂色的办法,最终还是失败了。”林曼满脸忧愁的朝着我说道。    我拿起那件染色最严重的衣服上下打量了一下。    这些五颜六色的衣服,渲染在衣服的右侧,袖子衣摆都有这些污渍,既然这个样子的话,那么,我只好……    我的眼眸微微闪烁了些许的光芒,脑子闪过一道白光。    “林曼,帮我准备一下画笔。”我将那件衣服拿起来,放在桌上,朝着林曼命令道。    “清泠,你想要做什么?”林曼不明所以的看着我问道。    “等下你就知道了。”    我让林曼将画笔和颜料拿过来之后,就开始伏案作画。    我想到了一个很好的点子,可以将这些染色的地方,变成有用的图案。    我从十一点开始画,一直到了两点,终于将一件衣服弄好了。    “林曼,醒一醒。”    “怎么了?要吃饭了吗?”林曼被我摇醒之后,擦着嘴巴的口水,一脸懵逼的看着我说道。    听到林曼的话,我不由得一阵好笑。    “吃什么饭?现在是大半夜的。”我黑着脸,抽了抽嘴角道。    林曼揉着额头,打了一个哈欠,抱怨的朝着我嘀咕道:“清泠,大半夜的,你叫我干什么呢?我好困。”    “你看看,这个样子怎么样。”    我将自己弄好的成品图交给林曼,一脸得意道。    林曼将我手中画好的衣服拿过来,看了一眼之后,吃惊道:“你将这些染色都绘画成了图案。”    “嗯,这些都是七彩的颜料,我化成了七彩的花,配合着中国特色的祥云,看起来比以前还要的漂亮。”    “的却是很漂亮,我看着都很喜欢,只是,这些颜料,应该很容易褪色吧。”林曼为难的看着那些漂亮的图案道。    “不必担心,关于这点,我已经想到了解决办法,明天你去找一下刺绣工人,将绘好的衣服,用刺绣就可以了。”    “哇,你好聪明。”    林曼一脸兴奋的看着我说道。    “这个样子,我们就可以解决这一次的危机了,我刚才已经通知厂长,让他立刻去找美工,明天开始,所有人都加工,一定要将这批衣服尽快的弄好。”    我看着林曼,淡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