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我没有说这件事情是慕辰做的,我只是想要问慕辰,他既然看管仓库,为什么仓库里会出现老鼠和衣服被扔进染色缸的事情。”    “谁知道这件事情怎么发生的,兴许是那些员工自己不小心弄进去的,你现在是将这些罪推到我的头上吗?”慕辰火气很大的对着我低吼道。    我平静的看着慕辰怒气冲冲的样子,讥讽道:“我都没有说这些事情是你做的,你这么大嗓门,是在表现出心虚吗?”    “好了,清泠。”慕辰双眼殷红,像是要将我吃掉一样,我也不甘示弱的看着慕辰,这个时候,妈妈突然开口,打断了我和慕辰的对视。    慕辰暴戾的看了我一眼,朝着我哼出一口气,对着我竖起中指道;“慕清泠,我告诉你,有本事你就去找证据证明是我做的,没有本事就不要诬陷我,要不然,我要你好看。”    慕辰嚣张的说完,便离开了慕家。    我看着慕辰离开,拳头不由得握紧。    “清泠,你怎么可以这么过分的怀疑慕辰做了这些事情?你不怀疑你的员工,反倒怀疑自己的亲弟弟,你这是什么意思?”我还没有回神,妈妈已经朝着我一顿说。    我皱眉看着妈妈一脸生气的样子,淡漠道:“妈,刚才方彤来了是不是?”    “你……胡说什么?”妈妈似乎也没有转过来,没有想到,我转移话题这么快,她起先有些惊愕的看着我,随后便有些心虚的撇头。    “我刚才看到方彤的车子经过,你们是不是和方彤窜通好了?”    我冷眼看着妈妈,目光犀利道。    如果这件事情真的是慕辰和妈妈做的,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他们两个人。    “慕清泠,你不要太过分了,你先是怀疑你弟弟毁了你的作坊,现在又怀疑我和彤彤从窜通要陷害你,你的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妈妈?我怎么这么命苦,生了你这么一个女儿。”    妈妈捶胸顿足的朝着我大叫道。    我看着妈妈撒泼的样子,心微微缩紧。    “这件事情,我会调查清楚的,要是让我知道这件事情和方彤有一点关系,我会亲手将方彤送到警察局。”    这一次毁掉的资金有几千万,光是这些金额的数目,足以让方彤在监狱里呆一阵子了。    “你……你不可以,彤彤什么都没做,慕清泠,你为什么一定要抓着她不放。”    妈妈错愕的看着我冷漠的样子,随后面色惶恐的朝着我摇头道。    “我不知道你和方彤有什么联系,你为什么这个样子帮着方彤,但是有一点我要警告你,方彤敢做,就要承担后果,她在敢招惹我,我便不会手下留情,还有你们两个也是一样,不要再让我失望。”    丢下这句话,我也不看妈妈撕心裂肺的咒骂,直接开车离开了慕家。    我给了妈妈和慕辰一次一次的机会,要不是看在我们是亲人的份上,我真的不会理会他们一下了。    但是,这件事情我一定会彻底的查清楚,要是真的是慕辰他们窜通,我便让他们自食恶果。    ……    “砰。”我想着这些事情,完全忘记了自己还在开车,一不小心便撞到了一辆车子,我整个人都朝着前面的挡风玻璃扑过去。    “唔。”脑袋磕到玻璃上,黏黏的液体从我的额头流下来。    我有些迷蒙的想要看清楚前面,却怎么都没有办法看到。    好晕……    “小姐,你怎么了?小姐……”    我听到车门被人打开,随后有人拍着我的脸颊,一直在叫我。    我一点力气都没有,眼前一片的模糊,就连靠近我的人的样子,我都看不清楚。    “阿威,怎么回事?”    “老板,这位小姐撞上我们的车子,受伤好像是很严重的样子。”一道清冷莫名的声音,在我的头顶响起。    随后,我模糊中,看到了一张熟悉陌生的脸。    席慕深……?    是席慕深对不对?    我就知道,你还没有死,我就知道,你是生气了,故意躲着我的……    “我知道……你没有死的,我一直都知道……你只是生气了,所以才会躲着我的……你……说过,会相信我的……你说过的……”    我断断续续的呓语着,一遍遍的重复着。    “将她送到医院去。”冷漠的没有一点温度的声音,仿佛要将我整个人冻僵一般。    我勉强的睁大眼睛,想要看清楚这张我俊脸了许久的脸,可是,不管我怎么努力,却只能够看到一些模糊的印记,最终,黑暗渐渐的将我吞噬掉,我什么都看不清楚了。    ……    “滴滴滴。”我听到一阵滴滴滴的声音之后,有些迷蒙的睁开眼睛。    刺目的白色,恍惚了我的眼睛,我有些眩晕的看不清楚自己此刻究竟在什么地方。    直到林曼漂亮的脸靠近我,我才勉强的回过神。    “清泠,你感觉怎么样?”林曼小心翼翼的扶着我,在我的背后放了一个枕头。    我吞咽了一下口水,哑着嗓子道:“林曼……我这是……在哪里。”    “你忘记了吗?你开车和另一辆车子撞上了,好在只是受了一点轻伤,你真的要吓死我了。”林曼有些抱怨的看着我说道。    撞上别人的车子?    我的脑子有些眩晕,听着林曼喋喋不休的话,脑子里闪现出些许的片段。    我想起来了,我从慕家出来的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