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清泠,我会等着看你的下场的。”方彤凶狠着一双眼睛,像是要将我整个人吞进肚子一般。    我看着方彤的目光,冷嘲的笑了笑,面无表情的用力将方彤的身体推开。    我现在真的是懒得和方彤在这里废话了。    我皱眉,甩开了方彤,便要离开的时候,一道清脆的声音划过我的耳膜。    我看过去,就看到一条项链被甩到了地上,大概是刚才我和方彤争执的时候,方彤的项链掉在地上了吧?    我弯腰将那个项链捡起来,看了一眼之后,才发现,这个项链就是我在照片上,看了无数次的项链。    “还给我。”我正看着手中的项链发呆的时候,方彤像是疯了一般,将我用力的推开。    我整个人都撞到了墙壁上,我黑着脸,看着方彤着急的将项链从我手中抢走。    “慕清泠,你给我等着,我不会就此罢休的。”方彤攥紧手中的项链,朝着我凶狠道。    我撇唇,一点都没有将方彤的话放在心上。    方彤离开之后,我才从地上站起来,我有些出神的看着刚才项链待过的地方,脑子里仿佛有什么东西,一直在钻心的疼一般。    那个项链……真的好熟悉,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每次我看到那个项链的时候,情绪波动就这么大?    我一定是见过那个项链,或者说?那个项链其实是我的?    我被自己的这个想法给吓到了,立刻摇摇头。    席慕深曾经说过,他就是因为这个项链,才知道救了他的人是方彤的。    我以前从未遇过绑架的事情,更何况是在这么小的年纪?    十二岁那年?我有没有遭受过绑架?    我按压着有些难受的太阳穴,怀着奇怪的心情离开了方家。    我回到自己的住处之后,刚想要打开电脑,准备开始这一次的设计大赛的图纸,不想,林曼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说是作坊出事了。    我匆忙的赶到了作坊的时候,看到工人垂头丧气的拿着衣服,在哪里不知道在嘀咕什么。    我过去的时候,厂长立刻上前,有些担心的朝着我说道:“慕董,真是对不起,都怪我没有好好管理作坊,才会出了这个事情。”    “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这些布料会全部被染色了?”    我沉下脸,走到那些已经制作出来的衣服面前,拿起被染成了彩虹色的衣服,有些生气道。    这一批就是要运送到方浩然公司去的,他们要运送到国外去的一批很重要的订单。    这一批货,从设计和用料,还有采购方面,我都已经严肃的叮嘱过,而且,这一切都是我亲自弄得,弄好之后,我便让作坊的人一定要仔细,要小心,这些都是高档用品,用料方面都是非常好的,不能够有一点瑕疵。    现在竟然全部被染色了,不仅会消耗制作时间,还有就是提交订单的时间。    和方浩然商量好的成交时间,就在一个星期之后,现在就算是我重新采购,让作坊的人日夜加工,只怕也没有办法来得及,毕竟这些衣服,制作工序非常麻烦。    “我们也不知道,今天早上来到作坊,就发现这些衣服全部浸泡在染缸里,我们发现之后,将衣服全部拿出来,想要挽回损失……可是……”制作衣服的员工,战战兢兢的朝着我解释道。    “慕董,现在要怎么办?这些染色剂,我用了很多方式,都没有办法完全漂干净。”厂长越满脸忧色的看着我说道。    我抓起那个衣服,看着上面的彩虹色染色剂,脑仁一阵钻心的疼。    “被染色的衣服,有多少?”    方浩然定制了三千五百套这种款式的衣服,每一件都是限量版的尺寸和风格。    为了制作这些,我耗费了心血,现在竟然出现了这种事情。    “我刚才数了一下,一共被染色的是一千五百套,还有两千套没有被染色,但是……”厂长说着,结结巴巴的看了我一眼,似乎说不出后面的话了。    “说,还有其他两千套怎么样了。”我听到厂长欲言又止的样子,心猛地沉了下来。    听厂长的意思,肯定是另外两千套也出了问题。    “另外两千套,被老鼠……咬破了。”厂长战战兢兢的看了我一眼,结结巴巴道。    什么?被老鼠咬破了。、    我被厂长的话弄得浑身一颤。    我面如死灰的看着面前被染色的衣服,想到还有一个星期就要交货,我在方家还信誓旦旦的和方浩然说,一定会按照约定,将衣服送过去的,现在只有一个星期的时间,我要怎么将这些货交给方浩然?    现在究竟要怎么办?    我无力的放下手中的衣服,有些疲惫的看了厂长一眼。    “你们去挑选一下哪些染色比较严重,那些被咬破的比较严重,按照比例分类的放好。”    “是。”    那些员工离开之后,我勉强镇定的看向了厂长,厉声道:“你究竟是怎么看着这批货的,我之前一直和你说,这批货非常重要,一定要小心的看好,现在有事染色,有事老鼠的?我们作坊什么时候有老鼠的存在?”    “慕董,这件事情,我也觉得很奇怪,我们作坊一直很干净的,今天打开仓门的时候,突然涌现了好多老鼠,我当时也被吓到了。”厂长被我严厉的口吻吓到了,忍不住朝着我解释道。    我抿唇,冷冷的看了厂长一眼,有些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