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氏集团招聘保安这一块,是人事那边的,我虽然接下了席氏集团的全部事情,但是招聘这一块,我是不会管的。”    我淡淡的看了妈妈一眼道。    虽然不懂慕辰是真心想要帮我还是有别的目的。    “那行,我会让你弟弟去应聘的,到时候你多多照顾一下你弟弟就好了,毕竟我们是一家人。”    妈妈这一次没有强行要我将慕辰塞进公司,倒是让我多少有些意外了。    感觉我住院这三个多月,妈妈和慕辰好像是变了很多的样子?    还是这一切都是我的错觉?    吃完饭之后,慕辰就说要去席氏集团拿求职表开始应聘,妈妈拉着我去了她的房间,一个劲的说对不起,那些事情都是萧雅然让她做的,她才会将那些伪造的录音交给我,还有那个日记本。    我原本不想要追究这件事情的,但是既然她主动提出来了,我便顺着她的话问她。    “真的是萧雅然?”    其实我有些不相信,这个笔记本和录音是萧雅然交给妈妈。    毕竟,虽然萧雅然一再的想要利用我父亲的死这件事情,挑起我对席家的怨恨,但是,妈妈这边的录音和笔记本,恐怕不只是萧雅然这么简单。    “当然是他,除了他还能是谁?以前我还以为这个萧雅然是好人,没有想到,他竟然做出这种事情,清泠,好在你没有和萧雅然在一起,要不然,你以后的日子只怕不好过了。”妈妈的眼底闪过一抹光芒,虽然很快,却还是被我扑捉到了。    妈妈在撒谎。    这件事情,肯定和方彤有关系。    “妈,你和方彤是什么关系。”我状似无意的将话题跳过,直接问她和方彤的关系。    妈妈听到我这个样子问,脸突然变得僵硬起来。    她小心翼翼的抬头,仿佛在斟酌要怎么和我说的样子。    我看着妈妈这幅战战兢兢的样子,淡淡的继续问道?:“你好像是很喜欢方彤的样子,你们以前就认识吗?”    我真的不知道妈妈以前和方彤认识?    毕竟方彤是明星,又是豪门家庭,和我们家完全不搭,就算是之前妈妈在方彤家里当过保姆,但是那都是很早之前的事情吧?那个时候方彤也才刚出生,他们的感情时候这么好了?    况且,我和方彤一直都是死敌,她恨不得我死,我也恨不得她死的关系。    上一次方彤诬陷我对她下手,我差一点被关在警局出不来,好在我留了一手,让方彤没有机会栽赃我,妈妈在病房里,还为了方彤打我?    妈妈对方彤这种奇怪的举动,引起了我的注意。    “彤彤是一个好孩子,她是一个很善良的孩子,清泠,我不许你欺负彤彤。”妈妈看着我,一脸强硬的朝着我说道。    听到妈妈说方彤善良,我不由得嘲笑的勾唇?:“妈,我没有听错吧?你现在是在说方彤善良吗?”    方彤要是善良,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善良的人了。    妈妈似乎被我的话刺激了一般,情绪突然变得异常激动,对着我态度强硬道:“我说过,彤彤是一个很善良的孩子,我告诉你,不许你伤害彤彤,听到没有。”    “彤彤?你们的关系还真是亲密?”我讥讽的起身,冷淡的看着妈妈。    为了一个外人,妈妈总是伤害我,我现在严重怀疑,我不是她生的。    “总之,你要是敢对她下手,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儿?”我看着妈妈激动的样子,凉凉道。    “你……你胡说什么?彤彤是方家的大小姐,是千金大小姐。”妈妈被我的话刺激了,似乎心虚和激动的对着我咆哮起来。    “妈,我才是你的女儿,你一个劲的为方彤说话,会让我怀疑,你和方彤有什么见不得光的关系。”我凉凉的看着妈妈变得异常憋屈的脸,面无表情道。    “你真的疯了,你是慕家的孩子,清泠,你一定要记住,你是慕家的孩子,真的是我们慕家的孩子。”    为什么妈妈总是要强调我是慕家的孩子?    我皱眉,没有理会妈妈神神叨叨的话,不管方彤和妈妈究竟有什么不可告了的关系,只要方彤不招惹我,也不会理会方彤,但是,一旦她不知死活的招惹我,我便不会对方彤手下留情了。    ……    我将整个席氏集团接下来,承受了席氏集团全部的债务,外界的人都说我是一个傻子,席氏集团明明就要倒闭了,我竟然还将席氏集团接下来,绝对是脑子有问题。    不管那些人怎么看我,我依旧固执的做我的事情。    因为席氏集团之前传出了那些事情,名声差到了极点,根本就没有生意上的伙伴会投资席氏集团。    但是我相信,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我的努力,一定会得到回报的。    我开始在网上接单,但是,情况不是很顺利,因为之前事情的影响,已经影响了我在网上的信誉度。    我没有气馁,依旧将自己每天画的设计图,摆上网上的工作室,就是希望有识货的伯乐,可以看到我这批千里马。    林曼也过来帮我,我们两个人,共同支撑了整个席氏集团。    萧雅然倒是一直没有过来找我的麻烦,听林曼说,最近萧雅然也没有空理会我,大概是席慕深已经死了,让萧雅然松了一口气,萧雅然现在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了扩张他的时光集团,自然无暇顾及我。    “清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