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为你父亲的死是席家做的吗?萧雅然的话你也相信,你真的是蠢得无可救药了,你父亲的死,至始至终都是一个意外,什么日记,什么录音,统统都是假的,你要是还相信萧雅然的话,我也无话可说,可是,我要告诉你慕清泠,席慕深是欠了你,欠了你的孩子的,可是,现在他还了你,明明知道你和萧雅然勾结,他还是没有阻止你,他以为,你是爱他的,结果,你依旧只是想要报仇?现在他死了,你不是应该高兴吗?你如愿以偿了?他为了你,几次差一点没命,他这么爱你,你是怎么对他的?你说,你有资格死吗?”    司徒傲尖锐的咆哮,仿佛刀子一般,硬生生的要将我的心脏都给割开。    我难受的按住胸口的位置,痛苦的喘息着。    席慕深……你真的恨我到了这个地步吗?为了恨我,你连宝宝都带走了。    席慕深……    ……    “清泠,够了,你要维持这种状态到什么时候?”一个月后。    我渐渐的沉默下来,我仿佛蜗居在自己的世界里一般,不管任何人和我说话,我都没有任何的反应。    我只是抱着自己的身体,固执的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    林曼每天都会过来陪我,给我熬汤,还帮我洗澡,照顾我,陪我说话,就连我妈妈都没有对我这么好,可是,林曼却这个样子照顾我。    我不知道不知道,不是不感激,只是,我现在心死了,除了想要死,什么都不想做。    林曼生气了,将碗砸到桌上,怒冲冲的对我低吼道。    我微微的转动了一下眼睛,沉默不语的看着满脸怒火的瞪着我的林曼。    “你这个样子,孩子能够活过来吗?席慕深能活过来吗?你要是现在不振作,席氏集团就要被人收购了,你不是想要守住席慕深最后的东西吗?”    林曼的话,让我死灰一般的瞳孔有些一点的生机和活气。    席氏集团……    没错,这是席慕深的公司,不可以让别人拿走,哪怕他已经名存实亡了,哪怕已经负债累累了,也不可以让别人拿走。    “我要……吃饭。”良久,我僵硬的扯着唇角,看着林曼,露出一抹近似哭泣的声调道。    林曼红着眼眶,扑到我的怀里,抱着我的肩膀道:“清泠,你要好起来,我认识的慕清泠,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知道吗?”    我无力的抬起头,看了林曼一眼,转动了一下眼睛,哑着嗓子道:“对不起,林曼,让你担心了这么久。”    “不久,只要你可以振作起来,我就很开心了,我认识的慕清泠,不会被任何事情打倒的,你要站起来,你要站起来报仇。”    对,我要报仇,我要和萧雅然竞争。    他将属于席慕深的东西都夺走了,我便要将那些东西,统统都夺回来。    那些东西,都是席慕深的,萧雅然,从今天起,我不会让你得逞了。    ……    自从林曼和我说了那些话之后,我便强迫自己要变得强大起来。    我每天都逼着自己,因为上一次的早产,我的身体变得很差,修养了近三个月,才恢复了健康。    我出院的那一天,叶然过来看我,她红着眼睛,将我抱住。    “对不起,我不知道。”    叶然看我的第一眼,就是和我道歉。    我知道叶然说的是什么,她当时和方浩然带着方彤出国治疗了,所以他们都不知道席慕深被枪决那天,我动了抬起早产,孩子在母体里憋死了,我也在医院躺了三个多月。    “没事,我不怪你。”我看着眼前这个像是母亲一样的女人,轻轻的摇头道。    我喜欢叶然,单纯的喜欢叶然看着我的眼神。    叶然看着的眼神,仿佛在看世间最宝贝的东西一样。    “苦了你了,以后你要是有什么要帮助的,直接和我说,只要是我可以做的,我都可以帮你做。”叶然摸着我的头发,温暖低柔道。    我摇摇头,淡淡道:“我不会依靠任何人,我可以自己站起来,我想要打造一个属于我自己的天地。”    “席氏集团负债二十多个亿,你确定要将这些债务都背负吗、”叶然知道我要将席氏集团接管下来,她有些担心的看着我问道。    “我确定。”我定定的看着叶然,抬起头,看着头顶的蓝天说道。    “终有一天,我会站在最高的位置,告诉所有人,想要做的事情,就必须要去做,不管成败如何。”    “你和浩然真的很像。”叶然听到我说的话,有些感触道。    我笑了笑,腼腆道::“我怎么可能和方董比,他以前可是白手起家,而且,短短半年就变成了整个京城的十大富豪之一。”    “他的却很有本事,不过,你的个性和他很像,都这么倔。”叶然打趣道。    我有些羡慕叶然和方浩然之间的感情,听说他们夫妻结婚几十年了,却从未吵架,方浩然虽然身处高位,身边自然也是美女环绕,但是方浩然从未做过对不起叶然的事情。    两人是上流社会的模范夫妻,在上流社会的豪门圈里,能够有感情这么深的夫妻,真的是非常少见的。    “清泠。”正当我和叶然聊天的时候,背后传来了妈妈的声音。    我回头,就看到她拎着一个饭盒过来。    我住院这些天,她也经常会过来,但是没有林曼跑的那么勤快的,我听说最近她好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