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慕深任由方彤打自己,却没有将方彤推开。    方彤发出撕心裂肺的大叫声:“席慕深,你怎么可以这个样子对我,怎么可以?你说过会爱我的,你忘记了我是你的救命恩人吗?你怎么可以这么忘恩负义,怎么可以。”    “够了。”    席慕深沉下脸,冷冷的看着方彤。    “不要在无理取闹了,方彤。”    “席慕深,你爱慕清泠,可是,慕清泠却和萧雅然勾搭,将你的公司毁了,现在还和萧雅然联手,将你关在这里,唯一可以救你的就是我,只要你答应我,和慕清泠断绝所有关系,将孩子拿掉,我可以不计较以前的事情,我们两个离开京城,好不好?慕深。”    方彤抓着席慕深的手,恳求道。    席慕深没有说话,一张冰冷的俊颜浮现出丝丝异常寒冷的气息。    我有些紧张的看着席慕深的表情,心中涌起一股奇妙的感觉。    席慕深会做出什么选择?会答应方彤的话吗?    “对不起。”良久,就在我紧张不已的时候,席慕深目光带着些许暗淡的朝着方彤道歉。    “席慕深,慕清泠杀了你的母亲,你的母亲被慕清泠杀了,这个样子,你是不是还想要和慕清泠在一起。”    “方彤,你胡说什么?”    我再也听不下去了,没有想到,方彤到了这个时候,还想要抹黑我。    看来,王兰的事情果然不是这么简单,指不定就是方彤找人干的。    “你刚才说什么?”席慕深阴着脸,抓住方彤的手,对着她沉声道。    我看着席慕深这个样子,担心他会误会我王兰是被我杀了的,张嘴就要解释的时候,方彤却对着我露出一抹一样恶意的冷笑。    “慕深,你还不知道吧?慕清泠杀了你的母亲,整个京城的人都知道慕清泠是一个杀人凶手,不仅是这个样子,她原本应该被抓了的,可是,是萧雅然将她带出来的,她和萧雅然还有联系,他们肯定是还有阴谋的,慕深,你不要相信慕清泠这个女人,她这么恨我们,你不要上了慕清泠的当。”    “席慕深,事情不是这个样子的,你听我……”    “慕清泠,我妈妈死了,对不对?”我看了方彤那张有些扭曲的脸一眼,担心席慕深会受到方彤的影响,忍不住和席慕深解释。    可是,我的话说到一半,席慕深松开了方彤,直接朝着我走过来。    他在监狱的这些天,身形消瘦的厉害,那张原本俊美的脸,此刻更是深刻冰冷。    那双幽深冰冷的眼眸,紧紧的盯着我,似乎带着些许阴霾和冷酷的凝视着我。    被席慕深用这种目光看着,我的心中难免泛着些许的酸楚。    “是,你妈妈……为了救我……死了。”我艰难的将这些话说话,一边方彤唯恐天下不乱一般,对着我讥讽起来。    “慕清泠,你撒谎,明明就是你将王兰杀了,你就是嫉恨王兰以前那个样子对你,而且,你害了慕深,害了整个席家,王兰经常找你麻烦,你气不过,就将王兰抓起来,杀了王兰。”    “你给我住口。”我冷下脸,对着方彤呵斥道。    “你……”方彤没有想到我会这个样子对她吼,姣好的面容扭曲变成,有些愤怒的瞪着我。    “阿漠,你将这个疯女人先带出去。”有方彤在这里,我怎么和席慕深说话。    我不耐烦的看着张牙舞爪怒视着我的方彤,朝着门口的阿漠吩咐道。    阿漠什么都没有说,直接抓着方彤的手臂,毫不怜惜的便扯着方彤往门口走。    方彤扯着嗓子,异常羞恼的大叫起来?“慕清泠,你这个死女人,你想要做什么?放开我。”    “你可以叫的在大声一点?”我掏了掏耳朵,嗤笑了一声,冷嘲的看着方彤憋屈的样子。    现在我没空对付方彤,等我将萧雅然解决之后,就和方彤好好算账。    “慕清泠,我妈妈是怎么死的。”没有了方彤,整个牢房变得异常安静。    席慕深眯起眼睛,盯着我的眼睛说道。    我抬起头,深呼吸一口气,缓慢道;“如果我说,你妈妈的死,和我没有关系,你会相信我吗?”    就算是外面有很多人都认为是我杀了王兰,但是,我只想要知道席慕深的想法?席慕深是不是也认为,是我杀了王兰?我也仅仅只是想要知道席慕深的想法。    席慕深目光幽冷的盯着我看了许久之后,才沉沉道:“我相信你。”    “你妈妈是被人带到了紫铭路后山的仓库,我接到她的电话,她说让我去救她,我过去的时候,你妈妈身上还有被人打了的伤痕,我想要带着你妈妈出去的时候,仓库的门被人关上,接着就有人放火,想要将我们两个人都烧死,我让你妈妈从窗子逃出去救火,你妈妈将我救出来之后,我们就要离开仓库,这个时候,几个男人出现,一刀刺中你妈妈的腹部,你妈妈就死了,我因为动了胎气,昏迷过去,醒来就说是我杀了你妈妈,侦办这一次事情的警察还说,我当时拿着带着你妈妈血的刀子。”    我将事情的原委简单的和席慕深说了一下。    我相信,以席慕深的智慧,一定可以找出这件事情的端倪的。    这件事情,看起来,好像是有物证什么的,但是,仔细看疑点重重。    我为什么要杀王兰?我既然杀了王兰,为什么不逃走,那个地方又没有人,我还倒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