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走进客厅,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萧雅然,他端着一杯红酒,身上穿着一件浅灰色的居家服,今天他没有去上班,就像是专门坐在客厅等着我的到来。    “我就知道你会过来。”萧雅然放下手中的酒杯,懒洋洋的朝着我说道。    “萧雅然,你真的……对我的孩子下毒了?”我抿唇,目光冰冷的看着萧雅然问道。    我到现在还是有些不敢相信,我肚子里的孩子,被萧雅然下毒了。    司徒傲没有检测出什么反应,我怀疑,是不是萧雅然故意这个样子说,让我放松警惕的。    “你不相信?”萧雅然轻佻眉梢,直接看了我一眼,邪冷的勾起唇瓣道。    我抱着肚子,直逼萧雅然的眼睛道:“你想要我怎么做。”    “你不是自诩席慕深很爱你吗?就让我看看你们之间的信任究竟多重,我说过,孩子和席慕深之间,你只能够选择一个,你要是不肯牺牲席慕深,就只能够牺牲孩子,我给了你选择,剩下的事情,就要你自己做。”萧雅然抬起手,冷嘲的看着我说道。    我看着萧雅然的脸,隐忍着心中的怒火,沉声道:“我要……孩子。”    席慕深……对不起,你相信我,我一定不会一直受制于萧雅然。    你等我,好不好?等我收集更多的罪证,我就救你。    “很好,既然你选择了孩子,那么,席慕深就是被牺牲的那一个了。”    萧雅然低笑一声,起身来到我的面前。    我看着萧雅然朝着我走进,警惕的瞅着萧雅然道:“你还想要做什么、”    “这么怕我?嗯?”萧雅然见我用这种目光看着他,不由得低笑了一声。    我皱眉的看着萧雅然,想要看看他究竟想要做什么。    萧雅然走进我之后,对着我的肚子,幽幽道:“我要你出庭指证席慕深是杀人犯。”    什么……    我的大脑,仿佛有什么东西在一瞬间被炸开了一般,我怔怔的看着萧雅然那张俊逸甚至是阴冷的可怕的脸,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舍不得席慕深,就只能够牺牲你的孩子了。”萧雅然勾起一抹恶魔一般的微笑,靠近我的耳边道。    我近乎带着憎恨的目光,瞪着萧雅然,冷冷道:“萧雅然,你会遭到报应。”    “是吗?我等着这个报应,慕清泠,这一切,都是你不好,你自己答应过会一辈子和我在一起的,可是你背叛我了。”    萧雅然伸出两根手指,修长干净的手指,用力的掐住我的下巴。    男人的力气很大,掐的我的下巴带着一个浅浅的印记。    我吃痛的发出了一声闷哼。    “这个样子就痛吗?可是,你知道我的心多痛吗?我是真的爱上你了慕清泠,可惜的是,你的心里只有席慕深,席慕深说什么,你都相信,哪怕曾经席慕深那个样子伤害你,你还是爱着席慕深,女人就是一个犯贱的生物,你说对吗?”    萧雅然眼神恐怖的看着我,冷冷道。    听到萧雅然带着疯狂和恐怖的话,我忍不住发出一声闷哼。    我咬牙,瞪着萧雅然道:“不要用你的嘴巴说爱这个词,萧雅然,你是这个世界上最虚伪的人了,你根本就不爱任何人,在你的心中,你最爱的,不过就是你自己罢了。”    如果萧雅然真的爱我的话,就不会做出这些卑鄙的事情了。    他只是想要利用我罢了,听到萧雅然说爱这个字,我只是觉得身体止不住的发寒。    “既然你要这个样子说,我也只能接受,可是,要不要毁掉席慕深,就要看你自己了,你不毁掉席慕深,我便亲手将你的孩子挖出来,送到席慕深的面前,让他看看自己的孩子死掉是什么滋味?不知道这个高高在上的男人,会不会疯掉?”    “疯子。”听到萧雅然带着阴毒憎恨的话,我的身体止不住的一阵发冷。    我第一次听到有人说出这么狠毒的话。    “呵呵,我的却是疯了,慕清泠,不要在挑战我的耐心了,我的耐心已经被你磨光了,还有七天,就是席慕深二审开庭的时候了,我要席慕深这一次,没有翻身的可能。”    一旦二审重新拟定之后,席慕深就没有办法在翻案了,就算是后面找到了新的证据,证明席慕深是无辜的,也会被法院那边驳回,席慕深可能会因此被改判成死刑。    萧雅然想要席慕深死无葬身之地。    让席慕深带着污点下地狱,萧雅然的这一招,果然狠。    可是,我究竟要怎么做?    我用力的捏住拳头,抿唇看着萧雅然,良久,肚子里的孩子,仿佛感受到我的挣扎一般,微微的晃动了一下。    我的手,异常僵硬的放在肚皮上,缓慢的闭上眼睛道:“我……答应你。”    为了我们的孩子,请你暂时忍耐一下,好不好?席慕深……    ……    我和萧雅然谈完话之后,便离开了萧雅然的住处。    我回到了自己的住处,便坐在客厅,看着电视一直在发呆。    阿漠将王兰的后事处理之后,决定在三天后帮王兰办丧事。    我被当成杀害王兰凶手的帖子,在京城的论坛上成为了热搜。    我上网浏览了一下,下面有很多的人都在攻击我,说我没有得到法律的制裁,让他们对京城的法律失去了信心至如此类的话。    还有人建了聊天室,里面都是一些对我非常偏激的话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