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兰。”看到王兰倒在地上,不断抽搐的样子,我着急的想要去抓王兰,可是肚子的疼痛,让我没有办法弯腰,我只能够撑着腰部的位置,着急的叫着王兰的名字。    “走。”那个杀了王兰的男人,冷冷的看了我一眼之后,将刀子扔到我的面前,便带着自己的人离开了这里。    我无暇顾及那些人是怎么回事,我只是艰难的蹲下身体,抓着王兰一直在抽搐的手叫着王兰的名字。    “王兰……你醒一醒,王兰……”    “慕清泠……”    王兰睁着一双眼睛,叫着我的名字。    我点点头,立刻回应道:“我在这里……你想要说什么?”    “走……快点……走……”    “我要带你一起离开。”    我摇头,吃力的想要将王兰拽起来,可是,我也没有什么力气,眼前一黑,整个人都朝着地上倒。    “孩子……”    在昏过去的一瞬间,我唯一的念头,就是……孩子不要出事。    ……    “滴滴滴。”我醒来的时候,就听到一阵仪器滴滴滴的声音,有些吵。    我慢慢睁开眼,刺目的光线,从我的眼前划过,我忍不住眯起眼睛,渐渐的适应了亮光。    “清泠,你终于醒了,太好了。”    我听到一声异常开心的声音,是林曼吗?    我眨巴了一下眼睛,抬起手,想要起身,却被林曼一把按住了手。    林曼抓住我的手,对着我小声道:“你先不要起来,医生说你这一次动了胎气,孩子差一点就出事了。”    “孩子……没事吧?”我一听,反射性的抱住自己的肚子道。    “放心,孩子现在已经安稳下来了。”    林曼看着我这个样子,对着我说道。    听到林曼说孩子没事,我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王兰。”突然王兰浑身是血的样子涌入我的大脑,我有些恐惧的睁开眼睛,用力的抓住林曼的手说道。    “她……死了。”林曼的声音不由得一沉,神色异常复杂的看着我说道。    “你……说什么?王兰……死了?”    我被林曼的话吓到,整个身体都僵住了。    “警察过去的时候,王兰已经死了,而且……”林曼说到一半,停顿了一下,目光异常复杂的看着我。    被林曼用这种目光看着,我的心猛地一沉。    一切都是阴谋,他们故意因我入局的。    “慕清泠小姐,我们是京城市公安局的,关于王兰被杀一案,希望你配合我们的调查。”    就在我浑身冰冷的时候,门口传来了警察的声音。    听到这个声音,我的脸色不由得一白。    我用力的捏住拳头,看着走到我面前的两个警察。    “警察先生,可不可以等她的身体好一点在接受调查,她毕竟是一个孕妇。”    “抱歉,我们这是例行办案,请你不要为难我们。”    说话的那个警察看了林曼一眼道。    林曼着急的还想要说什么的时候,我已经开口阻止了林曼。    “林曼,我没事。”    我看了林曼一眼,淡淡的摇头道。    林曼见我这么平静的说出这些话,有些着道:“清泠,你真的没问题吗?”    “不就是问问题吗?我还可以撑得住。”    我掀开身上的被子,勉强的从床上起身道。    警察没有给我戴手铐,毕竟我现在只是嫌疑人罢了,我坐上了警车,在那些人的目光下,来到了警局。    没有想到,我还没有将席慕深从监狱里救出来,到头来,我自己竟然也被人弄进去了。    这件事情,不会就这个样子算了的。    他们想要我屈服,简直就是妄想。    接下来,他们将我带到了审问室,那些人问了我很多问题,为什么要去紫铭路的仓库,为什么杀王兰。    我坚决否认自己杀王兰的事情,我自己都差一点被烧死了。    这些人估计之前就是想要烧死我,后面看到我和王兰出来,就想要用这种方法除掉我。    其心狠毒到了极点。    “我们在现场的刀子检测到你的指纹,王兰的身上也有你的指纹?根据我们走访的调查显示,你和被害者的关系一直都很恶劣,不排除你是处于对被害者的报复,才会杀了她。”    “除了我的指纹你们没有看到别的指纹吗?”我强迫自己用冷静的大脑回答警察的问题。    要是我现在不冷静的话,很有可能,被下套都不知道。    “你觉得会有谁的指纹?上面除了你的指纹,我们没有检测到任何的指纹。”    审问我的警察语气突然变得异常犀利道。    我听到之后,冷笑道:“没有别人的指纹就证明是我做的吗?我当时昏迷了,要是有人将我的指纹按上去的话,也是非常有可能的。”    “……”那些警察似乎没有想到我会说出这些话,盯着我,没有说话。    我思索了一下,淡淡道;“我今天要说的话都说完了。”    他们见问不出什么结果,便将我暂时收押。    我坐在冷硬的木板床上,将整件事情梳理了一遍。    不管我怎么想,都找不到任何有价值的信息。    第二天,我刚醒来,已经来到我的房间,将房门打开,对着我语气冷淡道?:“你可以离开了。”    我听到狱警的话,有些惊讶的看了那个狱警一眼。    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