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将自己的设计图交给维拉尔。    维拉尔是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男人,他看起来慈眉善目的,和之前那些轻浮的生意人很不一样。    他很认真的看了我的设计图一眼,抬头看了我一眼之后,用巴西语说道:“我很喜欢你们中国人设计的衣服,而且,中国旗袍在我们巴西很受欢迎,你的设计图很有特色,带着中国特色的民族风,我很满意。”    一边的助手帮我翻译之后,我听了之后,立刻谦虚道:“可以让维拉尔先生你喜欢,是我的荣幸,既然这个样子,不如我们就将合同签下来。”    维拉尔也是一个非常爽快的人,点点头,我见状,心下一阵欢喜起来。    我努力了一个多星期,熬夜赶出的设计图,终于有了回报。    我起身和维拉尔先生握手,就要和维拉尔先生签合同的时候,方彤带着一个穿着套装的女人走了过来。    “维拉尔先生,不如看看我们方氏集团的设计图,我爸爸是方浩然,你应该认识的。”方彤用流利的巴西语和维拉尔先生说话。    维拉尔先生的眼底带着些许欣喜的和方彤握手,然后歉意的看了我一眼,便和方彤的助手离开了。    我看着维拉尔先生离开,满脸怒火的瞪着方彤:“方彤,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刚才不是看到了?维拉尔先生现在想要和我们方氏集团合作。”    “你……”我看着方彤嚣张的样子,气的肚子都疼。    方彤勾起唇瓣,扭着腰身走进我,对着我阴森森道:“慕清泠,你有什么资格帮慕深?我警告你,慕深是我的,以后你和任何人合作,我都会插上一脚,我看你怎么维持席氏集团。”    “卑鄙小人。”我冷冷的看着方彤得意得意的样子,忍不住低吼道。    “和我斗,你就是在找死。”方彤冷笑的看着我,那双漂亮阴毒的眼睛,突然看向了我的肚子。    被方彤用这种目光盯着,我的后背不由得一寒。    我抱住肚子,蹙眉道:“你想要做什么?”    “慕清泠,我等着你的孩子死掉的那一天。”    方彤突然异常诡异的看了我一眼,笑得花枝乱颤的离开了咖啡厅。    看着方彤像个疯子一样离开,我的手不由得一冷。    方彤现在在我的心中就是一个疯子,一个疯子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不可预料。    所以我必须要提防方彤。    这一次的事情被方彤搞砸了,席氏集团再度陷入了危机,不知道是不是方彤在搞鬼的关系,原本和席氏集团签订了合同的合作方,纷纷离开了,甚至是连违约金都支付了,就是不肯和席氏集团合作。    “慕小姐,现在我们要怎么办?”    助手看着我,有些着急的问道。    我垂下眼睑,看了助手一眼沉声道:“别着急,你先去忙别的事情,我想想后面要怎么走。”    “好。”    助手离开之后,我一个人坐在办公桌上,我撑着脸,疲惫不堪的想着应对的计策。    方彤的却是很有本事,竟然可以让我好不容易拉到的客户一下子转投到方氏集团。    方彤想要利用这种手段,逼我吗?    “慕清泠,是你吗?你快点过来救救我。”    我正打算打电话给我一个大学的同学请教的时候,接到了王兰的电话。    王兰自从上一次骂了我之后,就没有出现在我的面前,我知道她被赶出席家,好像是回自己娘家的样子。    “怎么了?”我听到王兰慌张不已的声音,疑惑道。    “我在……紫铭路后山的仓库里,你快点救我,看在我曾经是你婆婆的份上,你救救我……嘟嘟嘟。”    “王兰?”    王兰的语速有些快,我还没有听清楚,电话就被切断了。    我皱眉的看着发出嘟嘟的电话,心下有些不安起来。    王兰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紫铭路?    我抓起桌上的钥匙,拿起手机给阿漠打了一个电话。    “慕小姐?”阿漠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    我吞咽了一下口水,按了一下电梯之后,对着阿漠说道:“阿漠,你现在在哪里?”    “我在陵城。”阿漠沉沉的声音让我有些错愕。    陵城?    对了,我们前天发现了几个出现在作坊的人,他们出现的时候,就是那几个客户死掉的时候,所以我让阿漠去陵城调查那几个出现在作坊的人,现在阿漠在陵城?    “慕小姐是不是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去做?”见我许久不说话,阿漠沉沉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    听了阿漠的话,我思索了一下之后,淡淡的摇头道:“不,我没什么事情要你去做,你先将这件事情办好,一定要撬出有用的消息。”    “是。”    挂断了阿漠的电话之后,我面色阴郁的看向了电梯的楼层。    我不能够什么时候都依赖阿漠,看来,只好我自己过去一趟了,纵使以前王兰从我对我好过,王兰毕竟是席慕深的妈妈,她要是出什么事情的话……    “叮咚。”    电梯到了一楼之后,我直接开车去了紫铭路。    我循着王兰说的地址,找到了后山的仓库。    我过去的时候,四周一片的荒芜,也没有什么人在。    我叫了几声之后,就听到仓库里传来王兰虚弱无力的声音。    “慕清泠……我在这里……”我立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