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个样子帮着方彤,让我觉得很奇怪。”我淡淡的看着妈妈僵硬的脸说道。    妈妈不敢在说话了,只是扯着唇瓣,似乎在辩解一般:“我这是在帮你,你看看你现在的情况,席慕深已经垮了,你这个时候得罪方家,不是吃不了兜着走吗?清泠,妈妈都是为你好。‘    “方浩然和叶然都不是不明白事理的人,虽然她的女儿不怎么样,但是他们两个人我都见过,是非常明白事理的人,不会为了不明是非。”    “什么……你……你见过他们?你们是不是经常有联系?”妈妈的脸色突然变得异常难看,对着我尖叫道。    我被妈妈突然尖锐的声音刺激到了,我狐疑的打量着妈妈,她被我这个样子打量,有些心虚道?:“清泠,你和他们是不是经常见面?他们说了什么吗?”    “你为什么对方家的事情这么关心?”我淡淡的看着妈妈不正常的反应道。    她支支吾吾的捏着手,就是不敢说。    我也不想要知道她究竟是怎么回事,我现在很烦,也懒得和她废话。    “我还有事情,先走了,你们自己好自为之。”    原本以为她已经改过了,原来也是镜中花水中月。    不过我现在已经没有以前那么愤慨了,大概是看透了吧。    “清泠,你去警局,你和他们说,你和彤彤只是玩闹,不要让他们关彤彤……”    妈妈的声音还在我的背后,她还想要帮方彤求情。    但是,我已经不想要理会了,我只是给方彤一个教训,让她知道,我也不是好惹的。    以方家的财力,方彤也不会关很久,而我要的,也只是教训一下方彤怎么做人罢了。    “办不到。”    丢下这句话,我不看妈妈一眼,便坐上电梯,离开了医院。    妈妈对方彤这种奇妙的态度也引起了我的注意,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妈妈和方彤之间竟然变得这么要好了?    我绞尽脑汁,也想不出来,为什么妈妈会突然对方彤这么好?    “小姐,你没事吧。”阿漠在医院楼下等着我,看到我从大门口出来,立刻迎了上去。    我看了阿漠一眼,对着阿漠摇头道:“我没事。”    我坐上车子,摸着肚子里的孩子,抿唇道:“去警局吧,我想要去见一下席慕深。”    席慕深现在被判刑了,但是还没有正式立案,暂时关押在监狱里。    对于那个天之骄子来说,这一次的事情,对于席慕深的打击,还是比较巨大的。    阿漠开车送我到了警局,我从车上下来,就要进去的时候,方彤从里面走出来。    看到之后,方彤那张漂亮的脸上泛着些许扭曲和憎恨的瞪着我。    我被方彤严厉的目光盯着,感觉后背有些毛毛的。    我淡淡的扫了方彤一眼,面无表情道:“没有想到,既然这么快就将你放出来了。”    方彤会这么快被放出来,其实我一点都不意外,毕竟方彤是方氏集团的千金。    我主要也只是想要教训一下方彤罢了。    “慕清泠,你给我记住了,不将你弄死,我誓不摆休。”方彤走进我,艳红的唇瓣满是阴毒的对着我吐气道。    我听了之后,只是冷笑道:“谁弄死谁还不一定,我等着你。”    真以为我慕清泠是被人吓大的吗?    我讥讽的看了方彤一眼,直接往警局里面走去。    方彤的声音在我的背后再度响起,带着些许凄厉和撕心裂肺:“慕清泠,你给我听清楚了,现在唯一能够救席慕深的人是我,你什么都做不了。”    我直接将方彤的话当成了耳边风。    我和狱警说了一下,他们便带我去看席慕深。    席慕深在监狱里的日子,似乎也没有受什么苦,只是第一次看到席慕深穿着囚服,莫名的,我感觉有些心酸。    我走进席慕深,席慕深回头看到我之后,一把抱住了我的身体。    “慕清泠。”    “席慕深,你在这里还好吗?”我仰头,看着席慕深俊美的脸道。    “嗯。”席慕深点点头,将我抱到床上,蹲下身体,大手温柔的摸着我的肚子。    “我们的孩子又长大了,还有两个多月差不多就要生了吧。”席慕深的目光非常温柔,被席慕深用这种温柔的目光看着,我感觉整个身体都忍不住微微颤抖了些许。    我摸着席慕深清减消瘦不少的脸,有些酸涩道:“我想要你看着我们的孩子出生。”    “我会出来的,慕清泠,你跟着阿漠离开京城,知道吗、”席慕深抓住我的手,放在唇瓣上亲吻了一下,对着我说道。    席慕深不希望我参合这件事情,大概是担心我在萧雅然的手中吃亏。    毕竟现在萧雅然已经撕破脸皮,不想要在伪装下去了。    “你和萧雅然究竟有什么恩怨?”我皱眉的看着席慕深问道。    萧雅然对席家的怨恨这么重,肯定是席家之前做了什么事情,才会让萧雅然对喜欢的怨恨这么重。    席慕深的脸色微微有些暗沉,声音冰冷道:“虽然我不知道,但是,萧雅然针对的是我们席家,你马上和阿漠离开这里,席家的事情你都不要管,知道吗?”    “你让我不要管?”我看着席慕深,怔讼道。    “萧雅然现在没有弄死我,绝对不会善摆甘休,竟然他设了这个局,就不会这么轻易的让我出去,我不想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