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小姐,你确定你是吃了药出门的??”我歪着脑袋,好整以暇的看着方彤扭曲一团的脸道。    “慕清泠,我已经忍你很久了,你别逼我做出更绝的事情。”方彤的眼底迸发出阴霾和憎恨的看着我。    方彤的个性阴险毒辣,我和她交手这么久,吃过这么多亏怎么会不知道方彤的性格。    我讥诮道:“方小姐你的手段我一点都不怀疑,你还是回到医院去好好治疗吧,我看你的病似乎更加严重了。”    说完,我便想要离开,谁知道,方彤竟然抓住我的手,将我的手放在他的身上,用力推我的手,自己整个人被撞到了马路上。    “啊。”    刚好这个时候一辆车子飞奔过来,方彤发出一声惨叫声,便被车子撞了。    路过的路人听到惨叫声,将我和方彤围了起来,大家将方彤送到了医院,将我送到了警局。    对于事情发展成为这个样子,我是一点都不奇怪,我至始至终都很冷静。    审问我的警察见我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对我严厉的呵斥道:“你的态度很嚣张?说,认不认罪。”    “方彤醒了吗?”    我站在马路口,看着方彤借用我的手,又来这一招,只是像是看戏一样看着方彤表演。    方彤现在是着急了,演技都没有以前好了,真是可惜了。    要是她的演技好一点,说不定我还可以多玩一下。    “方小姐下午五点醒来的,索性她没有什么大问题,但是她指证你想要杀她。”警察轻蔑看了一眼道。    “我要见她。”我看了那个说话的警察一眼,淡淡道。’    既然方彤想要玩,那么我就陪她玩一下又何妨。    “小姐,你是不是忘记了自己现在的处境了?你现在被控告蓄意谋杀。”    “你们有证据证明我蓄意谋杀?还是仅仅凭着方彤说的话裁定我的罪?”我看着面前说话有些尖锐的警察,讥讽道。    这个警察似乎没有想到我会说出这个话,一张脸顿时变得难看到了极点。    他啪的一声,用力的捶打着桌面,发出一声骇人的轻响。    “你现在最好给我老实一点听到没有。”他不耐烦的看了我一眼,不悦道。    “我什么时候不老实了?我要当面和她对质,既然她说我蓄意谋杀,很好,我也想要告她蓄意谋杀。”我抬起下巴,冷冷的看着面前的警察说道。    审问我的两个警察似乎被我的话吓到了,他们大概也是第一次遇到我这么嚣张的犯人吧,两个人脸上的表情都变得非常难看。    我在他们想要开口说什么的时候,冷冷道:“我也有权利控告她,毕竟你们现在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我是蓄意推她到马路上,可是,我却有证据证明她想要谋杀我。”    听了我的话之后,两个警察沉默下来,很快,他们同意了我的要求,将我带到医院去找方彤对质。    ……    “谁让你们过来的,滚出去。”    “彤彤,你额头还有伤,不要激动,你要是不想要看到妈……我将这些土鸡的鸡汤放在这里就好了。”    “谁要喝这种低贱的东西,我堂堂的方氏集团的千金,要吃这些乡下的东西吗?给我滚出去。”    两个警察带着我来到方彤的病房外面的时候,我便听到了病房里传来方彤怒气冲天的声音。    在那不断赔礼的声音,似乎有些耳熟的样子,好像是?妈妈?    我走到门口,就看到妈妈和慕辰在方彤的病房,妈妈还拎着一个饭盒,对着方彤卑躬屈膝,一脸讨好的样子。    我还以为妈妈是因为外面说我推了方彤,所以在和方彤道歉的,谁知道,在她看到我之后,像是疯了一般,朝着我冲过来。    “清泠,你做了什么?为什么要将彤彤推出马路,你想要彤彤的命吗?”妈妈愤怒不已的举起手,便要带我。    身边的两个警察见状,拦住了妈妈的动作。    “这位夫人,请你冷静一下,我们今天过来是侦办这一次案件的。”    左边那个警察朝着妈妈这个样子说,可是,妈妈还是气冲冲的看着我,仿佛在指责我将方彤推出马路,想要她死的样子。    我皱眉的看了妈妈一样,觉得她有些莫名其妙。    我才是她的女儿吧?为什么她要帮着方彤?还有,竟然这么亲密的叫方彤彤彤?他们的关系亲密到了这个地步吗?    “警察先生,你们怎么将慕清泠带到这里来?不是可以立案将慕清泠抓起来了吗?她想要杀我。”方彤其实受伤不严重,就脑袋磕到地上,当时司机及时的踩住了刹车,才没有造成很严重的影响。    我想,方彤大概也是算好了吧?方彤这个女人,就是喜欢用这种手段,以前是利用她的孩子,三番四次的设计我,这一次是利用自己的生命,方彤果然是这个世界上最狠毒的女人。    “方小姐,这位小姐说,要控告你蓄意谋杀她。”那个警察看了方彤一眼,一板一眼道。    警察的话,让整个病房安静了下来,妈妈的情绪显然比方彤还要的激动,她忍不住对着我说道:“清泠,你胡说什么?你和警察说什么?”    “慕清泠,你这个贱女人,你在胡说什么?明明就是你推了我,别忘了,马路上很多人都看到是你将我推出去的。”方彤坐在病床上,似乎有些抓狂的对着我低吼道。    “是看到了?还是只是被你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