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林曼去参观了一下席慕深的作坊,里面的管理人员认识我,看到我之后,态度异常恭敬的和我介绍那些作品,甚至还有些骄傲道:“这一次设计大赛,我们席氏集团志在必得。”    “……”我看了骄傲的像个孔雀一般的设计师,看着面前的婚纱,心中不由得赞叹不已。    席慕深果然是席慕深,他请来的这些设计师,都是一流的水准,这些婚纱无论是从取材还是从设计,甚至是裁剪,都是一流的,反观是萧雅然那边,我有些担心了。    “慕小姐你好好参观,我先去忙。”设计师看了我一眼之后,恭敬的离开了。    我和林曼在整个作坊转了一圈,我在林曼不注意的时候,将手中的药瓶打开,将里面类似于睡眠粉一般的东西,倒在了中间那件婚纱。    这件婚纱应该是设计大赛的压轴婚纱,也就是决定性的婚纱,如果这件婚纱的人员睡着的话,那么席氏集团的人就没有办法参加这一次的设计大赛了。    看着那些药粉慢慢浸染婚纱之后,我立刻将瓶子收了回来。    “清泠,席慕深的设计师真的是太厉害了,这一次我们要不是有你帮忙,我觉得我们这一边绝对没有办法赢的胜算。”    林曼摸着下巴,参观着那些婚纱,朝着我嘀咕道。    听到林曼的话,我不由得微微扯了扯嘴唇。    我没有回答林曼的话,只是环顾了整个会场一眼之后,便拉着林曼离开了这里。    ……    “今天你去席氏集团的作坊参观了?”晚上,我和林曼分手之后,就回到了别墅休息。    肚子里的孩子,今天一整天都算是比较安静,也没有过多的闹我,让我的心情,不由得变得非常好。    席慕深在半夜的时候过来,对我毛手毛脚弄得我根本就睡不着,最终他还撩拔的我云里雾里的,就这个样子被他吃了一回。    酣畅淋漓的欢爱之后,我整个大脑都昏沉沉的,只能够被席慕深抱在怀里,任由他异常邪肆的气息,萦绕在我的身体四周。    “嗯。”我听到席慕深懒洋洋的问话,勉强的睁开眼睛,看了席慕深一眼,在席慕深的胸膛蹭了蹭,打了一个哈欠道:“刚好逛街逛到了你的作坊附近,有些好奇你用什么作品参赛,就和林曼进去参观了一下?”    “感觉怎么样、”席慕深摸着我被汗水打湿的长发,细长的眼眸,划过些许暧昧和自傲道。    看来,席慕深对于这一次的项目是志在必得了?    “很好。”我垂下眼睑,想到自己做的事情,心莫名的有些虚。    “这一次萧雅然也会参加,他还真是贼心不死。”席慕深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在我的面前提起萧雅然。    我闻言,只是冷淡的笑了笑道:“每个公司都有机会参加的,不就是这一次法国那个大公司想要选拔的关键吗?”    “你认为谁会赢?”席慕深翻身,双手撑着我的身体,俊美的脸上泛着些许我看不懂的气息。    我睁着眼睛,看着头顶阴邪俊美的席慕深,一瞬间,猜不透席慕深这个样子问我,究竟是什么意思了。    我抿唇,没有回答席慕深的话,席慕深只是低头,灼热的唇瓣,轻轻的贴在我的嘴巴上,轻轻的咬着我的下唇道:“慕清泠,我们就这个样子一辈子,不可以吗?”    就这个样子一辈子?    席慕深,你是在害怕我知道那些真相?还是在害怕自己做过的事情,被我知道?    我任由席慕深的动作,却没有动一下。    “不管你做出什么选择,我都不会恨你,也不会……怪你。”    迷迷糊糊的时候,我的耳边,传来了席慕深类似于落寞甚至是孤寂的声音。    落寞?悲伤?    或许,一切都是我的错觉罢了,控制着整个京城经济势力的席慕深,怎么可能会有这么脆弱的一面?    设计大赛开幕在即。    整个京城搞设计的公司,基本都想要分一杯羹,毕竟要是能够抢先夺下以这一次冠军的公司,可以入住到法国的大商场,光是在那里上架,就有很高的利益。    对于企业来说,这就是一个机会,一个出人头地的机会,甚至可以将自己的公司,推广到国际地位上的一个机会。    席慕深这些天渐渐的忙碌下来,我因为答应了林曼,要帮萧雅然,这些天,我都是乘着席慕深休息,或者不在的时候,搞设计图。    终于,在设计大赛的前一天,我将设计图弄好之后,便直接让林曼交给了萧雅然。    林曼拿走了设计图,还将一个包裹交给了我。    “这是什么?”我看着手中的抱过,有些疑惑的看着林曼问道。    林曼摇头:“这是萧总说让我交给你的,说只要你看了,就会明白。”    林曼说完,因为手头还有工作,便离开了。    我将包裹打开,发现里面是一个盒子,我将盒子的盖子打开之后,就看到了里面的动作。    是录音笔?还有一些照片。    我拿起那些照片,看了一下,竟然是……爸爸?    我很久没有看到爸爸的照片了,照片中的爸爸,穿着记忆中的黑色西装,五官俊朗憨厚,熟悉的面容,让我热泪盈眶。    我摸着手中的照片,正出神的时候,就接到了萧雅然的电话。    “清泠,那些东西,你看到了吗?”    萧雅然低柔好听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