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为,这个样子拿回来的公司,我会要吗?我和席慕深,不死不休,不是他死,就是我亡。”萧雅然苦笑一声,对着我有些凄厉的继续说道;“清泠,不要在被席慕深蒙蔽了,难道你受到的伤害还不够多吗?席慕深这个男人,没有心的,席家的人,都是没心没肝的人。”    “好,我帮你。”    最终,我看着萧雅然,轻轻的点头。    如果只是让席慕深的人没有办法参加这一次的服装设计,应该没有什么关系?    只是……这个样子,会不会有些卑鄙了一点?    “我只是拖住他们的时间罢了,不会做出别的事情。”    萧雅然像是看出了心中所想的一般,对着我解释道。    听萧雅然只是为了拖住席慕深他们去设计展览的时间,我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    “清泠,如果你想要彻底离开席慕深,只能够将席慕深打败,这个样子,你才有机会,脱离席慕深的魔爪,如果你想清楚了要报仇,可以找我,我会帮你,毁掉席慕深,这一次,是彻底的毁掉席慕深。”    我离开包厢的时候,萧雅然在我的耳边,对着我阴森森道。    我抿唇凝视着窗外,脑子却一团乱。    事情的发展,渐渐的脱离了以前的轨道,我被席慕深和萧雅然两个人包围,已经分不清楚,谁说的是真话,谁是假话了。    “夫人,是直接回去,还是?”阿漠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我回过神,看了阿漠一眼,便让阿漠送我去慕家。    许久没有去慕家,看到萧条的院子,我的心中难以言喻涌起一股复杂。    上一次妈妈过来医院看我之后,我也好几天没有看过她了,这一次对他们的教育,应该很深刻了。    我整理了一下思绪之后,便走进了院子,来到了门口,刚敲门,就听到旁边的菜园传来妈妈的声音。    “清泠,你过来看我的吗?”妈妈手中拿着一个锄头还有一个篮子,上面放着几个西红柿和一些白菜。    看到我之后,脸上满是欣喜。    “我有事情,想要问你。”    我斟酌了一下,只是看了她一眼,冷淡道。    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之后,我发现自己的心,很难和妈妈再度亲近了。    或许是心被伤到了一个高度,没有办法缓和吧。    “你最近好吗?我听说,慕深和方彤离婚了,你现在马上就要成为席家的少夫人了。”    妈妈放下手中的锄头,来到我的身边,就要握住我的手,我反射性的闪躲了一下,她脸上带着些许尴尬,似乎有些局促道:“清泠,妈妈对不起你,你原谅妈妈好不好?妈妈这一次和慕辰会痛改前非的,你弟弟现在也变好了,他已经开始在车行工作了,以后我们再也不会鬼迷心窍了,你就原谅我们一次,我们毕竟是一家人。”    妈妈说的情真意切,仿佛真的悔改了,我真的很想要原谅她。    可是,我一想到那天我被关在洞里,他们伙同方彤,想要将我烧死的情景,历历在目,不管过了多久,我的身体都还是冰冷冰冷的。    “我今天过来,就想要知道,当年爸爸是怎么死的。”    我勉强的将那些情绪压下去,看着妈妈愧疚的眼睛,淡淡的问道。    爸爸当年死的时候,我年纪比较小,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知道,席家的人说爸爸是为了救席老爷子死了,然后爸爸临死的时候,要求席老爷子好好照顾我,所以老爷子才会当场就将我许配给了席慕深。    我从一个司机的女儿,一下子变成了席家的少夫人,虽然这种豪门生活,对于我来说,真的……很心酸。    “你……你爸爸……你怎么会突然想到你爸爸的事情?”妈妈似乎没有想到我会突然问这个问题,有些惶恐和迟疑的看着我说道。    “我只是想要知道,当年爸爸究竟是怎么死的?当时席老爷子他们在只是说,爸爸是因为救了席老爷子才会死的。”    我看着妈妈慌张的样子,忍不住开口道。    看她的表情,妈妈一定是知道一些内幕的?为什么这些年,她都没有说出来?    妈妈看着我,看着看着,突然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大哭声,随后便坐在地上,捶胸顿足道:“清泠,不是妈妈不告诉你,是因为……妈妈拿了席家的钱,没有办法,我答应过,要保守这个秘密的。”    “你拿了……席家的钱?”我倒吸一口气,看着撕心裂肺的妈妈道。    她红着眼睛,情绪平复了一下,才将当年的事情告诉了我。    原来,当初席慕深他们明明知道那辆车子有问题,为了引开那些杀手,让我爸爸坐上了有问题的车子,后面我爸爸才会死掉,而妈妈也只是偷听到了他们的谈话,才知道的,席老爷子后面给了慕家一笔钱,妈妈因为想要这一笔钱,所以一直没有将这件事情说出去。    “钱就真的这么好吗?你丈夫都死了?你要这么多钱干什么?你明明知道你丈夫会出事,你当时为什么不阻拦?”我看着妈妈耸拉着脑袋,可怜的样子,忍不住开口大叫道。    “对不起,清泠,妈妈也是不想的,你想想,你们还要吃饭,要是没有这笔钱,我怎么养活你们?而且,你爸爸当时也是答应了的,我……”    妈妈委屈的看着我,异常可怜道。    我很清楚我的爸爸的个性,他就是太愚忠了,席家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