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我想要自己去吃,席慕深,我不是你的犯人。”见他还是不肯让我出门,我不由得生气的对着他咆哮了起来。    “别生气,你现在还怀着孩子,你要是真的那么想去,我让阿漠去接你,但是吃完就要回来,知道吗?”席慕深最终还是妥协了,用一种极其宠溺的口气对着我说道。    我咬唇,将电话挂断了。    我看着手中的电话,想到刚才席慕深对我的宠溺和纵容,心中不由得充满着苦涩。    席慕深,如果早一点你可以这个样子对我,我们就不会变成这个样子了,是不是?    如果席慕深可以早一点那个样子温柔的对我……我们现在还是夫妻。    阿漠的速度很快,他在我挂断了席慕深电话的十分钟就出现在了别墅,将车门打开,让我上车。    我坐在车上,告诉阿漠我要去玫瑰之心那条街。    “那边没有蓝莓糕。”阿漠闻言,有些疑惑的回头看着我说道。    我有些心虚的抬起下巴道:“有啊,只是你不知道罢了,玫瑰之心最近推出了一款蓝莓糕,味道很好的,我就是特意想要去那边尝尝。”    阿漠看了我许久,我还以为自己被阿漠看出了什么,可是很快,阿漠便移开了目光,启动车子,带着我去玫瑰之心。    玫瑰之心是在市区正中央的位置,我让阿漠将车子停在车位上,在车上等我,我一个人吃一点东西,逛逛就会回去的。    阿漠起先不乐意,非要跟着我一起。    我好说歹说了半天,阿漠才同意在车上等我,只是,他说我只能够一个小时,要是一个小时我没有回到车上,就会派人找我。    我保证说自己一定会在一个小时之内回去,阿漠才放心的让我离开。    我直接走进玫瑰之心,看了对面的车子一眼,才朝着对我行礼的服务员道:“105.”    这是萧雅然订好的包厢号码。    “是慕小姐是吧?萧先生已经在包厢等候你许久了。”服务员听到我报上包厢号码之后,恭敬的领着我去了105,。    “有什么需要,欢迎你随时找我。”服务员将我领到了105,笑容满面的说完,便离开了。    我走进包厢,便看到了站在窗子边上,背对着我的萧雅然。    他今天穿着一身白色的休闲服,身形看起来有些消瘦。    时光集团被席慕深收购了,席氏集团现在也再度回到了席慕深的手中。    我理解萧雅然此刻的心情。    “雅然,我来了。”我摸了摸肚子,哑着嗓子,叫了萧雅然。    萧雅然回头,俊逸的脸上带着些许熟悉的温和道:“我还担心席慕深不会放你出来。”    “我想要出来,他也没有办法阻止我。”我调皮的对着萧雅然吐舌头道。    我们两个人,坐在沙发上,良久我们都没有说话,气氛渐渐的变得有些尴尬,我正好有些不自在的想要端起一边的牛奶喝一口,便听到萧雅然沉沉而有些暗沉的声音。    “清泠,你现在告诉我,你是不是,还爱着席慕深?想不想要离开席慕深?”    “我能够离开吗?”我看着萧雅然,无力的笑了笑。    “只要你说想要离开席慕深,我便带你,离开这里。”萧雅然伸出手,握住我的手臂说道。    “雅然,你告诉我,你昨天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我没有正面回应萧雅然的话,只是转移话题道。    我现在最在意的,还是萧雅然说的,关于我父亲死的真相。    “席家的人,害死你的爸爸,让你爸爸成为替罪羊。”    萧雅然看着我,目光变得异常犀利刻骨起来。    “你……你说什么?”萧雅然的话,让我浑身颤抖,我握紧拳头,不敢相信的看着萧雅然怔讼道。    席家的人,将我爸爸变成替罪羊?    “当年一个和席家对立的公司,找来了杀手,想要对付席慕深和席老爷子,但是……最终,他们决定用替罪羊的方式,他们明明知道那辆车子被人动了手脚,却还是让你爸爸去开车,为的就是放松那些人的警惕,因为你爸爸,毕竟是席老爷子的司机,如果你爸爸开着那辆有问题的车子,那些人就会以为,席老爷子也在那辆车子上。”    “所以……后来,我爸爸死了。”我听着萧雅然的话,扯着嘴唇道。    这就是当初那起事故后面的真相吗?    “席家的人,个个都这么恶心,清泠,永远都不要相信席家人说的任何一句话。”萧雅然看着我,眼睛泛着些许红色道。    我看着萧雅然,虚弱无力道:“雅然,你告诉我,你在我的身边,一直对我呵护备至,关心我,还说爱我,是因为你和席慕深两人的恩怨,对不对?”    我不傻,要是现在还看不出一些端倪的话,只能说,我蠢得无可救药了。    “一开始,我接近你,的却是为了报复席慕深,这一点,我很抱歉。”萧雅然看着我,眼底带着愧疚道。    “对不起,清泠,或许我这个样子说,有些过分,但是我不想要隐瞒你,我和席慕深的仇恨,一辈子都没有办法消除,我最开始知道你的时候,就想要利用你,打压席慕深。”    “那个时候,我和席慕深相敬如宾,我虽然是席慕深的妻子,却形同虚设罢了。”我看着萧雅然,淡淡的问道。    为什么在那种情况下,萧雅然竟然会选择接近我,打压席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