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雅然沉沉的凝视着我,一字一顿道。    我苦笑一声,看着萧雅然的脸,声音带着些许微弱道:“我知道。”    “帮我。”    萧雅然打断我的话,松开一直掐着的手腕,改为捧着我的脸。    他的呼吸和以前一样,依旧那么的干净,可是,这个时候,却让我莫名的有些害怕。    可能是萧雅然此刻看着我的眼光,带着些许的疯狂吧。    “慕清泠,帮我,我要毁掉席慕深。”    这是萧雅然第一次这么直接的表达自己的恨意,他没有在我的面前掩饰对席慕深的不满和憎恨。    “雅然……”我看着萧雅然狰狞和扭曲的俊脸,突然不知道要怎么说了。    一边是萧雅然,一边是席慕深,我究竟应该要站在哪一边?    “清泠,你和席慕深,不可以在一起,你知道为什么吗?”    萧雅然的目光突然带着一抹诡异的看着我,我被萧雅然的目光吓到了,后背莫名的变得僵硬。    “雅然……你怎么了?”我不安的看着萧雅然渐渐变得恐怖非常的脸,忍不住开口道。    “慕清泠,你给我听清楚了,当年你爸爸的车祸,不是意外,是席慕深害的,席慕深害死了你的爸爸,你的孩子又被方彤害死了,别忘了,席慕深之前怎么对你的,为了方彤,一次次的伤害你,这些事情,你不可以忘记。”    萧雅然看着我,有些尖锐道。    萧雅然究竟在说什么?为什么说我的父亲……是因为席慕深害的?    我睁大眼睛,不理解的看着萧雅然,萧雅然就要说什么的时候,一道细碎的脚步声,突然朝着我们这边过来,萧雅然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他只是靠近我的耳边,对着我轻声道:“明天我会过去找你,将所有一切都告诉你,清泠,相信我,席慕深只会伤害你,我会带你离开席慕深的掌控。”    “雅然……你说我爸爸……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怔怔的看着萧雅然俊逸的脸,想着刚才萧雅然说出的那些话,我心中充满着不安。    我现在就想要知道,萧雅然说的那些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为什么我父亲的死,和席慕深有关系?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可是,萧雅然没有空回答我的话,他只是眼眸深深的看了我一眼之后,便转身离开了。    萧雅然离开之后,我便听到了米雪儿的声音。    “慕小姐,我还说你哪里去了,真是让我好找?刚才你在和谁说话吗?”米雪儿姿态异常优雅的走进我,一双碧色的眸子,若有若无的扫向了我的肚子。    我收回了纷乱的思绪,冷静道:“马尔小姐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虽然我现在脑子很乱,但是这个米雪儿,显然是来者不善。    父亲的事情,我只能在明天找机会,问问萧雅然了。    席慕深……如果真的是你席家害死了我的父亲,我……不会原谅你的。    “我就是过来认识一下你,看看你有什么本事,让慕深放弃方彤,再度回到你的身边。”米雪儿走进我,在我的身上转了一圈之后,有些挑剔的朝着我说道。    听到米雪儿的话,我的后背不由得一阵僵硬。    我抱着肚子,淡淡的抬起眼皮,扫了米雪儿一眼:“米雪儿这是为方彤打抱不平吗?”    “慕家的家教真是让人刮目相看,慕小姐这个样子纠缠慕深,你妈妈难道就不管吗?这么明目张胆的当人小三,还拆散别人的家庭?”米雪儿原本还笑吟吟的脸,倏然一冷,那双眼睛也晕染着讥诮和嘲讽的看着我。    感情这个米雪儿和方彤是认识的?现在是为了方彤,在指责我?    “小三?你确定小三这个词语冠在我的身上合适吗?”我冷冷的摸着肚子,盯着米雪儿漂亮的脸道。    “看来,你很嚣张。”米雪儿似乎被我的态度气到了,她冷着脸,不悦的说道。    “米雪儿小姐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我不想要和米雪儿吵,也不值得。    米雪儿说话酸溜溜的,我也不想要理会,她或许就是想要借用方彤的事情,打压我罢了。    “慕清泠,方彤才是席慕深最爱的女人,不管你用了什么卑鄙的手段缠着席慕深,最后,席慕深还是会回到方彤的身边的。”    我就要离开走廊的时候,米雪儿突然拦着我,对着我冷冷道。    听到米雪儿的话,我不由得轻笑道:“嗯,我等着席慕深回到方彤的身边,只是……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希望米雪儿小姐你能够懂这个中文是什么意思。”    我丢下这句话,也不理会米雪儿究竟是什么反应,便径自的离开。    走到哪里,总是有女人的战场。    可是,我已经不是那个只会在暗处,被人欺负的豪门太太了。    ……    “很累?”席慕深带着我从邮轮出来的时候,见我神色倦怠的样子,他亲吻着我的唇瓣,爱怜的对着我问道。    我抬起眼眸,看了席慕深一眼,淡淡道:“有点。”    “回去我让佣人给你弄一点鸡汤,吃完鸡汤在休息。”席慕深轻轻的摸着我的头发,异常缱绻道。    我也不想要破坏此刻的温馨,只是无力道:“嗯。”    回到别墅之后,管家便将鸡汤放在桌上,席慕深喂我吃了一点鸡汤,便送我回房了。    我躺在床上,见席慕深好像要回书房去工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