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萧雅然的话,刺激到了,只能够怔怔的看着萧雅然离开。    一直到萧雅然彻底的消失,我才算是回过神一般,目光带着些许迷离的看向了席慕深。    席慕深的脸上有些青紫色,他冷下脸,打开车门,直接坐上车。    “开车。”    席慕深冷冷的朝着前面开车的阿漠命令道。    车内的气氛,一下子降到最低点,我可以感受到,席慕深身上隐隐散发着的寒气。    我紧张的将手放在肚子上,扯着嘴唇道:“席慕深,你对雅然,做了什么?”    “你以为我会对萧雅然做什么?”我的话,刺激刺激了席慕深的样子,席慕深的脸色,突然变得异常难看。    他整张脸靠近我,修长的手指,用力的扣住我的下巴,强迫我看着他。    我被席慕深脸上渗人的表情吓到了,忍不住吞咽了一下口水。    “席慕深,不要动雅然。”    我欠了萧雅然的,实在是太多了,我不能够眼睁睁的看着席慕深伤害萧雅然,而无动于衷。    “慕清泠,我说过,离萧雅然远一点。”    席慕深听到我帮萧雅然说话,原本难看到了极点的脸色,更是蒙上一层冰凝之气。    我看着席慕深难看的脸色,想要说什么,最终,我还是选择不说。    毕竟现在的席慕深,表情异常的恐怖,只怕我说什么,席慕深都会生气,指不定后面会发怒。    一路上,我和席慕深两个人都没有在说什么话了。    席慕深搂着我的腰肢,身上那股寒气,萦绕在我的身体四周,让我整个人都陷入了一种高危状态之下。    不知道过了多久,车子到达了邮轮的位置,我在心中,不由得暗自的松了一口气。    阿漠将车门打开之后,席慕深牵着我的手,从车上下来,那双微微泛冷的眼眸,看了我一眼,直接朝着我说道:“慕清泠,不要相信萧雅然说的任何的话,知道吗?”    席慕深的手指,轻轻的婆娑着我的脸颊,目光幽暗晦涩。    我皱眉,看着席慕深的脸,猜测席慕深这个样子说,究竟是为什么?    席慕深和萧雅然的纠葛,我到现在还不是很清楚?难道真的只是因为萧雅然的妹妹萧雅的死,让萧雅然对席慕深的怨恨到达了这么深刻吗?    “席慕深,萧雅然曾经和我说过,你们两个人会这个样子敌对,完全是因为他的妹妹萧雅,你对萧雅始乱终弃。”    我舔着干燥的唇瓣,抬起头,看着席慕深俊美深刻的脸问道。    “我不会解释这些,慕清泠。”席慕深淡淡的看着我,低下头,将嘴巴贴在我的唇瓣上,声音沉沉道:“慕清泠,你给我听清楚,萧雅然不是一个这么简单的人,之前我一直放任他,也是因为看在以前的情分上,既然他已经将目光锁定在你的身上,我便不会放任他,以后离萧雅然远一点。”    席慕深说完,也不等我反应,便牵着我,上了邮轮。    我的脑海中,一直回荡着席慕深对我说的话。    雅然,你一直在我的身边,真的……是有目的的吗?    我现在迷茫,甚至是不知道要怎么办?我究竟应该要相信谁?    ……    这一次的豪华游轮,是一个英国的富商举行的,这个邮轮一共有三层,每一层都很大,而且,里面非常的漂亮。    我第一次坐邮轮,心情不由得有些激动了起来。    “以后你要是喜欢,我可以给你买一艘。”    席慕深看到我张开手臂,站在甲板上吹风,他从背后抱住我的腰身,将唇瓣贴在我耳后的位置。    我被席慕深这种恣肆甚至是暧昧妖冶的动作,弄得浑身止不住的发烫。    我刚想要将席慕深推开的时候,一道娇媚入骨的声音,在我的背后响起。    “席总,你可以过来参加这一次的邮轮派对,真是我们马尔家族的荣幸。”    马尔家族?对了,这个富商就是马尔家族的人。    这个人是马尔家族的千金小姐吗?    我扭头,便看到了一个穿着黑色礼服,金发碧眼的女人,端着一杯红酒,姿态优雅的朝着我和席慕深走过来。    这个女人,身材高挑,长相无懈可击,而且,明艳动人,我在杂志上见过,这是……国际名模,米雪儿。    “马尔小姐今天也过来这里了?”席慕深似乎和这个米雪儿很有交情的样子,对待米雪儿,没有对待别人的那种冷淡,反而带着些许的自然。    “这么久没有见到商总,甚是想念,知道伯父今天要在这里举办邮轮宴会,我自然要过来参加,只是没有想到,你真的会过来。”米雪儿看着席慕深,一双碧色的眼睛,异常直白的看着席慕深说道。    我看着米雪儿的目光,心中多少有些不是滋味。    “这位是?”正当我心中莫名不爽的时候,米雪儿像是才看到我的存在一般,她看了席慕深一眼,似乎惊讶的对着席慕深问道。    我摸着微微隆起的肚子,抿着唇,冷静的看着米雪儿。    米雪儿喜欢席慕深?    不要问我怎么知道的,女人的直觉,有时候,就是这么准确的。    “这是我的妻子,慕清泠。”    席慕深在我偷偷打量米雪儿的时候,已经上前,搂着我的腰身,朝着米雪儿介绍我的身份。    妻子……    我被席慕深的话刺激到了,心跳,猛地加速。    米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