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妈妈步履蹒跚的走进我,手指冻得通红,局促的朝着我道歉。    这个时候的她,没有了之前那种斯歇底里,反而多了一种孩子气的局促。    “你没有什么对不起我的,你回去吧。”我知道她说的对不起是什么,是他们想要帮着方彤,烧死我,为了那么一点钱,他们可以不要我的命,不要我孩子的命。    我对妈妈和慕辰两个人,早已经死心了。    心寒。    “清泠,你原谅妈妈,是妈妈糊涂,是我不好,我不应该因为眼前的一点利益,做出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求你……”    “我原谅你。”我打断了妈妈还想说的长篇大论。    她整个人都呆住了,只是怔怔的看着我,仿佛也没想到,我会突然这么爽快的说原谅她。    在她看着我发呆的时候,我再度开口道:“我原谅你和慕辰之前对我做的所有事情,但是,我们之间,没有任何关系了,希望你不要在打扰我的生活了。”    这是我唯一的选择,就是和慕家,彻底断绝关系,以后慕家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和我没有关系。    “清泠,你不要妈妈了吗?”妈妈那张脸,白的就像是医院的墙壁一样,仿佛浸染了好几遍的消毒水一样。    这个样子的她的却让我有些不忍心,可是,再多的不忍心,早已经消磨在慕辰和妈妈对我下狠手的那一瞬间,彻底的消失了。    “不是我不要你,一直以来,都是你们不要我。”我苦涩的看着妈妈,轻轻的摸着肚子再度说道:“你走吧,以前的事情,我都不想要计较了,或许,我真的不是你亲生的,所以你对我,总是这个样子。”    小时候,我只是觉得妈妈对我的态度有些冷淡,可是,后来我才发现,那根本就不是冷淡,完全就是漠视。    她一开始就不喜欢我。    “清泠,你在胡说什么,你是我的女儿,你是慕家的孩子。”妈妈情绪突然异常激动的对着我,声音不由得拔高。    听到她突然拔高的声音,我不由得皱眉道:“我累了,你出去吧。”    我说完,便朝着床上走去,我故意躺在床上,不去看有些欲言又止的妈妈。    她看着我,脸上带着尴尬道:“那你好好休息,我明天过来看你,你的肚子都这么大了,我的外孙长得好快。”    这种温柔的语调,要是以前的话,我肯定会很欣喜的,可是,现在的我,感觉不到任何的喜色。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求我?”    我忍不住摸着肚子,冷淡的看着妈妈问道。    “我……我没有事情求你,你是我的女儿,清泠,你真的是我的女儿,是我的女儿,是慕家的孩子。”妈妈结结巴巴的对着我说着这些莫名其妙的话之后,便离开了我的病房。    我狐疑的看着妈妈摇摇晃晃离开的背影,又将目光看向了刚才她放下的饭盒,眼底带着些许的若有所思。    她究竟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我感觉她的言行,特别的古怪?    ……    “今天你妈妈过来了?”晚上,席慕深抱着我的身体,喂我喝了一点鸡汤之后,便皱眉的对着我问道。    “嗯。”我妈妈过来的事情,自然是没有办法瞒过席慕深的,席慕深只怕早就知道了。    “如果不想要看到他们两个人,我现在可以马上将他们赶出京城。”席慕深抬起我的下巴,目光异常幽深的朝着我说道。    “不用了,他们要是还敢再犯,我便不会在轻易客气。”我看了席慕深一眼,冷冷道。    “明天有一个邮轮派对,想要一起去吗?”    邮轮派对。    听到席慕深的话,我其实有些心动,我以前没有去参加过邮轮派对什么,现在又这个机会,很想要去见识一下。    “想要去吗?”席慕深看我不说话,不由得伸出手,轻轻的婆娑着我的下巴,对着我露出一抹意味深长道。    我看了席慕深一眼,不自在的推开他的手,冷淡道:“我有这个权利说不可以吗?”    我现在在席慕深的身边被捆绑着,就算是我不想要去,席慕深也会强行带着我去的。    “自然是不可以。”席慕深看了我一眼,抬起我的下巴,在我的嘴巴上,用力的咬了一口。    我被席慕深的动作,弄得整个身体都僵住了。    席慕深最近很喜欢用这种方式调戏我,尤其是在床上,每一次我都没有办法招架住席慕深的调戏。    “够了,席慕深。”我见席慕深的手渐渐的往下,忍不住一把抓住席慕深的手,满脸怒火的对着席慕深低吼道。    “行,今天就暂时放过你,不过晚上,努要让我快乐。”席慕深抽回了手,一本正经的看着我,嘴唇异常暧昧的蹭着我的下巴道。    我闻言,恼怒的看了席慕深一眼,用力冻僵席慕深从我身上推开。    “小心一点,不知道自己怀孕了吗?”席慕深见我这么用力,又将我重新抱回怀里,点着我的鼻子说道。    我僵着身体,浑身不自在的任由席慕深抱着。    “慕清泠,我们现在过得很好,所以,不要想着离开我,好不好。”    许久之后,我感觉席慕深的下巴搁到我的肩膀上,我感觉到席慕深重量,刚想要推开席慕深的身体,又听到了席慕深的话,不由得垂下眼帘,没有说话。    晚上七点钟,邮轮宴会,席慕深让司徒傲给我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