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我便压下心中的那股感受,淡漠道:“哦,你将这个给我看干什么?”    “我和方彤离婚了,我们就可以重新在一起了,这一次,我不会在放开你的手了,慕清泠,好吗?”    席慕深走进我,握住我的双手,声音沉沉的朝着我说道。    我轻轻的推开席慕深的手,将离婚证扔给席慕深,手指轻轻的摸着肚子说道:“席慕深,你和方彤是分是合,都和我没有关系,过去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只要你和方彤不过来打扰我的生活,你们爱怎么样都可以。”    “你以为,我会就这个样子放弃吗,你休想,慕清泠,你给我听清楚了,你休想。”    席慕深听了我的话之后,脸上的表情,变得异常惊恐和阴冷。    “你想要做什么?”看着席慕深突然变得异常诡异的表情,我不由得警惕的看着席慕深问道。    “慕清泠,我不会让你和萧雅然在一起的,你肚子里怀着我的孩子,你想要让我的孩子叫别的男人爸爸吗?”席慕深一步步逼近我,身上那股阴森恐怖的气息,让我整个身体都绷紧了。    “席慕深,我说过,这个孩子,你没有份。”    我抱住肚子,眼眸警惕的看着席慕深低吼道。    “呵呵”……席慕深突然看着我,低笑了一声,那种笑声,莫名的让我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我看着表情恐怖阴森的席慕深,忍不住吞咽了一下口水,刚想要说什么的时候,席慕深已经抓住了我的肩膀,俊美的脸贴近我的脸,灼热渗人的呼吸,从我的脸上划过:“慕清泠,你给我听清楚了,想要我放弃你,简直就是妄想,听清楚了没有,简直就是妄想。”    “混蛋……你松手。”他的情绪开始渐渐的失控,掐住我肩膀的手,疼的我有些厉害。    我忍不住皱眉,目光冰冷的看着席慕深。    “你是我的,是我一个人的,萧雅然算是什么东西?他算是什么东西……”    “席慕深,你干什么?快点放开清泠。”    正当我惊惧此刻席慕深这种骇人的表情的时候,我在这个时候,听到了萧雅然的声音。    “雅然。”我抬起头,越过席慕深的肩膀的时候,看到了朝着我们走过来的萧雅然。    或许是听到我叫萧雅然的名字,席慕深掐着我肩膀的手,不由得一阵用力,肩胛骨仿佛要被席慕深给捏碎了一般,我忍不住发出一声闷哼生。    “席慕深,放了清泠。”萧雅然那张俊逸的脸,浮起一层寒冰,对着席慕深冷冷道。    可是,席慕深只是阴鸷的笑了笑,松开我的肩膀,我以为他要松开我,谁知道,他却搂着我的腰身,目光阴冷可怕的对着萧雅然说道:“萧雅然,你以为,你有多少资格,可以和我斗?”    丢下这个话之后,席慕深便抬起手,我便看到从大门口走进来的阿漠他们。    一群黑衣的保镖,将萧雅然整个人都团团围住,四周原本在看戏的那些员工,在看到这个情况之后,一个个立刻倒退了一步。    我压下心中的愤怒,抬起头对着席慕深冷声道:“席慕深,你究竟想要做什么?你是不是疯了。”    “慕清泠,不要惹怒我,要不然,我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席慕深伸出手,轻轻的摸着我的脸,像是在警告一般,朝着我说道。    我被席慕深的那股温度,刺激到了身体,整个身体都绷紧的厉害。    “雅然,我没事。”我担心席慕深真的会对萧雅然出手,只好对着萧雅然这个样子说道。    “席慕深,你这个样子做,一点意义都没有。”我又将目光看向了席慕深,冷淡的盯着他那张阴邪甚至是带着恐怖的脸,一字一顿道。    “慕清泠,不要这么狠心,只有这一次,我是绝对不会放手。”    席慕深说完,抱起我,便大步的朝着集团门口走去,在路过萧雅然身边的时候,萧雅然就要伸出手,抓住我,可是席慕深却抬起脚,一脚朝着萧雅然踹过去。    萧雅然的身体后退了一步,想要再度靠近席慕深的时候,就已经被阿漠他们给缠住了。    看着阿漠他们和萧雅然大打出手,我担心萧雅然不是他们的对手,挣扎着想要从席慕深的身上下来,却被席慕深用力的扣住腰身,男性阴森可怕的声音,划过我的耳膜的位置,让我整个身体,都不由得一阵绷紧。    “慕清泠,你要是想要萧雅然死无葬身之地的话,你就尽可能的反抗我。”    “为什么要做出这种事情。”我咬唇,有些愤怒的看着席慕深。    席慕深笑得异常悲伤的看着我,眼眸却异常固执和阴沉的盯着我。    “为什么?你现在问我为什么?想要我眼睁睁的看着你和别的男人相亲相爱,我办不到。”    席慕深说完,一辆车子已经开到了席慕深的身边,席慕深打开车门,便将我放在车上。    我看着席慕深,抱住肚子,冷淡道:“席慕深,你这个样子只会让我更加看不起你,更加恨你。”    “恨吗?无所谓了,哪怕只是恨,最起码,你的心中,还是有我的存在,不是吗?”    席慕深扬唇,看着我,便让人开车离开。    我不知道席慕深究竟想要做什么,一路上,我都没有在和席慕深说话了,席慕深亲昵的搂着我的肩膀,甚至不让我动一下。    我担心会伤到孩子,只能够任由席慕深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