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要闹到什么时候?不是你的,终究不是你的,这些年,你怎么闹,妈妈都随你,现在你还想要杀人?你真的是想要气死我吗?”叶然看着方彤,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你就这么喜欢慕清泠吗?我才是你的女儿,你现在是帮着慕清泠打我?”方彤捂住脸,对着叶然撕心裂肺的低吼道。    叶然的眼底带着些许无奈和悲伤道:“将小姐带回医院去。”    叶然看了方彤一眼,回头朝着身后的保镖命令道。    那些人抓住了方彤的双手,就要带着方彤离开的时候,方彤满是怨恨的瞪着我,对着我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低吼道:“慕清泠,你给我记住,我不会就这个样子算了的,慕清泠”……    听着方彤凄厉的声音,我感觉自己的耳鼓都一阵刺痛。    我不悦的看着方彤被人带走的样子,心中猛地一沉。    方彤已经变态了,这种女人就应该关在精神病医院里。    “清泠,可以和你聊聊吗。”叶然看着我,目光依旧像是以前一样,那么的温柔。    我看了方彤一眼,也不好怎么拒绝叶然的要求,只是轻轻的点头。    客厅内。    我将咖啡放在叶然的面前,看着叶然将咖啡喝掉,才淡淡道:“夫人想要和我说什么?”    “彤彤这些年,被我们骄纵坏了,她又是一个死心眼的孩子,做法也有些偏激,她很爱席慕深。”    “我知道。”我看了叶然一眼,不置可否道。    方彤对席慕深那种变态的占有欲,我怎么会不知道?    只是,方彤太偏激了,让人害怕。    “彤彤对你做的事情,我很抱歉,都是我没有好好的教好她,才会让彤彤这么肆意妄为。”    叶然对着我,一脸歉意道。    我看了方彤一眼,淡淡的摇头道:“夫人不需要和我说抱歉,这是方彤做的事情,和夫人你没有任何关系。”    “虽然是彤彤做的事情,说到底,还是我的错,彤彤是我的女儿,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或许是因为……慕深在她十八岁时候,说过的那些话吧。”    十八岁的时候?    我怔怔的看着叶然,不明所以。    “慕深曾经和彤彤说,他爱上了别的女人,对彤彤很抱歉。”    叶然说着,便将目光看着我,我被叶然这种目光看的浑身都不自在。    我可没有自恋的毛病,自然也不会想着,席慕深说爱上了别的女人,是爱上了我。,    “彤彤那天生了很大的气,从此精神就变得有些古怪了,动不动就想要自杀,我给她请了心理医生,医生说,彤彤是心病,是抑郁症,所以这些年,我们都比较纵容彤彤,只要是她想要做的事情,我和她爸爸,都不会干涉彤彤。”    方彤原本就有神经病。    我在心中腹诽了一声,在叶然的面上,我也没有说出来,只是安静的听着叶然说接下去的话。    “你和席慕深结婚的时候,我就知道了,那天彤彤发疯一般的给席慕深打电话,让席慕深陪着她,我知道慕深是一个有情有义的孩子,当年彤彤救了他,他们两个人又是青梅竹马,慕深对哪个女人都没有好脸色,唯独对彤彤照顾有加。”    我听着叶然说的话,眼底带着些许的苦涩。    我知道,我不止一次看到席慕深对方彤呵护的样子,那个时候的我,真的非常羡慕方彤,是真的很羡慕很羡慕方彤。    “慕小姐,你知道那天发生了什么事情吗?”叶然看着我,脸上浮起一层悲伤。    我心下一阵咯噔,这件事情,席慕深当时好我说过,难不成……其实一切……是真的?    我那个时候听了席慕深讲自己只是因为不忍心拒绝方彤,才一次次的妥协,可是,后面席慕深又和方彤在一起,我便觉得席慕深只是在说谎框我罢了,现在看叶然的样子,那件事情,难不成是真的?    “看来慕深之前已经和你说了。”    “是真的,那次事情之后,彤彤的情绪变得更加不稳定了,所以你和慕深结婚那么久,慕深都一直陪着彤彤,也是因为愧疚吧,可是我知道,席慕深不爱彤彤。”    “方夫人。”我不想要听下去了,不管爱还是不爱,席慕深都已经选择了方彤,造化弄人,我不会怨任何人,也不想要怨任何人。    我打断了叶然还想要继续说的话,淡漠道:“我知道你想要说什么,不管席慕深对方彤是愧疚,还是什么,我和他是不可能的,而且,方彤现在是席慕深的妻子,我不会破坏席慕深和方彤两个人的,我不是方彤,不喜欢当小三。”    我很直接的这个样子和叶然说道。    叶然的脸色,微微白了几分,她伸出手,握住了我的手说道:“清泠,你是一个好孩子,真的是一个好孩子。”    叶然说着,深深的看了我一眼,便离开了。    叶然离开之后,我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看着窗外发了很久的呆。    我不清楚叶然和我说那些话,究竟是为什么,可是……    我苦笑了一声,起身回到房间去休息。    我不想要理会席慕深究竟爱的人一直是我,还是怎么样,毕竟我现在和席慕深,没有一点关系了。    ……    “轰隆。”我被一道雷声给惊醒了,我坐在床上,摸着肚子,看着窗外电闪雷鸣,狂风大作的,只怕今天要下大雨了。    最近的天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