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过来。”慕辰看着我,秀气的脸上一片惨白的对着我咆哮道。    我看着慕辰的样子,又将目光看向了妈妈。    她心虚的不敢看我,只是支支吾吾的解释道:“清泠,你不要怪我……我也是……为了你好……我养了你这么大,你帮帮我们,也是应该的,你要是不死,我们就会死的,你忍心看到……”    “妈,我是你生的吗?”我打断了妈妈的话,淡漠道。    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帮助方彤做出这种事情,我只是想要知道,我究竟是不是她亲生的。    我怎么想都没有办法相信,一个母亲会做出这种惨绝人寰的事情,竟然会联合外人,想要烧死自己的女儿?    除非不是亲生的,才会下这种狠手。    “你在胡说什么?你不是我亲生的是什么?”妈妈拔高声音,情绪波动明显很大。    我眯起眼睛,摸着肚子,冷笑道:“我知道了。”    “你……你知道什么?清泠,你听我说,这件事情,你真的不能够怪我们,我们这一次是鬼迷心窍了,你听我说,我们离开这里好不好?我们以后一家人,好好过日子。”    “不必了,和你们在一起,我担心自己一觉醒来就变成孤魂野鬼了。”我淡漠的推开了妈妈的手,讥讽道。    “慕清泠,你的命还真是大,这个样子都没有将你烧死。”慕辰在一边,对着我不甘心道。    我听了慕辰的话,心中忍不住一阵发寒。    我抬起下巴,讥讽道:“是啊,你是第一次知道我慕清泠的命这么大的吗?这一次的事情,我不会这个样子算了的,我已经报警了,你们就等着警察过来吧?”    “你说什么?慕清泠,你竟然敢报警?你疯了吗?”慕辰没有想到,我竟然会报警,在一边扯着嗓子大叫道。    “清泠,你这是做什么?你无凭无据,警察也会说你报假案的。”妈妈听到我竟然报警了,也不敢相信的看着我说道。    “是不是假案,等警察来了就知道了。”我冷眼看着妈妈,心中对她一点点的亲情都消失不见了。    我对他,真的是很失望。    “慕清泠,你竟然敢报警,我杀了你。”慕辰操起桌上的一把水果刀,便朝着我扑过来。    “慕辰。”妈妈看着慕辰的动作,忍不住尖叫着慕辰的名字。    我看着妈妈的动作,嘲讽的笑了笑,一句话都没有说。    我没有闪躲,冷眼看着慕辰的刀子朝着我靠近,就在慕辰的刀就要朝着我身上砍过去的时候,门口冲进来许多的警察,三两下便将慕辰给制服了。    “慕清泠,你这个贱人,我要杀了你。”    “给我老实一点。”警察抓着慕辰,离开了这里。    妈妈看着慕辰被抓走了,一直大叫着慕辰的名字,随后看着我,生气的对着我低吼道:“慕清泠,你怎么可以这么心狠手辣,他是你的弟弟。”    “弟弟?要烧死的我的弟弟吗?我心狠手辣?我自问,从未亏待过你们,我成为席慕深的妻子的那几年,不管是慕骁还是慕辰惹事,甚至是要钱,我都没有拒绝过你们任何都要求,但是,现在你们怎么得意我的?联合外人,为了钱,想要杀了我?妈,你真的是我的亲妈吗?”    “不……不是这个样子的,一切都是你的错,一切都是你的错。”听到我的话,妈妈突然发出一声异常凄厉的大叫声,伸出手,指着我低吼道。    我看着妈妈愤怒的样子,冷笑了一声,淡淡道:“好,一切都是我的错,我不应该成为你们慕家的女儿,你们这一次对我蓄意谋杀的事情,我已经起诉了,法院那边,很快就会对你们立案。”    “慕清泠,你竟然要将我告上法庭吗?”妈妈指着我,仿佛不敢相信一般对着我嘶吼道。    “我一次次的放任你们,但是你们不知悔改,既然这个样子,我也不会对你们客气。”我看着指着我,满脸怨恨甚至是愤怒的妈妈淡淡道。    “你……”妈妈被我气到了,整张脸都红了,双眼一翻,整个人便昏死了过去。    我看着被我气昏的妈妈,没有一点的同情,有的只是冷漠和冰冷。    我和那些警察道谢之后,便离开了慕家。    萧雅然的车子,正在外面等着我,看到我出来之后,萧雅然立刻从车上下来,无奈的对着我说道:“有没有什么事情?我都说了,要和你一起进去。”    “不必,我已经解决了。”    “雅然,我亲手将自己的妈妈和弟弟送进监狱。”我坐上车子之后,看着萧雅然苦笑道。    萧雅然听了我的话之后,只是轻轻的摸着我的脑袋说道:“傻瓜,这件事情,不是你的错,是他们罪有应得。”    “你说,我是他们的孩子吗?”我疲惫的摸着肚子,怔讼的看着萧雅然俊逸的侧脸,自言自语道。    世界上有这么狠心的家人吗?一次次的利用,一次次的伤害?    我真的是她的女儿吗?人的心,真的可以偏成这个样子吗?    萧雅然没有回答我的话,只是让我好好休息一下,什么事情都不要想。    如果我不是她的女儿?我又是谁的女儿?既然不喜欢我,为什么要将我抱回来?    我的心中充满着疑虑,同时也是对我的身世充满怀疑。    一个星期之后。    慕辰和我妈妈被判刑,在法庭上,慕辰对着我龇目欲裂,说我蛇蝎心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