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了背对着我的顾夜爵一眼,立刻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身体,见我身上的睡衣穿的完好,而且身上也没有奇怪的感觉,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顾夜爵昨晚没有碰我?这个男人……真是阴晴不定,神秘莫测。    我瞅着顾夜爵,有些疑惑。    “席慕深已经醒了,等他好一点,你们两个就离开这里。”顾夜爵丢下这句话,便离开了。    我看着顾夜爵的背影,满头黑线。    顾夜爵究竟是什么意思啊?    我从床上爬起来,抓了抓自己的鸡窝,慌张的从床上下来之后,立刻去了席慕深的房间。    席慕深睁着一双眼睛,安静的看着门口,在看到我之后,那双凤眸带着些许喜色。    “慕清泠……你去哪里了。”席慕深挣扎着就要起身,我立刻上前,抓住了席慕深的手。    “你干什么?”、    “他有没有伤害你?”席慕深抓住我的手,苍白的俊脸上浮起一层戾气道。    听到席慕深喑哑的声音,我不由得怔住了。    席慕深知道是顾夜爵救了我们吗?    “嗤,你以为我会对慕清泠做什么?”一道懒洋洋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我回头,就看到穿着一身黑衣的顾夜爵,他姿态邪肆优雅的看着我和席慕深,隐藏在面具之下的表情我看不真切,可是,那双黑眸涌动着的轻佻和邪肆,我却看得一清二楚。    “顾夜爵,你应该知道,你要是敢动慕清泠一下,我会要你的命。”席慕深冷着脸,眼神恐怖的朝着顾夜爵说道。    顾夜爵闻言,低笑了一声,诡谲阴沉的笑声,莫名的让我的身体绷紧。    “你以为,凭你现在像是病老虎一样的身体,是我的对手吗?”顾夜爵走进席慕深,对着席慕深居高临下道。    席慕深被顾夜爵的话,气的整张脸都黑了。    他用力的捏住拳头,满脸铁青的瞪着顾夜爵,像是要将顾夜爵生吞一般。    顾夜爵也无所畏惧的看着席慕深,冷嘲的盯着席慕深看了许久,才转头看向我:“慕清泠,别忘了你自己答应过什么,我会过来索取我的报酬的。”    说完这些话,顾夜爵便离开了。    席慕深情绪激动的对着顾夜爵的背影低吼道:“顾夜爵,你他妈的要是敢碰慕清泠一下,我要你后悔。”    “好了,你悠着点。”我黑着脸,看着席慕深这么激动的将伤口撕裂了,忍不住皱眉道。    “他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席慕深喘了一口粗气之后,用力的抓住我的手腕,眼神冰冷骇人的看着我闻到。    我看了席慕深一眼,冷淡道:“席慕深,这是我和顾夜爵之间的事情,不需要你操心,你只需要将自己的身体养好就可以了。”    我推开了席慕深的手,起身便要离开却被席慕深拉到了他的怀里。    我整个人都撞到了席慕深的怀里,腰肢被席慕深紧紧的扣住了。    我想要挣扎的时候,席慕深将脸埋进我的脖子里,声音嘶哑道:“慕清泠,不要走。”    “松手。”我被席慕深带着些许脆弱甚至是落寞的声音震慑到了,咬住嘴唇,极力的控制自己的情绪道。    “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你答应了顾夜爵什么?回答我。”    “我说了,这是我的事情,你只需要将伤养好就行。”    “慕清泠。”席慕深对着我一阵咆哮,俊美的脸上满是愤怒的瞪着我。    “这一次,你救了我,而我……也救了你,我们两不相欠。”我看着席慕深,淡漠道。    “你说两不相欠?你以为,我们之间,可以割舍开来吗?”席慕深拽住我的手,明明席慕深已经受伤这么严重了,可是,他的力气,却出奇的大。    我挣脱了许久,都没有将席慕深的手给挣脱出去。    席慕深目光阴沉沉的盯着我,嗓音异常凄厉道:“慕清泠,你给我听清楚了,我们之间清不了,永远都清不了。”    我看着席慕深的样子,眉心不由得微微皱了皱。    就在我和席慕深两人对视的时候,门口传来了佣人的声音。    “慕小姐,少爷让我们送你们去医院。,”    顾夜爵是打算放过我们?不……他不会就这个样子轻易的放过我的。    我摸着肚子,起身道:“好,我知道了。”    席慕深去医院也好,这个样子可以得到更好的治疗。    顾夜爵的人将我和席慕深送到车子之后,一个保镖上前,朝着我说道:“慕小姐,我们少爷说,请慕小姐不要忘记自己曾经许诺的事情,他会在你生下孩子之后,过来取。”    听到保镖的话,我浑身一僵。    我捏住拳头,淡淡道:“好,我知道了。”    “顾夜爵要你做什么?”席慕深眯起眼睛,明明虚弱的要命,眼神却依旧锐利的可怕。    我不耐烦的看了席慕深一眼,淡漠道:“你不需要知道,这是我和顾夜爵之间的协议。”    “慕清泠。”席慕深的声音不由得拔高,听到他异常愤怒的声音,我不由得皱眉,冷淡道:“席慕深,我说过,我不会欠你什么。”    既然曾经已经抛弃,就抛弃的彻底。    席慕深阴着脸,黝黑的凤眸,却死死的盯着我看,一直盯着我看。    我被席慕深这种深沉的目光看了许久,正当我浑身都不舒服的时候,席慕深才用力的捏住我的手,淡漠道:“慕清泠,这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