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辰带着冷嘲的话,让我的大脑一阵轰隆了一声,我睁大眼睛,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够傻傻的看着慕辰,嘴唇不断颤抖。    慕辰看着我这幅样子,讥讽的将手中的汽油罐子扔到一边,拿出打火机道:“慕清泠,你这个傻女人,真是傻。”    “你胡说,你胡说。”我被慕辰的话刺激了,红着眼睛,从地上摇摇晃晃的爬起来,朝着慕辰的身体撞过去。    慕辰被我撞到了一边的山壁上,满脸愤怒的看着我,一巴掌扇到我的脸上。    我整个人都坐到了地上,脸色苍白,双颊传来一阵阵刺痛的感觉。    “慕清泠,你就好好享受吧,哈哈哈。”    慕辰疯狂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我看着他将打火机扔下,大火瞬间点燃了整个洞口。    我被那些火焰包裹着。    我许久都没有动一下,直到那些滋滋的烈火,靠近我的身体之后,我才像是发疯一般,想要从这里逃出去。    可是,洞外一阵阵的浓烟,吸进了我的鼻子里,让我浑身难受,我忍不住,发出一声咳嗽。    我咬牙,看着绑着我双手的绳子,将手放在火里烤,手腕传来些许的灼热。    我得到自由之后,便抱着肚子,想要离开这里。    可是,火势越来越大,我叫了一声,只能够被逼进去。    怎么办?谁来救救我?救救我……    我被逼到了角落的位置,浓烟不断的朝着我滚滚而来,我快要被这个烟给逼疯了。    我抱着肚子,苦笑的低下头,轻声道:“宝宝,对不起,妈咪恐怕没有办法将你生下来了。”    是我不好,我太蠢了,一切都是我不好。    我慢慢闭上眼睛,等着那些大火,将我整个人吞噬。    浓烟钻进我的身体,让我整个人越发的虚弱,我的意识渐渐变得模糊起来。    我看着火在我的四周开始蔓延,马上就要将我整个人都焚烧的时候,我没有畏惧,没有哭。    只是抱着肚子,弓成虾米一般,安静的等待着这种灼热嗜血的感觉。    ……    “慕清泠……慕清泠。”    是谁?谁在叫我?不要叫我,我好难受……    鼻子里有肉被烤焦的味道,很难闻,还有滋滋的烈火的声音,我想,我已经死了吧?    “慕清泠,别睡觉,慕清泠。”    又是这个声音,就像是阴魂不散一般,缠着我。    我不耐烦的想要伸出手,将这个像是烦人的声音给挥走,不想我却感觉,自己浑身都没有力气。    一点力气都没有?我究竟是怎么了?    我慢慢的睁开粘着的眼皮,就看到了一张模糊的俊脸,四周一片的漆黑,有鸟鸣声,还有很多不知名的虫鸣声。    我哑着嗓子,虚弱道:“席慕深?”    为什么?他会在这里?我死了吗?    “别怕,我马上带你去医院,很快就到了医院了。”    席慕深抱着我,在路上狂奔,我无力的看了席慕深一眼,就连推开席慕深的力气都没有。    身体一阵摇晃,我的脑子一片空白。    “别睡,喂,大哥哥,你不要睡觉。”    “我会带你离开这里的,别怕,我叫慕清泠,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方彤。”    “我叫席慕深,你真的有办法离开这里吗?”    “当然了,等下你们听我的就好了,你已经受伤了,还在发高烧,我会带你回去的。”    “好。”    谁?是谁在说话?好吵……    “清泠。”    “啊。”    “清泠……”    身体集聚的下降,好难受,怎么回事?这种坠入谷底的感觉,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感觉自己就像是被人从悬崖上推下去一般,身体不断的往下降,一直降落,一直降落……    我的心中升起一股恐惧,忍不住发出一声尖叫:“啊。”    “慕清泠。”    我从床上坐起来,额头满是汗水,我的身体被一个异常温暖的怀抱紧紧的抱住了,我听到了来人强而有力的心跳声,在我的耳边响起。    我无力的抬起头,便看到了席慕深那张俊美的脸。    他摸着我的脸,担心道:“哪里不舒服?”    “席……慕深?”我看着席慕深,许久之后,才算是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席慕深那双冰冷的眼眸,带着些许欣喜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他说了三遍,然后紧紧的将我抱住,我被席慕深这么用力的抱着,身体有些难受。    我无力的推着席慕深的身体,难受的蹙眉道:“这里是……哪里、”    “这里是镇上的医院,我们的车子没油了,没有办法返回到市区,我将你带来这里的诊所休息。”    席慕深轻轻的摸着我的头发,朝着我说道。    “孩子……”我心慌的摸着肚子,有些害怕的看着席慕深。    席慕深见我这个样子,无奈的摇头道:“别担心,孩子没事,你也没事,就是有些烧伤,很快就会没事的。”    听席慕深这个样子说,我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我的脑袋,有些晕乎乎的,还是想要继续睡觉。    “别吵我。”我闭上眼睛,对着席慕深低喃了一声,便靠在他的怀里,睡着了。    他的怀抱,很安稳,很温馨。    ……    “小姐,你终于醒了。”我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一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