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着窗外,手指轻轻的放在腹部的位置,胃部隐隐传来些许难受,我隐忍着想要呕吐的冲动,咬唇盯着窗外,转移注意力。    不知道看了多久之后,一直行驶的车子,却在这个时候,突然停了下来。    我有些疑惑的看着从主驾驶座上下来的席慕深,没有动。    席慕深径自的来到我的车门便上,拉开门,朝着我说道:“下车。”    我看了席慕深一眼,抬起眸子,看看席慕深将我送到什么地方,当看到不远处亮堂堂的显示医院两个字之后,我忍不住黑着脸。    “席慕深,你将我带这里来干什么?”    他竟然将我带到医院来?什么意思啊?    席慕深沉下脸,不耐烦的朝着我说道:“我说下车,听到没有。”    席慕深没有什么耐心的朝着我冷声道。    我坐在车上,看了席慕深一眼,倨傲的抬起下巴,对着席慕深说道:“我不要下车,你马上送我回去。”    席慕深闻言,面色阴了下来,说真的,这个样子的席慕深,让我有些害怕,我忍不住瑟缩了一下脖子。    席慕深伸出手,扯着我,将我从车上扯了下来。    “席慕深,你干什么,你这个混蛋,流氓。”    “你在敢动一下,我就在这里将你办了。”    席慕深看到我张牙舞爪的样子,扣住我的手腕,朝着我威胁道。    我听到他这么流氓甚至是无赖的话,气的整张脸都红了,刚想要朝着席慕深甩一巴掌的时候,席慕深立刻抓住我的手腕。    “慕清泠,你真的想要我在这里吻你吗?”席慕深一把扣住了我我的手腕,眼神凶狠的朝着我说道。    我看着席慕深那张俊美邪肆的脸,咬唇道:“席慕深,你不要太过分了。”    “过分?你要是在不走,我还可以做出更过分的事情。”他的眼底划过些许沉冷,对着我扬唇嗤笑道。    听到席慕深这个样子说,我感觉双颊一阵火辣辣的。    席慕深这个混蛋,流氓,色胚,没有想到,过了这么久了,竟然还是这么不要脸。    我被席慕深刚才的话,气的说不出来话来,只能绷着一张脸,被席慕深扯着往医院里面走去。    “给她看一下。”席慕深不顾我的不愿意,强行的拉着我去了院长的办公室,随后便指着一脸目瞪口呆的院长命令道。    我满头黑线,真想要一巴掌甩过去,最后只能够隐忍下来。    我克制住自己的怒火,咬牙切齿的看了席慕深一眼,不悦道:“席慕深,你有病啊?我说了,我只要吃一点药就可以,还有,我的事情,不需要你关心。”    说完,我便扭头想要离开,谁知道,席慕深竟然拽住我的手腕,再度将我拉着走过来。    “席总……”可怜无辜的院长,看着我和席慕深两个人的动作,满头冷汗的叫着席慕深。    席慕深阴着脸,不悦的看了院长一眼,冷着脸道:“没有听到吗?给她看一下,她身体不舒服。”    “是,是。”院长被席慕深这个样子说,不敢怠慢,立刻给我检查身体,他让我抬起手腕,帮我把脉,我被院长的动作吓到了,脸颊不由得一僵。    我刚想要甩开席慕深的手,不想,席慕深越发用力的扣住我的手腕,让我想要离开都没有办法。    “这位小姐……好像是……”院长看完之后,突然抬起头,支支吾吾的看着席慕深。    “我没事。”我有些心虚的看了院长一眼,声音突然拔高。    要是席慕深知道我怀孕的话,肯定会怀疑的,说不定会将我的孩子抢走,这种事情,我绝对不会允许它发生。    或许是我的情绪这么激动的样子,引起了席慕深的注意,席慕深眯起眼睛,冷冷的看着我说道:“慕清泠,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我哪里有什么事情瞒着你?我要回去了。”我甩了甩手,对着席慕深哼出一口气,便要离开,可是,席慕深抓着我的手却非常用力,怎么都不肯让我离开。    “她怎么了?”席慕深捏住我的手腕,不让我离开,看向了一边的院长问道。    院长被席慕深这么一问,有些担心的看了我一眼,我恳求的看着那个院长,席慕深却突然在这个时候,对着院长一阵怒吼道:“说。”    “是……这位小姐是怀孕了”……    “死定了。”我在心里呼叫了一声,真想要去撞墙。    混蛋……这个医生干什么要和席慕深说?这些我是真的……死定了。    我黑着脸,感觉席慕深捏住我手腕的手越发的用力,掐的我的手腕都疼的厉害。    我感觉到那股骇人的气息,直接朝着我奔涌,我忍不住瑟缩了一下脖子。    院长有些惶恐不安的垂下脑袋,小心翼翼的看看面色阴郁可怕的席慕深一眼,结结巴巴道:“席总。”    “出去。”席慕深眯起眼睛,冷眼扫了院长一眼,命令道。    可怜的院长,委屈的离开了自己的办公室,整个办公室里,就剩下我和席慕深两个人。    席慕深目光阴冷恐怖的盯着我,看了许久,我被席慕深这个样子看着,感觉浑身的血液,仿佛在一瞬间凝固起来,特别的难受。    “你……你干什么这个样子看着我?”我蹙眉,不悦的看着席慕深,梗着脖子道。    他凭什么这个样子看着我。    “谁的孩子?”席慕深捏住我的手腕,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