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这辈子不分开(席慕深慕清泠全文免费阅读) > 第109章 我一点都没有放在心上
    我真的觉得这个地方很不错,这里四周都是瓜果蔬菜的,而且,山上还有杨梅树之类的。    “想要去山上看一下吗?”萧雅然看着我一脸兴奋的样子,不由得问道。    我摸着肚子,吞咽了一下口水道:“一听到杨梅,我感觉酸酸的。”    “这个很甜,这里的土壤很适合种植杨梅,而且个头很大,很多汁。”    “真的吗?”听到萧雅然这个样子说,我不由得再度吞咽了一下口水问道。    “你觉得我会骗你吗?”萧雅然轻佻眉梢,对着我反问道。    我瞅着萧雅然,自然是相信萧雅然不会欺骗我的。    萧雅然牵着我的手,朝着山上走路,山路不算是非常崎岖,就是有很多的石头,有些时候会嗝脚。    好在有萧雅然一直牵着我的手,我才没有担心。    上山之后,看着漫山遍野的杨梅树,我忍不住兴奋道:“真好看。”    这里的杨梅是很黑的那种,一看就非常甜。    “尝尝看。”萧雅然拿出一个一瓶水,洗了一颗杨梅,递给我笑吟吟道。    我咬了一口,果然像是萧雅然说的那个样子,非常好吃,甜甜的,一点都不酸。    “我们今天摘一桶回去,给你泡杨梅酒,做梅干吃,你现在喜欢吃酸一点的,那边那颗就是比较酸一点的,我们去摘。”    “好。”萧雅然的体贴,让我心中涌动着丝丝的温暖。    我握住了萧雅然的手,看着萧雅然,轻轻的点头,便和萧雅然一起去摘杨梅。    许久没有这个样子这么放松了,这一天,我很开心。    我们回去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原本说要摘一桶的,结果摘得兴奋了,竟然摘了三桶,我还吃了好多,感觉胃都在抗议了。    “我给妈妈那边拿一些,给林曼一些,给叶然拿一点,剩下的,用来晒干和泡杨梅酒。”我将扬眉分好之后,回头看着萧雅然询问道。    “你做主就可以。”萧雅然只是摸着我的头发,淡淡的笑道。    听到萧雅然这个样子说,我握住萧雅然的手,轻声道:“谢谢你,雅然。”    “傻瓜,说什么谢?你可是我的老婆,我让自己的老婆开心,不是应该的吗?”萧雅然的话,让我再度羞红了脸。    “你先回房去休息,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萧雅然在我额头上亲了一口,便去书房了。    我摸着额头,上面似乎还残留着萧雅然的气息,那么的干净。    我闭上眼睛,摸着肚子,轻声道:“宝宝,以后他就是你的爸爸了,知道吗?他会对你很好的。”    晚上,我收拾了一下,就打算上床睡觉的时候,却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    我还以为是以前大学的同学,给我打电话,可是,我问了半天,对方都没有说话。    “不说话?既然这个样子,那么我睡觉了。”我挑眉,对着电话那边的人说道。    我刚想要将电话挂断的时候,对方总算是舍得开口了。    “慕清泠。”    清清冷冷,甚至是带着些许朦胧和模糊的声音,钻进了我的耳朵。    我用力的捏住手机,心脏的位置,猛地缩紧。    我知道,自己本来不应该表现出这种情绪变化的,可是,我还是……控制不住。    我压下心中那股古怪的刺痛,淡漠道:“席慕深,你玩够了没有?”    每次都用不一样的号码打我的手机,打通之后,又总是不说话?    那天在电影院门口,他不是表现的很好吗?为什么总是要做出这种让我看不懂的事情。    “慕清泠,我……难受。”席慕深似痛苦一般喑哑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    我垂下眼睑,重重的咬唇,对着席慕深淡漠道:“所以?你想要我怎么样?”    “慕清泠……心……狠难受……我快要疯了,怎么办?我真的……要疯了。”    席慕深断断续续的声音,带着悲戚甚至是痛苦,不断的撞击着我的耳膜。    我不想要听到席慕深任何的话,一个字都不想要听到。    “席慕深,你不觉得自己很可笑吗?你总是一次次的抛弃我,利用我,然后又一次次的用这种卑劣的手段,你想要我心软?还是想要我干什么?”    我对着电话那边的席慕深低吼道。    席慕深没有在说话了,电话那边,传来了死寂一般。    我压着自己的脾气,不让自己过多的表现出来情绪,就要将电话扔到一边,才听到一声幽幽而痛苦的声音:“对不起……”    又是对不起?每次席慕深除了会说对不起之外?还会说什么?究竟还会说什么?    “不必,你的对不起,我承受不起,同样的,我也告诉你,我正在慢慢的爱上萧雅然,我希望以后你不要在打扰我的生活,那天在电影院门口,你不是做的很好吗?席慕深。”    “慕清泠,萧雅然……不是好人,你不要相信萧雅然……”    “对我来说,全世界的人都是好人,而你席慕深,是最坏的那个。”    “慕清泠,不要爱上萧雅然,不要爱上他……”    “他有目的的,他是有目的的,你不要被萧雅然欺骗……”    “欺骗?真正欺骗我的人,不是你吗?你演了一出好戏,让我刮目相看,我从来不知道,你竟然有这么高的演技,奥斯卡金奖的影帝都不及你的十分之一。”    “慕清泠,不要用这种口气和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