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然,我不会在这个样子了,你给我最后一次机会,好不好。”我看着萧雅然,抓住萧雅然的手臂,急切道。    我渴望有一个人可以救赎我,可以将我从安歇泥潭中,拉出来。    萧雅然就是那个可以将我从泥潭拉出来的人,我渴望得到救赎。    萧雅然目光温柔的看着我,摸着我的头发,爱怜道:“傻瓜,不管你什么时候回到我的身边,我都会答应你的。”    萧雅然的话,让我愧疚,也让我痛苦。    “这一次,我不会在动摇了,再也不会了,我想要……成为你的妻子,好吗?”    “好。”萧雅然握住我的手,眼眸异常温和的朝着我说道。    我靠在萧雅然的怀里,将萧雅然的手,放在我的肚子上,轻声道:“你会介意这个孩子吗?”    我怀着席慕深的孩子,嫁给萧雅然,对于任何一个男人来说,这都是一个羞辱,如果萧雅然不想要我,我会离开这里的。    “不会,我说过,只要是你的孩子,不管孩子的亲生父亲是谁,都是我的孩子。”    “谢谢你,雅然。”我抱着萧雅然的身体,苦涩的低喃道。    我唯一的救赎,只有萧雅然一个人了,只有他了。    ……    第二天,各大报纸纷纷报道了席慕深和方彤两个人结婚的喜讯,两人决定在三天后的伊丽莎白大教堂举行盛大的结婚典礼。    我看着两人亲密无间的样子,眼底没有任何的波澜。    “要是难过的话,就不要看了。”萧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我的后背,将我手中的报纸拿掉。    “不难过。”我看着萧雅然,淡淡的摇头解释道。    “我已经放下了。”心死一回,就不会有任何的波澜了。    “雅然,我们也在那天举行婚礼吧。”    “好。”萧雅然宠溺的揉着我的头发,然后看着我的肚子说道:“最近孩子没有闹你吧?”    “最近孕吐不是很严重,没有最初那么的激烈,孩子也心疼我了。”我摸着肚子,目光柔和道。    我现在只有孩子和萧雅然了,不可以让孩子有任何的事情,绝对不可以。    萧雅然闻言,轻轻的点头道:“没事就好,我之前还担心你的身体状况,看你情绪这么好,我就放心了。”    “嗯。”我牵着萧雅然的手,想了想说道:“我突然想要去吃火锅了,我们晚上去吃火锅,然后去街上逛逛吧。”    “好。”萧雅然点头,只是柔柔的看着我,眼底满是宠溺。    我抱怨的靠在萧雅然的怀里,皱了皱鼻子道:“雅然,你这个样子,会将我宠坏的。”    每次只要我说什么,萧雅然都说好,这个样子,让我越发的离不开萧雅然了。    “娶老婆不就是为了宠老婆吗?”萧雅然挑眉,低笑的对着我说道。    听到萧雅然这么说,我踮起脚尖,搂住萧雅然的脖子,在萧雅然的脖子上,轻轻的蹭了蹭道:“雅然,我们一辈子在一起,好不好?”    “只要你不离开我,我们一辈子都在一起。”萧雅然摸着我的眉梢,目光温和道。    我看着萧雅然俊逸的脸,心脏猛地一跳。    我想,我真的喜欢上萧雅然了,我也相信,随着时间的消失,我会爱上萧雅然的。    萧雅然因为我怀孕的关系,不让我上班了,虽然孩子两个月都没有,萧雅然却说为了我的身体好,不许上班。    没有办法,我只好遵从萧雅然的话,每天都待在别墅画设计图,无聊的时候,就出去逛一逛。    下午我睡到两点半醒来,肚子很饿,便想要去弄点吃的。    谁知道,冰箱里没有我喜欢吃的西红柿。    我皱眉,只好拿着钱包,离开了别墅。    我原本想要在附近的超市,买几个西红柿,在买几个鸡蛋和面条回去煮的,谁知道,等到我买好东西出来,却撞到了那个……顾夜爵?    上一次席慕深是这个样子叫他的名字吧?    “请问……你有事情吗?”我看着戴着一张银质面具的男人,舔着嘴唇小声道。    这个男人,上一次给我的感觉就非常不好了,在那种地方,和女人这么明目张胆的上演直播,想着我就觉得很恶心了。    “你怕我?”顾夜爵没有回答我的话,只是迈着修长的双腿,朝着我走进,低笑的伸出手,握住我的下巴道。    我被顾夜爵这种阴邪的动作弄得有些不自在,而且,顾夜爵这种姿势,让人非常不爽,就像是在调戏我一样。    我不耐烦的一巴掌推开了顾夜爵的手,不悦的皱眉道:“我为什么要怕你,还有,别动不动就动手动脚的,我可不是外面那些随便的女人,我警告你,要是你敢打我什么主意,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我挥舞着拳头,对着顾夜爵冷笑道。    这种男人我实在是见得太多了,无非就是仗着自己有钱,以为所有女人都会拜倒在他的西装裤下,简直就是做梦。    “你马上要和萧雅然结婚了?”顾夜爵似乎没有因为我的动作生气,反而饶有兴味的朝着我说道。    我不明所以的看了顾夜爵一眼,完全不明白,他究竟是什么意思。    “既然你已经知道我已经是是有夫之妇,麻烦你以后遇到绕道而行。”我双手抱胸,不悦的看着顾夜爵说道。    这个男人总是给我一种非常不好的感觉,我可不想要与虎谋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