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慕深狂乱偏执的声音,在四周响起,可是,我已经没有这个心情去听了。    我靠在车子的座椅上,痛苦不堪的低吟着。    “清泠,马上就要到医院了,你忍着一点。”    “好。”我咬牙,虚弱无力的朝着萧雅然说道。    肚子好疼……    在车子行驶的过程中,我突然感觉到,双腿间,突然有热流划过。    难道是……大姨妈来了。    我紧紧的护住肚子,咬牙硬撑着。    从这里到市区,还是有一段路程的,在挣扎许久之后,终于到了医院。    医院到了之后,萧雅然抱着我,闯进了医院的手术室,我躺在手术室里,看着头顶的灯光,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    “滴滴滴。”    “清泠,你终于醒了,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我不知道睡了多久,醒来就已经在医院的病房里了,守着我的人,是林曼。    林曼上前,扶起我身体,在我的背后垫了一个枕头,让我可以更加舒服一点。    “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我听到你出事之后,真的被吓到了,究竟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和方彤被人劫持了。”    “不知道,我现在还有些晕。”我见林曼如炮珠一般的声音,有些吃力的摇头道。    “那你好好休息一下,我先回去给你炖一点鸡汤送给你补补身体。”    我轻轻的点点头,在林曼离开之后,我继续睡觉。    我是真的整个人都晕乎乎的,难受丶要命。    在我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我感觉好像是有人抱着我,我有些疑惑慢慢的睁开眼睛,就看到了抱着我不放的席慕深。    我眨巴了一下眼睛,盯着席慕深那张俊美好看的脸,看了许久许久。    席慕深见我一直盯着他看,他伸出手,暧昧的婆娑着我的脸颊道:“醒了。”    我被他手中的那股温度刺激了,忍不住用力的伸出手,将席慕深推开。    席慕深被我推开之后,我还以为他会生气,他只是拿起一边桌上的饭盒,打开饭盒盖子,倒了一碗浓郁的鸡汤,递到我的面前。    “这是我让佣人给你熬得鸡汤,你尝尝看。”    我拧眉,冷眼看了席慕深许久许久,才撇开头,面无表情道:“我不想要喝,拿开。”    “慕清泠,不要任性。”席慕深见我不肯喝汤,忍不住连名带姓道。    我高傲的抬起下巴,讥讽的看了席慕深许久,冷哼道:“席慕深,我说了,我不想要看到你。”    “喝汤。”席慕深直接将我的话忽视掉,将勺子递到我的嘴边,要喂我吃东西。    我不悦的看了席慕深一眼,一巴掌拍开了席慕深手。    他手中的鸡汤,瞬间洒落在地上,落在地上。    清脆的瓷器摔碎的声音,显得异常的清脆,我看着地上的鸡汤,什么话都没有说,席慕深则是铁青着脸,目光森冷道:“慕清泠,你究竟想要干什么。”    “滚。”    我不耐烦的看了席慕深一眼,肚子又在隐隐作痛了。    “你……”席慕深沉下脸,就要拽住我的手的时候,我不悦的瞪着席慕深,门口传来了萧雅然的声音。    “席慕深,你不要太过分了,你不去陪着你的未婚妻,在这里打扰清泠做什么。”萧雅然直接上前,一手挥开了席慕深的手,眼神冰冷道。    席慕深直接抡起拳头,便要朝着萧雅然的脸上砸过去,我立刻抓住席慕深的手,冷漠道:“席慕深,你想要做什么。”    “你现在在帮这个男人?”席慕深像是不可置信一般,瞪着我。    听了席慕深的话之后,我忍不住发出一声冷笑:“难道我不是帮他是在帮你吗?不要在挑战我的耐心了,我现在,一点都不想要看到你。”    我隐忍着肚子里微微抽疼的感觉,对着席慕深冷笑道。    席慕深盯着我看了许久之后,才抿着薄唇,转身离开了我的病房。    空气中,还隐隐带着鸡汤的味道,我浑身无力的坐在床上,轻轻的按压了一下难受的肚子一下。    萧雅然看到我这个样子,上前将我搂在怀里,心疼道:“哪里不舒服?是不是肚子。”    “嗯……不知道是不是被席慕深气到了,有些疼。”我抓住萧雅然的手臂,有些难受的呼吸道。    “我马上叫医生过来,别怕。”萧雅然轻轻的拍着我的手臂,便转身去叫医生了。    五分钟之后,医生过来了,帮我看了一下之后,脸色异常严肃的朝着我说道:“慕小姐,孕妇的心情要随时都保持轻松愉悦,以后还是不要大动肝火,很容易造成流产的危险。”    孕妇?流产?    这个医生究竟在说什么?    我怔讼的看着医生,又回头看了看萧雅然,萧雅然只是拍了拍我的手背,像是在告诉我,稍安勿躁的样子。    我咬唇,看着萧雅然将医生送走后,迫不及待的抓住了萧雅然的手臂。、    “雅然,医生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孕妇?什么流产?那些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清泠,你听我说,刚才医生给你做检查的时候,发现你已经怀孕了,孩子已经有四周了。”    怀孕了……我怀孕了……    我抱住肚子,想到之前我感觉到那股鲜血,立刻恐惧的抓住萧雅然的手臂:“那……我的孩子……”    “放心吧,孩子哦现在还很平安的在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