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这辈子不分开(席慕深慕清泠全文免费阅读) > 第095章 苦肉计用多了,令人恶心
    萧雅然打开车门,让我钻进车子之后,他才将车门关上。    我看着雨幕下的席慕深和方彤两人,在我们进入车子的一瞬间,我好像是感觉到了席慕深的眼底带着些许悲伤莫名的情绪,他究竟为什么要用那种奇怪而悲伤的目光看着我?“    我慕清泠,从来就没有欠过席慕深什么,反而是席慕深,欠了我很多很多。    “需要我陪着你吗?”萧雅然将我送回了住处的时候,他因为担心我的情绪,握住我动手问道。    这是一种暗示,孤男寡女的住在一起,总是会擦枪走火的,我愧疚的看了萧雅然一眼道:“抱歉雅然,今天我没有什么心情。”    “傻女人,你想什么呢?我只是单纯的想要陪着你。”萧雅然听懂了我话语里的意思,不由得低笑了一声,对着我摇头道。    我闻言,脸上有些火辣辣的。    我捏了捏手指,看了萧雅然一眼,舔着干燥的唇瓣道:“我……对不起……”    “那我先回去了,不要多想,有任何的事情,都要告诉我,我们马上就是夫妻了。”萧雅然见我这个样子,也没有继续强迫我,只是亲了我的额头一下,便离开了。    我看着体贴的萧雅然,心中带着些许暖意。    和萧雅然在一起,会非常幸福吧?因为萧雅然真的是一个,非常温柔的男人。    我关上门,将席木柏的木盒子,放在了客厅的茶几上。    我重新将席木柏放在盒子里的东西拿出来,里面,有我的发卡,还有我的照片,甚至还有我以前戴过的项链,不知道席木柏是怎么收集这些的,但是,看着那些曾经的回忆,我的眼泪再度控制不住。    “傻瓜。”我小声的说了一声,捂住手中的项链,擦掉眼泪之后,便将东西重新装到盒子里,封存起来。    席木柏,你这个傻瓜,世界上,最傻的人就是你了。    “淅淅沥沥。”    半夜,我一直都睡不着,脑海中,总是出现席木柏因为救了我而死掉的画面。    那些画面,一直在我的脑海中盘踞,不断冲击着我的大脑。    我头痛欲裂的从床上起来,打开灯,看着窗外淅淅沥沥的大雨发呆。    不知道看了多久,我听到有些在叫我的名字,还有敲门声。    大概是刚才雨下得有些大,我没有听到。    我披了一件衣服,走到门口的位置,打开门,就看到了坐在我家门口的席慕深。    他的那一身黑沉沉的西装,早已经被大雨淋湿了。    他听到开门声,回头盯着我,那双邪魅漆黑的凤眸,紧紧的凝视着我,那么的认真,盯着我,看了许久许久。    “席慕深……你怎么会?”我惊讶的捂住嘴巴,看着他湿漉漉的脸道。    “慕清泠。”席慕深哑着嗓子,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淋雨太久的关系,声音变得粗粝而有些难听。    “你究竟想要做什么?”我冷静下来,不让自己在为了席慕深有任何的涟漪。    席慕深伸出手,微凉的手指,轻轻的触碰着我的脸颊,我被这股寒气震慑到了,身体不由得往后退了一步。    他趣阅紧紧的抓住我的手,将我扯到了外面。    我一下子被雨淋湿了,刚想要羞恼的对着席慕深大叫,席慕深却霸道狂野的擒住我的嘴巴,用力的啃咬着我的唇瓣。    他的动作很用力,发狠似的吮吸着我的嘴巴,冰冷的雨水,顺着我们两个人紧紧贴合在一起的嘴巴,显得异常暧昧。    我红着眼睛,推着席慕深的胸膛,想要将席慕深推开,可是席慕深却抓过我的双手举过头顶,顺势将我按在了走廊的墙壁上。    “席慕深,你疯了?滚开……不要碰我。”    “慕清泠……我好累……怎么办?我要疯了……真的要疯了。”    席慕深痛苦的咬住我的锁骨,声音嘶哑的对着我咆哮道。    我被席慕深痛苦的咆哮吓到了,只能够睁着眼睛,看着席慕深痛苦而扭曲的俊脸。    “慕清泠……为什么……为什么我们要这个样子……我受不了了怎么办?我受不了……”    “席慕深,回去吧。”我不知道席慕深今天怎么了,可是……我却真的不想要在看到席慕深了,一点都不想。    “不回去,我不想要回去,我想要和你在一起。”席慕深抱着我,不肯放手。    我们两个人都被大雨淋湿了,衣服紧紧的贴在一起,很难受。    我推着席慕深的身体,有些生气道:“席慕深,你够了。”    为什么总是要用这种卑鄙的手段?他是不是算准了我不会狠心。    “慕清泠。”席慕深伸出手,摸着我的脸,指尖微凉的触感,刺激了我的心脏。    我看着席慕深,眼底划过一抹暗光,主动伸出手,捧着席慕深的脸,亲了上去。    席慕深发出一声低吼,双手在我的身上乱摸,我微微眯起眼睛,看着已经意乱情迷的席慕深,抬起脚,一脚踹到了席慕深的下盘。    “唔。”席慕深吃痛的松开我,一张俊脸,扭曲难看。    “席慕深,不要以为,我还是以前的慕清泠。”    我冷冷的看着席慕深捂住下身狼狈的样子,淡漠的嗤笑道。    席慕深双眼通红的看着我,想要朝着我扑过来,我已经闪身回到了房子,用力的关上门,将席慕深阻隔在门外。    “慕清泠……开门……慕清泠。”席慕深用力的锤门,听到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