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这辈子不分开(席慕深慕清泠全文免费阅读) > 第092章 席木柏对我的心意
    “萧总,你还是管好自己的女人,不要让她勾引慕深。”方彤不甘示弱的对着萧雅然讥讽道。    我听了之后,淡漠的抬头,目光空洞而冷漠道:“我从未想要勾引席慕深,席慕深对于你来说是一个香饽饽,对我来说,席慕深就是我用过之后,不想用的男人。”    “你……”方彤一听,脸色变得异常难看。    我懒得和方彤在这种事情争吵,只是冷眼看了方彤一眼,便没有在说话了。    “木柏,我的木柏怎么了?”在我们继续等待的过程中,席木柏的妈妈听到了席木柏出车祸的消息,跌跌撞撞的跑了过来,我记得她是一个很优雅的女性,可是此刻,却异常慌张恐惧的冲了过来。    她抓住席慕深的手臂,对着席慕深急切道:“慕深,你告诉婶婶,木柏现在怎么样了。”    “还在抢救。”席慕深淡淡的看了席木柏的妈妈一眼,淡漠的解释道。    我知道,席家和那些宗亲的关系一直都是比较冷淡的,大概是因为一个大家族,人情世故都比较冷漠吧。    席木柏的妈妈浑身颤抖,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看着席木柏的妈妈哭的这么伤心的样子,我心中难免带着些许的心酸。    我轻轻的推开了萧雅然的手,来到了席木柏妈妈的身边,对着她说道:“对不起,木柏都是因为救我,才会……”    “慕清泠,你这个扫把星,你为什么要害我的木柏?”席木柏的妈妈抬起头,原本雍容优雅的脸上,此刻弥漫着一层憎恨之气。    她从地上站起来,指着我低吼道。    我沉默的任由席木柏的妈妈辱骂我,却一句话都没有说。    我知道,席木柏发生这种事情,席木柏的妈妈恨我,也是应该的,要是席木柏这一次,真的没有挺过去的话,我也会内疚一辈子的。    “都怪你这个贱人,你为什么要蛊惑我的儿子,我已经告诉他……不要在想着你了,为什么他就是不听,为什么……你究竟有什么好的?连慕深都不要的弃妇,我不知道木柏究竟是中了什么邪,竟然一直爱着你,你究竟给我们木柏灌了什么迷汤?”    席木柏妈妈的话,尖锐刺耳的在我耳边的位置划过,有些难受。    我捏住拳头,脸色苍白道:“我……不知道……”    不知道席木柏对我的心思吗?不,其实我知道的,只是,我不想要去想。    我甚至不知道,席木柏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我记得以前看到席木柏的时候,他还是一个腼腆的高中生,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    “作孽啊,作孽啊……”席木柏的妈妈对着我捶胸顿足的低吼道。    整个医院的走廊显得异常安静,我和席木柏的妈妈互相对视着,萧雅然只是站在我的身边,轻轻的搂着我的肩膀,对着我安慰道。    “别担心,一定会没事的。”我靠在萧雅然的怀里,眨巴了一下艰涩的眼眸,心脏难以言喻的一阵刺痛。    那个有着干净微笑的男人,一定会平安无事的是不是?    席木柏,求你了,不要出事,不要让我……再度背上一条人命,我真的没有办法承受了。    “撕拉。”不知道过了多久,等待的时间太长了,我也渐渐的有些麻木的时候,手术室的门,在这个时候,被人拉开。    当手术室的门被打开之后,我们的目光齐齐的看向了从手术室出来的医生,我几乎是朝着那个医生扑过去的。    “医生,木柏情况怎么样了?”    “医生,我家木柏怎么样了?究竟怎么样了。”席木柏的妈妈和我一同对着医生问道。    医生摘掉了口罩,脸色带着肃然和悲悯的看着我和席木柏的妈妈。    “很抱歉,病人送来的太晚了,我们抢救了六个小时,却还是……”    “你说什么?你给我再说一遍?”席木柏的妈妈像是疯了一般,抓住那个医生的手臂低吼道。    医生似乎对于这种宣布死亡时间的事情已经麻木不仁了。    他深深的看了席木柏的妈妈一眼,轻声道:“我很抱歉,我们没有办法抢救席先生,他已经死亡了。”    死亡了……席木柏……死亡了?    我听了之后,眼睛睁得很大,身体忍不住朝着后面倒退了一步,萧雅然在这个时候,扶住了我的身体,见我脸色苍白的样子,眼眸略微带着些许暗沉道:“清泠。”    “雅然,我在做梦吗?”我抓住萧雅然胸前的衣服,脸色苍白的问道。    萧雅然有些心疼的摸着我的眼睑道:“你累了,我先带你回去休息一下。”    “我一定是在做梦的,一定是的。”我靠在萧雅然的怀里,自言自语道。    席木柏怎么可能会死呢?我明明记得……他还和我说话,告诉我,席慕深的秘密的,怎么突然就死了?    怎么会?怎么会死呢?我一定是在做梦对不对?    “慕清泠,你这个贱女人,你害死了我唯一的儿子,我要你偿命。”一道尖锐的低吼在我耳边响起,我看到席木柏的妈妈朝着我扑过去,那双猩红而带着憎恨的目光,仿佛要将我整个人吞噬一般。    我僵着身体,呆呆的看着朝着我扑过来的女人,完全不想要闪躲。    “够了。”就在席木柏的妈妈的手就要掐住我的脖子的时候,被席慕深隔开了,席慕深声音冰冷的看着满脸怒火的席木柏的妈妈,冷冽骇人的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