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下是宾客云集的宴会,楼上,我则是和席慕深沉沦在这种美妙中,不可自拔。    “够了……席慕深。”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对着不知疲惫的在我身上耕耘的男人,红着脸道。    在席慕深的面前,我的定力,基本已经变成零。    每一次都这个样子,或许,在我的心中,还是想要得到席慕深的爱,是不是?    “慕清泠,不要让萧雅然碰你。”席慕深停下动作,扣住我的下巴,目光异常幽深的盯着我的眼睛看。    我看着席慕深,垂下眼帘,没有说话。    见我没有说话,席慕深恶劣的用身体撞击了我一下。    我痛呼了一声,抓住席慕深的肩膀,羞恼道:“席慕深,你不要太过分了。”    席慕深懒洋洋的托住我的胸部,在上面咬了一口道:“过分?什么叫过分?有你过分吗?我那个样子祈求你,你竟然丢下我和萧雅然离开?说,你有没有让萧雅然碰你?”    席慕深用力的捏住我的胸部,重重的咬了我一口,邪肆道。    “别。”我被席慕深的动作,弄得身体一软,身下更是燥热起来。    “慕清泠,说不说?”席慕深清楚的知道我身上的敏感点在什么位置,他放肆的撩拔着我的身体,逼迫着我,最终,我无奈,只好咬牙的摇头:“没有……”    “记住,你的身体,只能够被我碰,这里,是我的,这里也是我的。”席慕深的手指,拂过我的锁骨,拂过我的小腹,用力的在我身体里横冲直撞。    我忍不住惊呼了一声,放声叫了起来。    “席慕深……慢一点……”    “口是心非的女人,明明就喜欢我快一点。”    “好热……”我低呼了一声,双腿更加用力的缠着席慕深的腰身。    我喜欢这种感觉,喜欢被席慕深包裹的那种感觉。    “慕深。”就在我和席慕深疯狂探索着彼此的身体的时候,走廊的位置,却传来了方彤的声音。    我忍不住绷紧了身体,席慕深的身体也渐渐都变得异常难受的样子,声音粗嘎道:“慕清泠,你想要我死吗?”    “对……对不起。”我见席慕深整张脸都变得异常难看,有些尴尬的放松了心情。    席慕深用力的捂住我的嘴巴,动作没有减退,反而越发用力。    “呜呜呜。”我被这种类似于偷情一般的感觉,刺激到了,整个身体都兴奋起来。    “慕深?”方彤的声音,越来越近了,越是这个样子,我感觉身体就像是处于坑奋一般,我越发的兴奋起来。    席慕深低下头,魅惑的朝着我说道:“这种感觉,是不是很刺激。”    我瞪了席慕深一眼,不明白,席慕深究竟是怎么回事。    席慕深盯着我,叹了一口气道:“慕清泠,等我。”    什么?我不明所以的看着席慕深,席慕深已经翻身从我身上出来,他伸出手,将我搂在怀里,从我背后进入。    “席慕深……”我被男人突然袭击,忍不住发出一声微颤。    席慕深咬住我的耳垂,低哑着嗓子道:“等我,好不好,不要爱上别人,慕清泠。”    席慕深的声音,莫名的带着些许酸涩的感觉,让我的鼻子,难以言喻的带着些许心酸。    我的心脏,被席慕深牵引了,只能够跟着席慕深的频率,一遍遍的将自己埋藏。    不知道过了多久,这场运动才渐渐的停止,我却已经一点力气都没有,只能够无力的靠在席慕深身上,不断喘息着。    地上是一堆衣服,我和席慕深的衣服交织在一起,显得异常暧昧。    “疼吗?”席慕深伸出手,轻轻的按压着我的腰身问道。    我勉强的撑开眼睛,嘀咕道:“混蛋,这么用力。”    方彤应该是已经走了,大概是没有找到席慕深,去别的地方找了。    我看不懂席慕深,不明白,为什么席慕深要这个样子纠缠我?竟然会在方家的地盘,对我做出这种事情。    “回去我给你上药。”席慕深咬了一下我的嘴巴,便翻身下床穿衣服。    我看着穿上衣服,衣冠楚楚的席慕深,想到他刚才在床上做的那些孟浪的动作,不由得撇唇。    果然,男人床上,都是禽兽不如的东西。    “我的衣服怎么办?”我抱着胸口,对着席慕深低吼道。    都怪席慕深,竟然将我的衣服给撕烂了,想到我就生气。    席慕深邪肆的勾起唇瓣,懒洋洋的盯着我看了许久道:“我喜欢你不穿衣服的样子。”    “你……”我被席慕深不要脸的话气到了,抓起一边的枕头,朝着席慕深扔过去。    席慕深抓住枕头,靠近我,暧昧的咬住我的耳朵道:“傻女人,我怎么可能让你不穿衣服?嗯?就算是不穿衣服,也只能够在我的面前。”    “席慕深。”我被席慕深的话,羞得满脸燥热,满是愤愤的瞪着席慕深道。    席慕深在我的嘴巴上用力的咬了一口之后,才起身朝着门口走去。    我看着席慕深的动作,不知道席慕深究竟是想要做什么?    席慕深不会就这个样子一个人离开,让我一个人待在房间吧?    但是,很显然,我的担心是多余的,因为席慕深走到了门口之后,拿着一个袋子,朝着我走进。    我看那个袋子,应该是装的衣服,我面红耳赤的看了席慕深一眼,席慕深便将手中的衣服交给我,让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