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萧雅然打完招呼之后,萧雅然便带着坐在一边喝东西。    我们刚吃了一半的时候,就听到门口的位置一阵骚动,我有些疑惑的看过去,就看到了席慕深带着方彤出现了。    他们两个人站在一起的样子,非常般配,尤其是今天方彤还穿着一件纯白色像是婚纱一般的礼服,让整个人都看起来异常的高贵。    她满脸微笑的站在席慕深的身边,巧笑盈盈的样子,让整个人都变得越发的娇媚动人。    站在方彤身边的席慕深,虽然身形比以前消瘦,但是一双眼睛,却和以前一样,非常锐利,冷峻的脸上,带着些许浅淡的寒冰,薄冷的唇瓣,更是抿的像是冰刃一般。    我看着门口的席慕深和方彤,心脏的位置,难以言喻的划过一抹淡淡的酸涩感觉。    萧雅然看出了我此刻的情绪,伸出手,淡淡道:“想要上去打招呼吗?”    “不必了。”我有淡淡的摇头,对着萧雅然说道,我和席慕深已经到此为止了,再见也就像是陌生人一样,没有必要上前打招呼了。    听了我的话,萧雅然也没有强迫我,只是偶尔看着我的目光,带着些许的担心和复杂。    我们不过去和席慕深他们打招呼,方彤倒是带着席慕深过来。    我想,方彤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在我的面前炫耀,自己此刻和席慕深多么的恩爱吧?很可惜的是,席慕深现在和方彤两个人在一起的样子,在我的心中,激不起任何的涟漪。    “慕小姐和萧总这么早就过来了?”方彤看到我,热络的朝着我打招呼,仿佛我们之间的仇恨都不存在一般,这一点,我的却是非常佩服方彤,能够演戏到了极点。    方彤不愧是混演艺圈的,不是吗?    “方夫人生日,我们自然是不敢怠慢。”我淡淡的扫了方彤一眼,面无表情道。    “两位看起来很登对,莫非是有什么好事发生?”方彤抱着席慕深的手臂,巧笑盈盈的看着我说道。    我扫了方彤一眼,缓慢的勾唇道:“方小姐和席总好像也很恩爱的样子,莫非两位的婚期已经确定了?”    上一次方彤和席慕深两个人已经订婚了,这一次,只怕是直接结婚了吧?    “婚期确定之后,我一定会请慕小姐过来参加的。”方彤勾唇,对着我说道。    我无趣道:“好啊,到时候我一定会送两位一份大礼,抱歉,我先失陪一下。”    我不想要和方彤继续扯嘴皮子,也没有这个想法继续和方彤扯嘴皮子。    我朝着楼上的洗手间走去,刚好看到了方董事长从楼上下来。    他虽然已经到了中年,却依旧俊逸非凡,听说他和叶然感情很好,两个人更是恩爱到不行,身边也从未出现过任何的绯闻。    “慕小姐这是要去哪里?”方董事长目光温和的看着我说道。    “我想要去楼下的洗手间一下。”    “需要我让人带你去吗?”方董事长笑吟吟道。    “不用了,谢谢方董。”我摇摇头,方董也没有勉强,只是和我说了一声,便离开了。    我看着方董的背影,心下一阵悸动。    这种感觉,有些莫名。    我明明第一次见方董,但是心底的那种奇怪的感觉,让我有些莫名其妙。    我不清楚,这些感觉,究竟是怎么回事,就像是我第一次看到叶然一样,突然就有一种很微妙的感觉。    我从洗手间下来的时候,在楼上逛了一下,方家不愧是京城首屈一指的豪门,这栋别墅,占地面积也是非常大,而且装潢设计什么,都非常漂亮。    都是我喜欢的暖色调,给人一种非常温暖的感觉。    “然然。”我正逛到了走廊尽头的一间房间,就听到了一道低哑好听的声音。    我微微一怔,停下脚步,透过门缝,看到方董抱着叶然,正在和叶然恩爱缠绵。    叶然那张雍容华贵的脸,带着些许娇嗔的看了方董一眼。    “别闹了,等下有人过来怎么办。”    “怕什么?我亲自己的老婆,谁敢说什么?”方董虎着一张脸,对着叶然说道。    叶然满脸娇羞的看着方董,随后便软成一汪春水一般,只能够攀着方董的身体,不断喘息着。    看着两人恩爱缠绵的样子,我心中不由得一阵艳羡。    这个世界上,真的很少有夫妻可以像是叶然和方董一样,明明两人结婚都二十多年了,却还像是热恋的男女一样。    方董对叶然,也是非常体贴和温柔的。    我觉得自己这个样子蹲在墙角的位置看着人家夫妻两个恩爱,实在是有些不好,我摸着鼻子,就要离开的时候,却听到叶然提到我的名字。    “浩然,我有些担心慕清泠。”    “嗯?就是席慕深以前的前妻吗?”方浩然搂着叶然,坐在一边的沙发上,他俊雅的脸上带着些许幽深的看着怀中的叶然。    “嗯,我担心今晚这件事情说出去之后,清泠会受伤。”    “你很喜欢那个慕清泠?”方浩然咬住了叶然裸露在外面的肩膀,轻轻的咬了一口道。    “喜欢,不知道为什么,从看到慕清泠的第一眼,我就很喜欢这个女人了,很奇妙的感觉。”叶然慵懒的靠在方浩然的怀里,双腿微微张开,任由方浩然进入。    方浩然看起来斯文,但是,在床上却异常凶猛。    我看的面红耳赤,捂住脸,也关不上方浩然和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