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为,萧雅然肯定会生气的,但是,萧雅然只是沉默的将衣服尽数的穿上,还将地上我的衣服交给我,沉声道:“我会等你的,慕清泠。”    萧雅然的话,让我非常的愧疚,我总是这个样子优柔寡断,可是,萧雅然却依旧无怨无悔的等着我。    我苦涩的笑了笑,轻轻的点头,抱着衣服,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我从浴室出来,裹着浴巾,看着窗外的大雨,陷入了沉思。    我和席慕深,从离婚,到复仇,我走了很长的一段路,我再度沦陷在席慕深的温柔中,心……收不回来了。    席慕深就是我心中的朱砂痣,若要忘记席慕深,我只能够……    将这颗朱砂痣,从我心口的位置剜掉,哪怕这种疼痛,深入骨髓,我也要剜掉。    ……    第二天,我就生了一场大病,高烧四十度一直都没有退烧。    萧雅然一直陪着我,就连公司都没有去,下午三点钟,我退烧之后,睁开眼睛,就看到了满脸疲惫的萧雅然。    萧雅然伸出手,抱着我,轻轻的安抚道:“慕清泠,你真的要……吓死我了吗?”    “对……不起。”我伸出手,有些无力的抱住了萧雅然的身体,声音嘶哑道。    萧雅然伸出手,轻轻的婆娑着我的眼帘,心疼道:“我真的想要教训你这个不乖的女人。”    我吐着舌头,哑着嗓子道:“我饿了。”    “我马上给你做饭,你想要吃什么。”    “皮蛋瘦肉粥。”    “好。”萧雅然在我额头上亲了一下,放下我,便离开了。    我躺在床上,拿起一边的遥控器,打开电视,播出的竟然是席慕深的新闻发布会。    席慕深好像是生病了,脸色白的透明,说话的时候,一直在咳嗽。    他穿着一身深蓝色的西装,五官消瘦,眸子却依旧凌冽。    面对着记者带着攻击性的问题,却依旧不咸不淡,身上那股威慑力,一点都没有因为席氏集团的破产而减退。    当有记者问道:“听说造成这一次席氏集团破产的人,是你的前妻慕清泠,席总对这个观点有什么看法。”    “我的前妻没做过这种事情,席氏集团会破产,完全是因为我刚愎自用。”席慕深淡漠的看了那个说话的记者一眼,对着镜头,脸色冰冷道。    那个记者似乎还有些不甘心的样子,再度问道:“据网上爆料,你和前妻离婚之后,好像又旧情复燃的样子,有人好几次看过你们去酒店开房,请问这件事情是真的吗?”    “无可奉告。”席慕深直接冷下脸,不回答这个问题。    我看着席慕深冷冰冰的样子,微微扯动了一下唇瓣,直接换台。    我和席慕深,到此为止。    不管是仇恨还是什么,已经结束了。    “席慕深已经正式成为方氏集团的总裁了。”萧雅然不知道在门口站了多久,走进来的时候,将手中的皮蛋瘦肉粥放在我的面前,目光幽深的朝着我说道。    听到萧雅然的话,我怔怔的看着萧雅然,眼眸微微垂下道:“是吗?看来,他和方彤马上就要结婚了。”    方氏集团和席氏集团不相上下,方氏集团的董事长既然将整个方氏集团都给了席慕深,可见方彤的父亲,似乎对席慕深非常看重的样子。    “根据我收到的消息,席慕深的却是很快就要和方彤结婚了,清泠,爱情比不上事业,席慕深是一个事业心很重的男人,他的野心,远比你想的还要大。”萧雅然这个样子说,就像是在告诉我,在事业和权利面前,爱情根本就是微不足道。    “我有些累了。”我喝了一口皮蛋粥之后,对着萧雅然小声道。    脑子像是有两个小人在打架一般,吵得我头痛欲裂,我现在什么新闻都不想要看,也不想要听,只想要好好的休息一下。    “好,你好好休息,我就在楼下,有什么需要,叫我就可以。”萧雅然目光幽深的看了我一眼,将手中的碗放下之后,便举步离开了我的房间。    我看着萧雅然离开的背影,苦笑了一声,用力的抓住了身上的被子。    ……    第二天,我的身体还是没有怎么恢复,不过好在已经退烧了,萧雅然和我说,今天是叶然的生日,他也被邀请到了。    萧雅然现在的身价涨了好几番,很多人都想要邀请萧雅然,也想要和萧雅然套近乎。    商场上的事情,虽然我不是很清楚,但是我却明白,这种利益驱动下的那种虚以委蛇。    我在下一米,便接到了叶然的电话,叶然说,想要我参加她的生日宴会。    “慕小姐会过来吗?”叶然优雅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    我对叶然有一种很奇妙的感觉,我听了之后,轻轻的点头道:“好,希望不会对夫人造成什么困扰。”    叶然只是温和的笑道:“怎么会这个样子说?我好几天没有看到你了,你要是肯过来参加我的生日宴会,我会非常开心的。”    和叶然说了一下之后,我便挂断了电话。    萧雅然说,要是我感觉身体还是不舒服,就不要去了。    我摇头:“不行,我答应了叶然,会去参加她的生日宴会的,虽然方彤这个人,让我觉得很讨厌,但是,对叶然,我总是有一种很微妙的感觉。”    萧雅然见我这么坚持,也没有在阻止我了,只是带着我去了发型屋,让人给我做发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