鎏金院那边的别墅,是席慕深和我两个人之前一直住着的别墅,也是席慕深小时候充满着回忆的地方。    阿漠现在出现在这里,是因为,席慕深现在正在那个别墅里吗?    “我想,我没有这个必要过去那个别墅。,”    我沉下脸,直接拒绝了阿漠的要求。    阿漠却伸出手,拦住了我:“慕小姐,老板……他喝了很多酒,不肯和我去医院,一直……叫着你的名字。”    席慕深……叫我的名字?    我的心脏位置,有些疼痛,我深呼吸一口气,淡淡道:“既然喝醉了,就请方彤过去看他,他的未婚妻,不是方彤吗?叫我有什么用。”    “请慕小姐随我去看老板一下,他真的很想要见你。”    阿漠目光幽深的看着我,苦笑道。    我垂下眼睑,看着自己手中的购物袋,听到一阵阵大雨的声音,良久之后,我才无奈道:“好,我就和你过去看一下。”    阿漠将车子开过来,打开车门,让我坐上去。    我收起雨伞,坐在车上,听着前面传来的音乐声,心情竟然没来由的有些悲伤。    鎏金院的别墅到了之后,阿漠将车子停在了一边,便带着我进入了别墅。    别墅里面,没有佣人,安静的有些可怕。    我站在大厅中央,有些疑惑的看着阿漠问道:“为什么这里没有佣人?”    这个别墅虽然小巧精致,面积也不会太小,怎么会连一个用人都没有?    “已经被老板赶出去了,老板说,不希望任何人打扰自己。”阿漠沉沉的解释道。    听了阿漠的解释,我不由得捏了捏拳头。    “老板现在正在二楼的卧室,需要我带慕小姐你上去吗?”阿漠深深的看了我一眼问道。    我摇摇头,苦笑道:“我自己上去吧。”    我说完,便上楼去了,我对这里非常熟悉,毕竟,我曾经在这里,和席慕深度过了一个个美妙的夜晚。    我们玩的疯狂的时候,在楼下的客厅欢爱,甚至在走廊里欢爱,更甚至,在墙壁上翻滚,这里,每一处的地方,都有和席慕深曾经的痕迹。    可是,这些痕迹,渐渐的在我的心中快要磨平了。    我来到了我们两个人曾经的卧室,推开门,就闻到一股异常刺鼻的味道。    我微微皱眉,看着抱着酒瓶,坐在地板上,神色狂乱的席慕深。    他还是穿着上午我看过的那身装扮,俊美的脸上带着些许的狂乱,凌乱的黑发,掩盖住了他此刻的情绪。    他听到我推门进来,慢慢的抬头,猩红的眼眸,盯着我,俊美狂乱的脸上,浮现出一抹骇人的气息。    “慕清泠。”他从地上爬起来,身形摇晃的朝着我走进。    我看着席慕深此刻的样子,心脏的位置,难以言喻的带着些许的难受。    “席慕深,你现在这是在颓废……”    “唔。”我刚想要讥讽席慕深两句,没有想到,席慕深却已经在这个时候,凶狠的咬住了我的嘴巴。    他的力气很大,像是要将我的嘴巴咬破一般。    我疼的难受,用力的捶打着席慕深的胸膛。    “放手。”    “慕清泠……你就真的想要看到我死吗?”    死吗?    我从未想过要席慕深死,我只是想要席慕深后悔罢了。    “你说啊,你是不是想要看着我死?”席慕深对着我狂吼了一声,声音大的刺激了我的耳膜。    我难受的皱眉,看着席慕深,眼底浮起一层冷光,我用力的将抱着我的席慕深推开,冷冷道:“席慕深,如果我说是呢?”    席慕深睁大眼睛,猩红的眼眸,弥漫着一层不可置信的盯着我。    “席慕深,你还记得,我的孩子是怎么没有的吗?”我看着席慕深,冷淡道。    席慕深的脸上浮起一层恐惧,然后捏住拳头,对着我沉声道:“我……知道,方彤不是故意的……她没有想要伤害你的孩子……”    “席慕深……你知道吗?我最恨的就是你这个样子,明明知道方彤是什么样子的人,你却还是这个样子护着她,就因为方彤小时候救了你的命,你就当方彤是女神一样呵护?连明辨是非的能力都没有了是不是?”    “慕清泠……对不起……”席慕深声音喑哑,垂下脑袋,对着我道歉道。    我走进席慕深,伸出手,捧着席慕深俊美的脸,看着他的眼睛说道:“席慕深,你知道吗?那个孩子,是你的。”    席慕深那双被血丝包裹住的眼球,突然睁得很大,他似乎不敢相信的看着我,原本俊美而颓废的脸上,更是浮起一层痛苦。    “你……说什么?”他攥住我的手,用力的捏住我的手骨,我能够听到,骨头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很难受。    我深呼吸一口气,淡淡的看着席慕深,一字一顿道:“席慕深,那个孩子,是你的,是我们两个人的孩子。”    “不……不是……怎么会……”席慕深松开我的手,像是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一般,声音嘶哑道。    “你不相信吗?你以为,我除了你一个男人之外,还会有别的男人吗?席慕深,我不是你,可以和别的人上床。”    “不……为什么……为什么不告诉我?”席慕深痛苦不堪的跪在地上,扯着头发说道。    “告诉你?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我们离婚之后,我才发现自己怀孕了,席慕深,你要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