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这辈子不分开(席慕深慕清泠全文免费阅读) > 第081章 慕清泠,你真是一个可怕的女人……
    但是,我却还是敏感的察觉到,席慕深的声音里,夹杂着些许淡淡的疲惫。    我垂下眼睑,捏着手机道:“好,我在公司等你。”    公司的事情,对于席慕深来说非常棘手吧?要不然,席慕深不会露出这种疲倦的表情。    我等了半个小时之后,席慕深再度给我打电话,我就知道,席慕深已经到了。    我走下楼时候,就看着了席慕深的车子,停在公司门口的位置。    我走上前,车内的阿漠打开车门,让我上车。    我坐上了车子之后,对着席慕深小声道:“席慕深,你怎么了?”席慕深的脸色,泛着些许难堪,透着一股阴暗的气息,我控制不住,想要关心席慕深。    席慕深将我搂在怀里,薄唇轻轻的吻着我的唇瓣道:“慕清泠,我很累,怎么办。”    莫名的,听着这个高高在上的男人,突然说出这种话,我有些心疼。    我伸出手,摸着席慕深的眼睑,看到他眼睑下面,带着些许的青紫色,这么的明显,昨晚席慕深只怕是没有睡好吧?    “我看到了今天早上的报纸,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席氏集团的防御系统,不是非常强硬的吗?怎么会被黑客攻克了。”    “因为我在环美那边的地皮文件被盗取了,通过那里攻克我们公司的电脑。”席慕深捧着我的脸,淡漠道。    我一听到地皮两个字,心下一紧道:“怎么会……只是一个文件,怎么就攻克了。”    “这个地皮文件,连载了很多东西,一下程序上的事情,你不会明白的,我只是觉得奇怪,我这份文件,一直放在别墅的电脑里,究竟是谁将文件盗出去的。”    席慕深的声音变得异常幽深暗沉起来,我的心,一下子就被揪住了。    我用力的握紧拳头,垂下眼帘,紧张的手心一直都在冒汗的状态。    席慕深轻轻的摸着我的头发,看了我许久道:“慕清泠,你不会背叛我的,是不是。”    这一刻,我以为席慕深是知道了什么,故意这个样子试探我的。    我咬唇,靠在席慕深的怀里,淡漠道:“你觉得是我的话,就是我吧。”    “不……不会是你的。”席慕深突然发出一声狂吼,我被席慕深的话吓到了,只能够怔怔的看着席慕深。    席慕深摸着我的脸,将我压在了座椅上,精壮的身体,重重的压在了我的身上。    “慕清泠,你不会这个样子对我的,不是吗?”    “是,我不会。”我抬起头,坚定的看着席慕深,伸出手,摸着他英俊好看的脸。    “你很累吗?很累就先睡一觉吧。”    “好。”席慕深看着我,将头埋在我的脖子里,男性滚烫甚至是灼热的呼吸,熨帖在我的耳廓的位置,让我忍不住浑身颤抖。    “席慕深,要是真的是我做的,你会怎么样。”我们安静的靠在一起,倾听着彼此的呼吸声,许久之后,我摸着席慕深的脑袋,对着席慕深,轻声道。    席慕深没有说话,我只能够感觉到,他的呼吸划过我身上的那种感觉。    我苦笑了一声,抱住席慕深的腰身,深呼吸一口气。    既然已经做了,就不会在后悔了,席慕深……这是对你,也是对我的惩罚,因为你欠了我们孩子的。    你必须要赎罪……    ……    晚上的时候,席慕深送我回到别墅,刚和我在床上温存了一下,就接到了秘书的电话,说是席氏集团的股东很多都已经退股了,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席慕深处理。    席慕深烦躁的抓了抓头发,脸上第一次出现了挫败的感觉。    我看着席慕深的样子,披了一件席慕深的衬衣,走进席慕深的身后,抱住了席慕深的腰身。    席慕深的身体微微僵住了,可是很快便放松了下来。    他转身,看着我说道:“你先睡吧,我先去公司处理事情。”    “已经这么晚了,还要去公司吗?”我看了一下窗外,又看了看挂钟,已经是凌晨两点钟了,席慕深还要出去吗?    席慕深低头吻着我的嘴巴道:“最近公司比较乱,我可能有好长一段时间看不到你了,你乖乖吃饭,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和你没有关系,知道吗?”    “好。”听着席慕深难得温情的话,我不由得轻轻点头道。    席慕深有些控制不住的搂紧我的腰身,我可以感受到他火热的身体,正在叫嚣着。    我踮起脚尖,伸出手,吻着席慕深的下巴道:“席慕深,我在这里等你回来。”    席慕深猩红的眼眸划过一抹我看不懂的情绪,他将我抱起来,放在床上,掀开我身上的衬衣,抚摸着我的身体道:“慕清泠,我真的……一刻都不想要离开你。”    我被席慕深摸得浑身难受,身体忍不住微微弓起道:“那就……不要离开我……我不想要你离开我。”    席慕深将头埋进我的胸口,用力的咬住我的胸口,疼的我不由得抽气。    “疼。”    “慕清泠。”    席慕深疯狂的叫着我的名字,一遍遍的,用牙齿咬着我的身体。    我因为这种刺激,流下眼泪,用力的抱住席慕深的腰身,痛苦不堪的回应着席慕深。    “席慕深……”    对不起……    但是,这些话,我真的不知道要怎么说。    我只能够用自己身体,一遍遍的温暖着席慕深。    我和席慕深在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