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爷低笑了一声,漫不经心的看了席慕深一眼,手指捏住身上女人的下巴,女人含羞带怯的看着爵爷,结果,他竟然一把将身上的女人推开。    女人原本就没有穿衣服,此刻更是暴露在人前。    那个女人羞愤难当,却不敢说什么话。    我有些唏嘘的看着眼前的一幕,这个男人,还真是冷酷无情,明明刚才还和这个女人翻云覆雨,谁知道,顷刻间就将人扔掉。    真是渣男中的极品。    “将这个女人交给兄弟们玩,玩完后,扔到红帐区。”爵爷拿过一边的纸巾,擦拭了一下身体和手指,对着身后的保镖命令道。    “爵爷……”那个女人吓得脸色粉白,想要抓住爵爷的手,却被人带走了。    “一如既往的冷酷无情。”席慕深撇唇,冷笑一声评价道。    “彼此彼此。”爵爷低笑一声,单手撑着下颔,看向了被席慕深抱着的我。    我总觉得这个人的目光很古怪,尤其是在看着你的时候,仿佛是将你当成猎物一般,这种感觉,让人非常不爽。    我绷紧身体,抓住席慕深的衣服,话都说不出来。    “爵爷,有些人,可不是你可以觊觎的。”席慕深眯起眼睛,脸色冷的可怕。    我知道,这是席慕深动怒的表现,是这个爵爷的目光过于直白,让席慕深生气了吧?    谁知道,爵爷竟然一点都没有将席慕深的怒火放在心上,他只是暧昧的低笑了一声,对着商冷郁看了一眼,懒洋洋道:“我对你怀中的女人,非常感兴趣,不知道席总有没有这个意思,将这个女人送给我玩两天。”    “顾夜爵,你想要找死吗?”    席慕深沉下脸,阴森冰冷的声音,裹挟着骇人的寒冰。    席慕深身上那股异常凌冽的寒气,我可以清楚的感受到。    我忍不住抓住了席慕深的衣服,有些害怕的看着席慕深。    那个叫做顾夜爵的面具男,只是抬起下巴,冷傲道:“没有想到,这么久没有见,席总你的脾气还是一点都没有变?”    席慕深的脸色,泛着些许异常阴暗的气息,他冷冷的看了顾夜爵一眼,阴森森道:“顾夜爵,你最好,不要招惹我。”    顾夜爵嗤笑一声,玩味的盯着我看了很久,我被他那种目光看的非常不爽,忍不住对着他龇牙道:“看什么看?没看过美女吗?”    有了席慕深做我的后盾,我自然不会害怕这个变态男人。    顾夜爵似乎是第一次被人这个样子指着鼻子骂,一双阴沉沉的眼眸,盯着我,像是要将我生吞一般。    我被他那个样子看着,脖子忍不住瑟缩了一下。    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的舞台上,已经传来了音乐声,应该是节目马上就要开始的关系吧。    我抓着席慕深不放手,就怕刚才那个变态男人,还想要做出什么事情来。    “慕清泠,别去主动招惹那个男人,知道吗?”席慕深搂着我,将嘴巴凑近我的耳边,声音沉沉的朝着我说道。    我听了之后,点点头,表情有些委屈的朝着席慕深嘀咕道:“我才没有主动去招惹那个男人。”我又不是傻瓜,怎么可能会去主动招惹那个死变态?    在这种环境下,可以和女人乱来,甚至是在上了别人之后,还将人送个自己的手下玩?这个男人,绝对是变态中的极品。    “接下来,给大家呈现第一件商品,这个女人,可是俄罗斯的女孩,才十四岁,却已经发育的非常完美了。”台上的司仪,正在口沫横飞的介绍自己手中的货物,我看清楚,那个司仪介绍的货物,竟然是一个女孩之后,瞪大眼睛。    “席慕深。”我抓住席慕深的衣服,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这种类似于犯法的事情,怎么会出现在我的眼前。    席慕深很清楚我心中想的是什么,他只是拍着我的手,示意我稍安勿躁。    “这里是黑市,在这里拍卖什么东西都是合法的,政府也管不了。”席慕深眼眸深沉的朝着我说道。    那个女孩,身上没有穿衣服,漂亮的脸上满是恐惧,头上戴着一个项圈,就这个样子站在那些散发着野兽光芒的男人面前,被人拍卖。    “救救她,席慕深。”我不忍心看到这么小的一个孩子,被人这个样子对待,心有不忍的朝着席慕深说道。    席慕深眼眸划过一丝冷酷道:“慕清泠,你能够救多少个?”    我怔讼的看着席慕深,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没错,世界上存在很多这种交易,我能够拯救多少个?    但是……我实在是没有办法看到这样的情况,人性荡然无存的样子,让我整个人都陷入了悲伤。    “别担心,你应该庆幸,这个女人,到现在还活着,她会被人拍卖下来,成为情妇,最起码,不会成为低贱的妓子,任人玩弄。”    席慕深看出了我眼底的悲伤,伸出手,轻轻的摸着我的眼帘的位置,朝着我意味深长道。    席慕深说的没有错,最起码,这个女孩,现在还活着,成为别人的情妇,也比被所有男人玩弄来的要强。    “难道你今天带我过来,就是为了让我看到这些的吗?”我扯动着唇角,哑着嗓子,对着席慕深问道。    席慕深不置可否的看了我一眼,眼眸透着些许幽深道:“不是,我让你看的,并不是这些。”    我闻言,只是换了一个姿势,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