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雅然不像是你表明看到的那么简单,以后离萧雅然远一点。”席慕深抿着薄唇,以一种命令的口吻对着我说道。    我有些恼火,从椅子上起身,啪的一声将手中的筷子重重的放在桌上。    我冷笑的看着席慕深,目光微冷道:“席慕深,我有自己交朋友的权利,并不是你要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我也有自己的圈子。”    “慕清泠,我和你说了,萧雅然那个男人,不简单。”席慕深似乎也被我的态度给刺激了,整张脸变得异常难看,起身对着我冷冷道。    我垂下眼睑,推开椅子,愤愤的离开餐厅。    席慕深大步上前,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腕,强行的将我拉到了他的怀里。    “慕清泠,你究竟在发什么脾气?不要告诉我,你真的喜欢上了萧雅然。”席慕深对着我咆哮,我感觉自己的耳膜都因为席慕深的低吼,变得有些轻微的刺痛。    我难受的看了席慕深一眼,满脸厌弃道:“席慕深,你松手。”    “说话,你是不是看上了萧雅然。”    “你在吃醋?”看着满脸愤怒的瞪着我的席慕深,我挑眉,对着席慕深意味深长道。    席慕深的嘴唇抿的有些深沉,随后,他将我按在墙壁上,冷声道:“你是我的女人,不许你靠近萧雅然。”    “是啊,我是你的女人,所以,你不可以碰别的女人,你要是敢碰别的女人,我就阉了你。”我冷下脸,一把抓住了席慕深的下身说道。    席慕深原本还带着怒火的眼眸,顿时带着无奈道:“你这个小野猫。”    “我就是小野猫,你现在想要后悔,晚了。”    我咬住席慕深的脖子,对着席慕深嘀咕道。    席慕深挑起我的下巴,吻着我的嘴巴,将我的手放进他的西装裤里面,声音粗嘎道:“在给我摸摸,很舒服。”    轰……    我也只是情急之下做出这种豪放的动作,哪里知道,席慕深竟然会顺着杆子往上爬。    我正不知所措的时候,门口传来了阿漠的声音。    “老板,车子准备好了。”    我被惊到了,用力的一掐,席慕深差一点就被我废掉了。    “慕清泠,这可是你一辈子的幸福。”席慕深满脸铁青的朝着我低吼道。    我红着脸,松开了手,尴尬的看着自己满手的液体,有些无语道:“我……不是故意的,谁让你……定力这么差的。”    以前席慕深应该非常克制的,谁知道席慕深现在会变得这么难克制了。    席慕深被我的话气到了,一张脸黑的格外的难看,绷着一张脸,一句话都没有和我说,将裤子拉好之后,就拉着我去洗手,在浴室里将我吻了一个遍,才抱着我离开。    “要去哪里。”我红肿着嘴巴,抱着席慕深的脖子,疑惑道。    我怎么不知道,席慕深今天要带我出门?怎么都不提前说一下?    偏偏刚才席慕深在浴室对我做出那种举动,不知道我脖子上有没有什么痕迹,会让人误会的。    “等下你就知道了。”席慕深保密的对我说了一声,便将我放在车上。    上车之后,我直接打了一个哈欠,坐在席慕深的大腿上,扭动着身体道:“究竟是去哪里?”    席慕深这么保密?都不告诉我想要带着我去哪里?    席慕深用力的拍了一下我的臀部,眼底带着些许火热和警告道:“在敢动一下,我可不敢保证后面会不会发生什么事情。”    听到席慕深的话,我感觉自己的身体滚烫滚烫的,热的不行。    我吞咽了一下口水,满脸羞红的看了席慕深一眼,喉咙微微有些发干。    为了避免在车上就被席慕深压着,我只好安静的僵着身体,动都不敢动一下。    席慕深的手伸进我的衣服里,一下一下的揉搓着我的胸部的位置,他好像是很喜欢这个样子做,我有些害羞的紧闭着双眼,咬唇道:“席慕深,住手。”    我又不是石女,要是席慕深在这个样子撩拔我,难保我不会出什么事情。    席慕深目光幽深的盯着我看了许久,才懒洋洋的抽回了手,对着我说道:“回去在收拾你。”    我感觉耳根的部位,一直都火辣辣的,特别难受。    似乎每次在席慕深的面前,我都讨不到任何的便宜,每次都处于下风的位置。    “老板,到了。”    正当我浑身燥热难当的时候,车子停了下来,阿漠沉沉的声音,从前面响起。    我正襟危坐,咬唇的抱住席慕深的脖子。    阿漠打开车门之后,席慕深抱着我,从车上下来。    我用脸颊用力的蹭了蹭席慕深的脖子,席慕深才搂着我的腰身,朝着京城最大的娱乐会所走去。    这是我第一次来这种娱乐场所,以前也没有来过,虽然没有来过,但是我很清楚,这是男人的销魂窟。    路过的那些女人,个个穿着这么暴露,有人从席慕深的面前走过,我看到那个女人身上,就披着一件男人的西装外套,里面什么都没有穿,拿着一根烟,对着席慕深吐出烟雾,姿态异常撩人,一双媚眼,更像是带电一般,看着席慕深。    怎么赤果果的勾引,我怎么可能会看不出来?    看着那个女人的动作,我直接黑了一张脸。    这个女人,是不是没有看到站在席慕深身边的我?这么明目张胆的勾引?有没有搞错?    “走吧